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短篇】关于男友装“乖”这件事(一)

  原航x林江冉 

     嘴严心软大家长攻x装模作样孩子气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大概四章完结

 回礼彩蛋是下一章预告

————————————————————

  “嗯,我知道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你这俩弟弟也都挺听话的。”林江冉掐了掐冻僵的鼻梁,吐出的热气在寒冷的屋外凝成白,“你好好在外面谈合作吧,我会照顾好原尉和原靖的。” 

 

  终于应付完了原航登机前的电话,林江冉脸上的严肃神情一点点消融,他慢条斯理的从风衣口袋里翻找出手套带上,毛茸茸的卡其色手套像是学生时代流行的样子。 

 

  林江冉回过头望着跟在自己身后原航的这对双胞胎堂弟,俏皮的眨了眨眼,弹了个响舌挥手招呼着:“走啊,赶紧去过山车排队去了。” 

 

  原靖举着抹茶味的冰激凌递给林江冉,打趣道:“你每天和我哥在一起的时候那么正经,我们都以为你跟他一样是个老古板,真没成想林哥私下这么能玩。” 

 

  被比自己小了不少的小孩调侃,林江冉也没有任何尴尬,他接过甜筒顶着寒风吃了两口,又拍了拍闷葫芦似的原尉的后脑勺,“诶呀别愁眉苦脸的啊,你们堂哥肯定不会知道我带你们偷跑出来的,再说了高三也不能整天就学习啊,这几天我带你们好好放松放松。” 

 

  大话谁都会吹,原尉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道:“反正被发现了你又不用挨打。” 

 

  听到这话让林江冉脸上的笑容乍然凝成了冰花,原靖以为是玩笑开的过头了,便拉着原尉说先去排队,留下林江冉一个人在萧瑟的冷风中吃着手中的甜筒。 

 

 

 

  林江冉是在大四毕业那年和原航在一起的,说起来也有一年多了,原航是他大学大三届的学长,毕业后和几个朋友搞了个科创公司,在林江冉大四那年回母校招人,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到场的学生寥寥无几,其中就有走错了宣讲教室的林江冉。 

 

  其实林江冉是不准备找工作的,当时他已经签约了写作平台,每个月固定的稿费收入足够抵得上一份普通工作,大学几年他零散着攒了些钱,加上父母的帮衬,在离市中心远一些的位置也买了一套足够独自生活的小公寓。 

 

  但机缘巧合下,在那年夏天窗外震耳的蝉鸣和空旷大教室回荡的宣讲声中,两个人的目光交汇,轨迹开始重合。 

 

  之后的事情照本宣科的像一本俗套小说,俩人相识、相知,林江冉钦佩原航创业的果敢和眼光,原航则欣赏林江冉的经验的文采和沉稳风度。 

 

  在林江冉毕业答辩结束的那天晚上,两人在他公寓漆黑的客厅接吻,一夜春宵。 

 

  后来原航的公司慢慢有了起色,俩人也搬到了离市区更近的一套房子里,而林江冉的那套公寓一直还留着,用他的说法是,他偶尔需要一点个人独处的时间更好的进行创作。 

 

  其实只是为了偶尔和朋友出去喝酒、打牌到凌晨的时候溜回自己的公寓,不被原航知道。 

 

  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原航在床上搂着潮红未消的林江冉,在他脖颈间放肆的吻着,无心调侃道:“我可真是爱惨了你这幅成熟的样子。” 

 

  那天晚上林江冉说他累了,回绝了原航再做一次的想法,一个人裹上被子翻过身背对着原航,脑袋里嗡鸣不断。 

 

  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双教师家庭确实让林江冉在外人眼里从来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如今毕业步入社会更是永远风度翩翩,做事周全的稳重性格。 

 

  林江冉并不会为了这幅强硬的外壳感到太多疲惫,他知道这是每个人游走在社会迟早要学会的生活经验,可埋进内心最深处,在几乎不被人窥探到的幽暗角落,藏着的是他肆意浪漫的孩子气。 

