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短篇】关于男友装“乖”这件事(二)

原航x林江冉

嘴严心软大家长攻x装模作样孩子气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是下一章预告

————————————————————

  冬季的山里更冷,林江冉觉得牙齿都在打颤,结结巴巴和原航解释他带着原靖二人在郊区吃了个日料自助,现在正在往回走。 

 

  “好,我等你们。”原航关切的话语不仅没有给他带来暖意,反而让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回去的路上三人没有太多交流,各自盘算着一会儿该如何解释这一整天的胡闹行径,林江冉想着一会直接把车开到地下车位,明天早起先去修车,能瞒一点是一点。 

 

  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在地下车库昏暗灯光下的原航。 

 

  林江冉把车头撞烂变形的车停好,三人沉默的在车里眷恋了一下最后的温馨时光,然后依依不舍的下车,走到了面沉似水的原航面前。 

 

  “你俩先上楼,洗澡睡觉,明天再算你俩的账。”原航把钥匙扔给原靖,带着怒气的声音仿佛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 

 

  他发狠的目光盯住紧张的舔舐薄唇的林江冉,没有急于开口,而是看着自己平日里懂事成熟的小男友在自己的注视下,一点点从双颊攀升至耳根的红晕。 

 

  “林江冉。”原航敏锐的嗅到了空气中的一丝酒气,“你醉驾了?” 

 

  此时的林江冉根本来不及思考,开口的声音慌乱至极,“没有没有,是原靖他俩喝的。” 

 

  但是在他怂恿之下才喝的。林江冉只觉得喉头发紧,太多的话堆砌在唇齿间被研磨殆尽,原航从来没有用如此严肃的模样和他说过话,他的心狂跳得几乎要破膛而出。 

 

  原航点了点头,他又指了指破烂的车头,“车怎么回事?你是开的多快才能撞成这样,你们仨没出什么意外吧?” 

 

  没有想象中劈头盖脸的争吵和指责,虽然原航现在的样子俨然在极力克制怒气,但先问清楚状况的细心还是一同往日,可这样对比之下更让林江冉无颜说出这一天的所作所为。 

 

  林江冉的脸上越发滚烫,低着头小声解释说吃完饭下山转弯时来不及刹车撞上了护栏。 

 

  原航的眉头逐渐深锁,他的眼睛里倒映出震惊,打量着林江冉平日里矜持的脸如今红透得像个被教训的小孩。 

 

  “林江冉,你上午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怎么说的?”原航的怒气裹挟着冷气,冰火交错甩在林江冉的脸上,“我之前也和你说过,不能惯着原靖他俩想做什么做什么,你可到好,陪着他俩出去疯了一天。” 

 

  见原航还以为自己是耳根软才被迫带着原靖二人出去疯玩,林江冉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既欣喜原航对他的信任,又为如果被原航发现真相之后的反应而感到深深的担忧。 

 

  “对不起。”林江冉扑闪着细长的睫毛,低着头依旧不敢望向原航愤怒的脸,“我错了,以后不会了。”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原航以为他在为没带好两个弟弟自责愧疚,又反思自己实在不该用教训弟弟的威严来对待自己的男友,伸手揉了揉他发烫的脸蛋。 

 

  “回去洗澡睡觉吧,下次再有什么突发情况记得随时联系我,明天等我好好收拾一顿原靖。” 

 

  “收拾”两个字说得格外重,林江冉脑海里浮现出上次窥见的画面,不由得身后一紧,脚下轻飘飘的被原航搂着肩膀上了楼。 

 

  洗澡的时候林江冉站在花洒下愣神,他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红透的脸,连脖颈处都泛着微红,他脑袋里乱作一团,一不小心碰到了洗发液的瓶子,啪得一声落在地上又让他不禁想起了那天在书房外听到的戒尺着肉的声音。 

 

  擦着头发的林江冉回到卧室,原航在一侧处理着计划书,自然的掀开被子把林江冉搂到自己身边。 

 

  “你明天……别对原靖他们太严厉了。”林江冉把脸埋在被子里,明明是求情的话,却把他自己说的面红耳赤。 

 

