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五十三)

年下小甜文


 感谢@周末不更文的乌龟 榜一大哥送的奶茶和@hzfsjxyxpy @语清潇 @松月 @肉肉 @洛姬 @软あ甜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谢云舒出门后的反应

——————————————————

  那天晚上季湘迦失眠了,屋里的热气很足,他躺在松软的床上,跳动的心绷紧了蓄势待发的弓弦,他想这可能是乍一来到别人家还不适应,过于认生了。 

 

  季湘迦翻了个身,床头的夜灯显示着凌晨的时间,他突然想起,在曾经的十几年岁月里,谢云安也许都是这样辗转反侧度过的。 

 

  浅显入睡的季湘迦做了个梦,梦里的他孑然于世,一双眼看到的是那年抱着母亲骨灰盒往回走的自己,戾气爬满的一张脸看不出少年的英气,两副似乎都不属于他的躯体擦肩,回头望去荒无人烟。 

 

  当早上睁开眼时,像是裂开般的头痛侵扰着季湘迦的神经,他坐起身靠在床边缓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拿起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明晃晃写着时间已经接近上午十点。 

 

  季湘迦急匆匆换好衣服离开了房间,虽然知道并无大碍,但他还是不想刚来的第一天就留下一个晚起的印象。 

 

  季湘迦的房间旁边就有卫生间,他简单洗漱了一番,对着镜子扫了扫睡塌的头发,收拾好之后才穿过走廊往客厅走去。 

 

  在卫生间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而后走在走廊里,才听到从尽头客厅处传来的激烈争吵。 

 

  谢云安的声音尖锐,像是将空气裁剪出裂痕的刀片,戳进季湘迦的心脏。 

 

  “你为什么不在这里过年啊?你凭什么不在这过年,就为了和一个外人去他家过?”谢云安的脸上写满震惊,他站在茶几旁用气到隐隐颤抖的手指着谢云舒怒吼着。 

 

  谢云舒站在通往大门的玄关入口,看到季湘迦出来了,不动声色的递过去一个眼神。 

 

  这个眼神的内容太过复杂,季湘迦愣在原地,有些没搞清楚状况。 

 

  “谢云安,我再警告你一次,叶梧是我爱人,是要和我过一辈子的那种。我去他家过年,或者我俩去任何地方过年,都是我们俩的自由。”求助无果的谢云舒只好压抑住满怀的怒气,冷冷的声音飞溅出冰碴。 

 

  “就像等你将来毕业工作了,或者有其他想去的地方了,你同样可以过年不回来。” 

 

  这句话谢云舒说的很轻,反复斟酌着语气和用词,他只是想把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讲给二十岁的谢云安,并没有任何想伤害他的意思。 

 

  可这句话还是消失在身后的空气之中,穿透层层时空,最终仿佛停滞在了五岁的谢云安面前。 

 

  谢云安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明明房间里温度不低,却气得牙齿直打冷颤。 

 

  “那反正最后都是这种结果,为什么还要把我带回来啊。”谢云安冷笑了一声,垂着头望着地板自言自语着。 

 

  谢云舒转回去的头倏地僵住了,在场的所有人,似乎只要他听明白了谢云安的这句话。不仅仅包含着这些年他在谢家受过的委屈,更埋藏着一道经年累月始终鲜血淋漓刻在谢云安心上的刀疤。 

 

  沙发上小心翼翼瞄着哥哥表情的谢云景感觉很是奇怪,十五岁的他恨不得早点离开家过无拘无束的生活,怎么谢云安平日里都不爱和家里联系,过年这件事上却这么执拗。 

 

  谢云舒觉得多说再无益,拉起旁边的叶梧准备离开,却又听到了谢云安嘲讽的口吻:“你一个1过年去0那边过年,你丢不丢人啊?你还一直讲你是被上的那个,真的不嫌被人笑话,怎么的叶梧敢和你在一起不敢承认他是被你……” 

 

  后面的话谢云安没有说完,就被大踏步冲过来的谢云舒拽着衣领推倒摔在了沙发上,他站起身仰头望着目光猩红的谢云舒,再次被拽起衣领半拎了起来,一双大手悬在他的脖子前,仿佛随时可以轻而易举的的掐断脖颈。 

 

  一旁的谢云景站起身拉架,十五岁的谢云景遗传了谢家和杭家两边的优良基因,虽然还不能和接近一米九的谢云舒相提并论,但已经长得和谢云安一般高了。 

 

  一旁的叶梧也赶忙走过来拉住谢云舒,像个局外人的季湘迦望着客厅里的四人,仅仅一米七几的谢云安站在几人身边更凸显出瘦弱,那一瞬间,季湘迦想起了俩人认识的那个晚上,谢云安说他想找一个个子很高的主动。 

 

  也许是多虑了,但在这电光火石的乍现中,季湘迦想,小时候的谢云安会不会因为与谢家格格不入的身高基因,而无时无刻被这双眼睛提醒着自己是个寄居者。 

 

  谢云安梗着脖子不去看被气急了的谢云舒,任由谢云舒扬起巴掌,最后被叶梧拉住才没有真的扇下来。 

 

  谢云舒气到反笑,他松开粗暴揪住谢云安衣领的手,没再多说什么,拉起旁边的叶梧径直往外走去。 

 

  像是看了一处明明与之相关却又无能为力的话剧,季湘迦无力的站在原地,感受着一个局外人的无奈。 

 

  谢云安满不在乎的捋平领口的褶皱,淡淡瞪了一眼旁边的谢云景,然后收回即将崩盘的眼神,忽视了走廊的季湘迦,来到玄关前。 

 

  “谢云舒。”第一遍的声音尾音上扬,带着毫不收敛的玩味。 

 

  谢云舒没有回头,抬手推开门,身后的声音恍惚刹那间变得微弱,隐隐透着沙哑的祈求感,“谢云舒,你真的不在这陪我……们过年吗?” 

 

  回答谢云安的只要空荡荡的关门声。 

 

  谢云安回过头,绝望和悲切倒映在透亮的眼睛里和季湘迦相视,他快走过去拉住季湘迦的手臂回到自己的房间,重重的甩上了门。 

 

  季湘迦站在那里,他看着谢云安弯下腰一个抽屉一个抽屉的拉开翻找着东西,颤抖的呼吸打在指尖,整个房间都仿佛刚下过一场暴雨,湿漉漉的带着潮气。 

 

  外面隐隐传来上台阶的声音,估计是谢云景上楼回了房间,季湘迦随着声音本能的转过头,再次回过神时,手心被塞进了一件冰凉的物件。 

 

  季湘迦低头看着谢云景递到他手中的戒尺,十分震惊又不解的看了看,又抬头望着谢云安。 

 

  “谢云景上三楼了,家里没有其他人。”谢云安站在他面前,苍白的脸色上挂着通红的双眼,那一瞬间季湘迦以为他要抱住自己。 

 

  然而谢云安并没有这样做,只是用近在咫尺的呼吸吐出颤抖的字符,“能罚我一次吗?就算做罚我刚刚不该说那些话。” 

 

   

——————————————————————

碎碎念:

最重要的一个伏笔要埋下来了,这一章其实我写的时候感觉还挺虐的,不知道大家能不能get到

第一章的时候那个找主动的要求个子高的奇葩要求,确实和季湘迦想的原因一样,算是填了之前的伏笔

希望轻点骂谢总,彩蛋里出门之后的谢总真的很心累了


 

评论(117)
热度(118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