 

  刚在一起的时候,林江冉会惶恐在原航面前表露出一些略显幼稚的想法,包括自己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毛病。 

 

  他喜欢在大冬天顶着寒风吃新款的麦旋风,疼到胃疼的时候原航帮他暖胃,他只好故作沉稳的表示这是个意外,以后不会了。 

 

  又或者赶稿子的时候把咖啡和奶茶当饭吃,喝到反胃干呕,原航放心不下带他去医院,他却摆摆手说只是最近压力有些大,心疼的原航特意腾出时间陪他出去玩了三天。 

 

  时间长了,林江冉也习惯了在原航面前尽情展示自己成熟的一面,俩人像是莫名躁动的攀比,林江冉生怕在事无巨细的原航面前表现出任何孩子气的一面。 

 

  原航家父亲那一辈就在当地开一家地产公司,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足够给下一代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且家族企业理应落在下一代中年龄最大的原航身上,可他却选择另辟蹊径独自创业。 

 

  两人在一起半年多之后,正赶上过年,原航借着这个契机带林江冉回了原家,也是在那里林江冉认识了原航八岁的妹妹原琳和上高中的一对双胞胎堂弟原尉和原靖。 

 

  那是林江冉过得最热闹的一个新年,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一起玩耍的经历,父母又都忙于工作,他从小就被教育要懂事,都是一个人乖乖听话的看着无聊的春晚。 

 

  年复一年,岁月如梭,林江冉在无法逆转的温水细浪中长成了如今的模样,乖张沉稳的皮囊下是不规则跳动的心。 

 

  林江冉的工作整体算是自由行业,平时闲暇时间很多,过完年之后的他经常和双胞胎中应该更跳脱的原靖联系,偶尔带着逃课的原靖去打打台球、玩玩剧本杀。 

 

  后来一次林江冉出门办事,回来时就感觉家里的气压低到喘不上气,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从书房传来,他大着胆子挪到书房,透过厚厚的门板听到屋里传来原靖带着哭腔的求饶。 

 

  门是虚掩的,透过门缝林江冉看到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原靖双手撑在书桌上,脊背打弯随着哭喊欺负着,没有一点往日的神气,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站在他身侧的原航手中握着的戒尺。 

 

  “哥、哥,我错了你别打了,呜我以后真的不逃课了。” 

 

  随后是噼啪的声音打断了原靖徒劳的哭喊,林江冉下意识身体一颤,先行一步逃到了卧室,他坐在床前,耳边的抽打声和隐隐的哭泣如雷贯耳,在他的心里一点点放大。 

 

  晚上的时候林江冉抬起腿不经意撩拨着神色不悦的原航,问他今天下午的事情,原航简单解释了是原靖翘课忘了要考试,被他从台球厅抓了回来。 

 

  “我是家里最大的孩子,而且比他们都大了不少,虽然说起来有些封建古板,但我们家一直都这么教训孩子。”原航伸手刮了刮表情明显不自然的林江冉的下巴,以为白天的事情吓坏了他,“小孩打一顿就长教训了,也不能指望原靖他们都像你似的这么稳重。” 

 

  那天晚上林江冉又失眠了,不是下午原靖哭得一脸泪痕一瘸一拐和他告别时候的模样吓到了他,更不是惊讶于这种兄弟间的管教方式,他只是在思考,如果有一天被原航发现他也像那些小孩一样会不懂事的胡闹,原航又会怎么对他呢? 

 

  是对他失望,是嫌弃他的幼稚,还是会像对待弟弟那样给予一顿教训? 