  原航被他这幅乖巧懂事的模样逗笑了,放下手里的工作想搂住他,林江冉却突然剧烈咳嗽了两声,掀开被子下床冲进了卫生间。 

 

  林江冉蹲在垃圾桶前呕吐完,站起身漱口,透过洗漱台的镜子看到站在门口满脸忧虑的原航,惨淡的笑了笑说只是胃有点难受。 

 

  吐完之后虽然好受了些,但胃里还是翻江倒海,林江冉整晚羞红的脸掩盖了胃绞痛下的苍白面色,误打误撞的伪装到了现在。 

 

  躺在床上的原航帮他暖着胃,抛开这两天让他操心的工作,他仔细打量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友,越想越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突然冷不丁问了一句:“你今天吃了几个冰淇淋?” 

 

  “五个……”被睡意和胃痛侵蚀了的意识轻易被撕开了防线,林江冉呓语嘟囔着,翻过身浅浅的睡着了。 

 

  原航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翻身下床轻手轻脚出了门,目的明确的直奔地下车库去查车载记录仪。 

 

  昏黑的地下车库里,原航一点点翻看着这一整天的视频记录,林江冉的声音熟悉又陌生,他听到这个每天响在他耳边,永远冷静克制的声音肆意开怀的和原靖嬉闹着,和原靖炫耀着瞒天过海的计划,商量着游乐场的项目,以及下山时提出的飙车漂移。 

 

  车顶的灯熄灭了,原航放完最后一段录像,眼神里的错愕逐渐被嘴角勾起的玩味笑意取代。 

 

  他没有生气林江冉私下里这般孩子气的模样,朝夕相处了这么久,他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过?在林江冉公寓散落的啤酒瓶和扑克牌,在林江冉微信里那几个伪装成工作群的喝酒群,在之前很多次林江冉眨着大眼睛和他说只是意外的低级错误。 

 

  他从未追问过,是因为他想着大家都是成年人,总会需要一些私人空间,也许林江冉这幅心性就是他现在不愿和爱人分享的个人领土,所以原航未经允许不会擅自踏入,他只是站在原地随时等待着拥抱林江冉。 

 

  可现在看来,他还是有必要好好敲打一下自己这位疯过了头还在他面前装乖的男友了。 

 

   

 

  第二天林江冉起床发现已经十点多了,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来到客厅,原尉弯腿缩在沙发里,原靖则一脸大义凛然的吃着面包片。 

 

  原靖告诉他原航出门处理些工作,让他们仨中午随便吃点,等他下午回来了再算账。 

 

  “不好意思啊,我……我一会跟他讲,尽量不让他罚你俩。”林江冉心底明白这次的事情是他占了主要责任,愧疚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原靖却只是摆了摆手,顺便制止了旁边要开口的原尉,笑了笑,“没事,反正也是我想出去玩的,挨顿打对我来说又不是个事。” 

 

  然而真到了下午原航回了家,这话被证明也仅仅是嘴硬罢了。 

 

  林江冉站在和上次一样虚掩着门的书房前,从原航进门之后就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他心慌的厉害,坐在沙发上看着原航把原靖二人拎进书房,握着杯子的手满是冷汗。 

 

  书房里的哭喊哀嚎和训斥再次传来,林江冉轻声走到书房前,心虚间却忍不住再次从门缝看去,原靖和原尉两人并排俯在书桌前,原航举着板子站在一侧,俨然一副威严家长的样子。 

 

  板子一开始是轮流落下的,原靖的惨叫格外夸张,林江冉不知为何脸上烫的厉害,傻站在门口进退两难。 

 

  “你再出一声,原尉就替你多挨一板子。” 

 

  这句话林江冉听的很清楚,原航冰冷的语气让他不由打了个寒颤,揉了揉发冷的鼻尖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之后的抽打原靖低着头再也没吭一声,即使到最后原航手中的板子全部落在了他身后,而原尉被命令去墙壁站着,原靖依旧只通过不断颤抖的肩膀传达着钻心的疼痛。 

 

