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五十二)

年下小甜文

讲一下谢云安的身世


感谢@语清潇 @hzfsjxyxpy @陌つ @咚咚 @麻烦推荐好的洗发水谢谢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放心吧安安马上就又开始作了🌟

回礼彩蛋是个关于谢云舒视角的这场饭局以及谢总生气的原因,1k+小甜饼

——————————————————

  屋外冷风拍窗,寒气盖地,一窗之隔的屋内,季湘迦毫不吝啬脸上的惊讶,两瓣嘴唇微微分离,平日里游刃有余的安慰一时间忘了该如何开口。 

 

  也许是在平常相处中往往是季湘迦说,谢云安听,如此角色对调之下,谢云安玩味着笑了笑。 

 

  季湘迦从他的脸上参透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谢云安,是剥去一层层任性妄为的皮囊,在那颗乖顺执拗的心脏之下,流淌的每一寸滋养出他的献血。 

 

  “我现在叫父亲那个人是谢民,早年的时候离开谢家去外面瞎混,你也知道那个年代混日子的多少手上不干净,他有一次得罪了人,被我父亲救了一名,可后来我父亲造人报复出了车祸,把我托付给了他。” 

 

  坐在桌前的谢云安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变化,年代久远的故事说出来仿佛天方夜谭,他坐在高高的转椅上晃了晃双腿,胡乱的撩起长长的鬓发别到耳后,一副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 

 

  “那时候我四岁,谢民带我回了青城回了谢家,他在咱上午进门的那个入口磕头磕到渗血,谢军才同意他再进谢家这个门。那个年代洗白一个人的履历是很简单的事情,谢民过往的一切都被抹的一干二净足够他开始全新的生活,足够让他有新的工作、老婆和孩子。” 

 

  谢云安低下头,望着自己踢着空气的足尖,突然轻笑了一声:“除了我。” 

 

  谢云安的话带着一丝嘲讽,倒不是嘲讽谢民步入正轨的决绝,而是嘲讽这段昔日的恩情在时光世俗的洗涤下,发黄褪色,面目全非。 

 

  “这些事情我都记得,可我又没得选,我有时候也想,如果当时谢民残忍一点直接把我扔掉,或许不失为一种幸运。” 

 

  三言两语的勾勒下,是谢云安十五年光景下望不见头的暗夜长路,是得不到回应的乖巧下彷徨逆反出的桀骜,是一件件一桩桩数不清的委屈。 

 

  季湘迦细细咀嚼着这一道苦涩的残羹冷炙,带着陈年的余味辛辣呛鼻,他没有说什么,谢云安的讲述太出乎他的意料,他站起身,走到桌前抬手揉了揉谢云安的头。 

 

  谢云安晃动转椅转了半圈,淡淡的掀起眼皮望着季湘迦,他恍惚间又想起了每次季湘迦平静说出他已经父母去世时的淡然表情,突然想,如此这般说出来其实也没有什么。 

 

  不是为了讨要同情怜悯,或者为自己现在的样子开脱什么,那仅仅是一段他无能为力的过去,说出来让别人明白,也逼自己去面对。 

 

  毕竟无法逃脱,迟早要仰起头去面对。 

 

  可还是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抱住季湘迦,不再多说什么,就抱一抱也好。 

 

  季湘迦垂着头望着活脱脱一副没长大的孩子模样耷拉着晃腿的谢云安,心底的遗憾层层叠叠,他想说如果自己能早点陪在谢云安身边该有多好。 

 

  可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季湘迦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早些年出现,自身难保的他根本无暇顾及到身边的人,甚至可能只会徒增谢云安的厌恶。 

 

  “其实没关系的,杭姨说话就那样,我都习惯了,就是今天跟你说一声。她毕竟是谢家联姻娶进来的千金,谢民这些年又出了名的怕老婆,一点都没有他年轻时候的嘚瑟劲儿。” 

 

  谢云安的脸上恢复起不羁的笑意,假装不在乎的拨开季湘迦的手,他不想再让两人之间的氛围里弥漫着这般同病相怜的味道,耸着肩膀笑着想转移话题:“中午这饭吃的,杭姨估计是以为咱俩是一对,她那人老古板了,才会说出来抹黑这种难听的话。” 

 

  不知为何,谢云安觉得自己这句玩笑话反而让氛围更加奇怪,季湘迦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表情,谢云安想起两人确实聊到过季湘迦的性取向,开这种玩笑无异于女生和暧昧期的男生撒娇暗示,顿时整个人陷入了空前的尴尬。 

 

  “你脸怎么红了?” 

 

  季湘迦刚刚回想着餐桌上那段不愉快的经历,会是谢云安从小到大不得不面对的,心里又沉重了几分,没太留意谢云安说的话,回过神才注意到谢云安脸上的红云。 

 

  “没什么……”谢云安慌忙的扶额低下头掩饰着尴尬,咳嗽了一声跳下椅子下意识往外走,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房间。 

 

  季湘迦被他这幅模样逗的发笑,走过去又捏了两下他带着些许肉感的脸颊,把他的心思收入眼底,心想提起这种难受的过去都需要一个时间缓一缓,便出门先回了自己房间。 

 

  走过走廊的时候刚好碰到下楼的面色阴沉的谢云舒,季湘迦本想先行溜进房间,却被谢云舒叫住了。 

 

  谢云舒脸上阴云密布,未消的怒气清晰可见,他掐了一把拧成团的眉心,开口解释着:“刚刚吃饭的时候那些话你别往心上去啊,谢云安应该也和你说了一些家里的情况吧?你……别太计较了,和谢云安好好处,毕竟这种事情有些长辈不太能接受。” 

 

  完全沉浸在对谢云安过去遭遇震惊中的季湘迦一脸懵,结结巴巴半天没想出来如何委婉回应,干脆沉默着点了点头。 

 

  “谢云安脾气有时候不太好,还很欠揍,但也希望你能多包容他一点,真的能看出来他很听你的。”谢云舒语重心长的絮叨着,拍了拍季湘迦肩膀,又上楼回了房间。 

 

  季湘迦后知后觉,谢云舒这趟下楼好像是专门来跟他说这些话的。 

 

  不管怎么说,出了父母一代的恩怨无法改变,谢家这兄弟之间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季湘迦这样思索着。 

 

  然后第二天,刚说完让他对谢云安包容一点的谢云舒就和谢云安在客厅展开了激烈的争吵。 

 

   

 

  


评论(78)
热度(119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