 

  想到这里林江冉不禁脸颊升温,他抻进被子心虚般的遮住脸,合眼催促自己赶紧入睡。 

 

  或许这种被亲昵的教训之后再得到安抚的方式也不错?林江冉被自己脑海中突然蹦出的念头吓得一惊,睁开眼是深夜的一片漆黑,原航匀称的呼吸声在他身后传来,他轻轻摇了摇头。 

 

  不管处于哪一种原因,林江冉都还没想好如何把自己孩子气的一面彻底暴露在最亲密的人身上,他望着昏暗光线下原航的睡颜,翻过身沉沉入睡。 

 

  之后林江冉也给原靖发了消息问他有无大碍,原靖打着哈哈说从小到大没少被原航打过,早就习惯了,该认怂的时候就认怂,原航这人就是嘴硬心软,最受不了别人哭了。 

 

  这话林江冉一直默默记在心里,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用到。 

 

  所谓人以类聚,和自己这个“嫂子”相处了几次下来,原靖也摸清楚了他表面正经实际能玩能疯的性子,平时没事就叫着林江冉一起出来玩,毕竟自己那个胞弟是个榆木脑袋就知道学习。 

 

  这次到了寒假,可惜赶上高三要补课,原靖在学校根本安分不下来,便趁着原航出差的机会说想去和林江冉住两天,顺便让林江冉帮忙补习补习语文。 

 

  做戏要做全,这次原靖特意煽动原尉一起过去,原航平日里总夸原尉乖巧,这次俩人一起过来也就没多想。 

 

  于是等到送了原航,林江冉马不停蹄的开车去学校给兄弟俩请了三天的假,开车带着他俩直奔第一站游乐场。 

 

   

 

  可能是中午原尉那句随口“你又不用挨打”的话让林江冉有些触动,下午的项目也稍稍心不在焉,林江冉报复性的一口气吃了三四个甜筒,晚饭的时候又带着兄弟俩去了郊区一件新开的日料自助。 

 

  三人胡吃海塞了好一顿,林江冉原本好像喝酒,要不是被原靖提醒一会要开车回去差点酿成大错,林江冉惋惜的看着桌上的清酒,突然灵光一闪给原靖倒了一杯。 

 

  “得,你俩喝吧,就算是替我也喝了。”林江冉笑了笑,活脱脱一副玩闹的大男孩模样,原靖也不是不能喝的人,接过小杯一口喝完。 

 

  就连平时蔫蔫的原尉在酒足饭饱之后也变得活跃了许多,听林江冉讲着原航生活中的一些糗事。 

 

  三人吃完已经接近零点打烊,林江冉结了账开车带他们回去,这家日料开在小山上,下山的时候要路过一段弯弯曲曲的环山公路,好在大晚上没什么车,林江冉放心大胆的开着,一开始拐弯的地方还注意减速,到最后干脆扬言带着兄弟俩人体验一把飙车,踩着油门在拐弯处猛打方向盘。 

 

  前两个弯道都很顺利,副驾驶的原靖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又不好扫林江冉的兴致,只好回过头用眼神和原尉无声吐槽着这位真是和堂哥的性格大相径庭。 

 

  常言道事不过三,第三个弯道的时候林江冉还想故伎重演,没想到对面方法有一辆整缓慢行驶的车,林江冉狠踩刹车躲开,索性没有撞到,但他们的车却撞上了路边的防护带,车头都探出了路面,悬在深坑之上。 

 

  车上的三人不约而同冒出了冷汗,林江冉空笑了两声掩饰尴尬,锤了锤方向盘,正想吐槽几句自己最近车技退步了,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接起电话是原航的声音,旁边的原靖和原尉本能的屏住了呼吸。 

 

  “你在哪呢?”原航的声音粗犷,对林江冉却格外温柔。 

 

  “我在家呢,原靖他俩都睡了。”林江冉故意压低声音回答着,顺便用眼神示意旁边吓得大气不敢喘的兄弟俩没什么大事。 

 

  “林江冉,我再问你一次,你们仨去哪了。”原航的声音陡然如坠冰窖,他叹了口气,并不想让林江冉以为他在无端的猜忌和不信任,只好补充道,“项目推迟了,我刚刚到家。” 

 

  如果说刚刚的撞车林江冉还有侥幸心理,那这短短的十个字,彻底瓦解了他所有企图隐瞒的小心思。 

 

   

  

评论(94)
热度(1848)
  1. 共5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