  终于在一连串又快又狠的抽打声后,原靖再也扛不住,蹲下身可怜巴巴的呜咽出声,而原航却只是冷冷的用板子请拍着他哆嗦的肩膀,一边训斥着一边催促他继续趴好。 

 

  “哥我错了,真的很疼,我错了。”原靖蹲在地上再也不敢又半分弄虚作假之意,只是语无伦次的祈求着,“别打了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平日里温柔宽容的原航在两个弟弟面前却像是个冷酷无情的大家长,有些不耐烦的伸手去拎原靖的衣领。 

 

  林江冉的手掌反复松开又攥紧,终于在原航又一次狠绝举起板子后敲响了虚掩的门。 

 

  “原航,你别打他了。”林江冉的声音隐隐颤抖,他挺了挺腰板鼓足勇气高声说着,“是我给他们请假带他们出去玩的,是我想的计划也是我出主意骗你,我还乱吃凉的把胃吃坏了,昨晚上也是我怂恿他们喝酒,还带着他们在山路漂移出了车祸,差点……” 

 

  差点连人带车摔下去的结果林江冉结结巴巴不知怎么开口,这些问题每个单拎出来都与他平时的行为作风截然不同,更何况现在全都叠加在了一起。 

 

  书房里没有再传来抽打声,原靖见状识时务的哽咽了两声,原航扫了扫自己这两个堂弟,好像忘记了外面焦急等待回应的林江冉,语重心长的给二人讲着道理。 

 

  直到把原靖和原尉两人送出门,让他俩回自己家,时间转眼都到了晚上,原航始终没有给他回复。 

 

  林江冉整颗心被撕扯到破碎,他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的望着脚下的地板,盘算着要如何给自己的这些行为找一些合理的开脱。 

 

  旁边的沙发倏地凹陷下去,林江冉回过头望着坐到自己身旁的原航,紧张的把指尖扣进掌心的嫩肉。 

 

  “江冉,如果今天没有我打原靖这件事,你是不是又打算和之前一样,稀里糊涂把这次的事情敷衍过去?”原航看出了他的不安,拉过他冰凉的手一点点掰开,放进自己的手掌。 

 

  “其实你之前私下出去疯玩,偶尔带原靖翘课的事情我都知道,你不肯告诉我,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没有戳破,给够你想要的空间。” 

 

  原航本就英气的脸上带着几分严肃,“但是,林江冉,这次的事情你确实玩过头了,而且你居然还试图瞒着我。” 

 

  短短的几句话一下子把林江冉拉入了莫名的羞耻感,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做错事被父母教训的年纪,为自己不够成熟的错误羞愧。 

 

  “不是的……原航。”林江冉摇了摇头,眼神向上试探着望向原航,“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我只是怕你知道了这些,觉得我幼稚、不懂事,毕竟你喜欢我成熟稳重的样子。” 

 

  深思熟虑了一晚上的原航脑袋一片空白,他反思着究竟是自己什么举动让自己的男友产生了如此的想法。 

 

  “林江冉,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我喜欢你的成熟稳重,自然也会喜欢你的浪漫洒脱甚至孩子气,也能包容你偶尔犯的错误。”原航在他侧脸轻轻落了一吻,“就像这次的事情,你犯了这么大事情,我生气了所以下午不跟你说话,但说开之后事情会过去的,我还是继续爱你。” 

 

  “但这次的事情,我们要好好聊聊,不能这么简单的过去。”虽然说着狠话,但原航依然给足了他安全感。 

 

  林江冉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回忆着下午原航的沉默居然是对他生气的表现,这和原航对弟弟们发火时的表现完全不同,如此的反差让林江冉摸不着头脑。 

 

  而且他闯了这么大的祸,还被原航知道了他一直以来的事情和掩耳盗铃的伪装,原航肯定非常生气,要比刚刚打原靖时生气得多。 

 

  “原航,你打我一顿吧。”林江冉涨红的脸像是熟透的桃子,他观察着原航乍然紧缩的眉头,“就像你刚才对原靖他俩一样,打完了原谅我可以吗?” 

 


评论(75)
热度(1609)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