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五十七)

小甜文!

进来看小季心动!


感谢@周末不更文的乌龟 送的奶茶和@语清潇 @hzfsjxyxpy @软あ甜 @肉肉 @朋友  恰柠檬吗 @亦洛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除夕夜小甜饼

——————————————————

  季湘迦站在药店柜台前挑选着清理伤口的外用药,结账时他向外望去,谢云安扒在车窗后睁着大眼睛望着他。 

 

  像一只愿意跟随他去任何地方的被抛弃的小兽。 

 

  一路上俩人再没有太多交流,到家后谢云安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看着季湘迦动作熟练的帮他清理额头的伤口。 

 

  “你怎么什么都会啊?”谢云安猛然开口问道。 

 

  季湘迦捻着棉签的手指有些许迟疑,他笑了笑,这个时候的笑容多少会让对方感到心安。 

 

  “我妈妈教我的。” 

 

  话音落下季湘迦才意识到不合时宜,刹那间他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他胆怯的伸出双手去触碰那不断喷涌的鲜血,无助的大哭着。 

 

  谢云安的眼神想斜下方瞥去,他五味杂陈的心里甚至回想不起自己亲生母亲的模样,那只是一个飘忽无影的概念。 

 

  一向以为自己已经足以面对所有糟心事的季湘迦哑口无言,他知道这句话戳到了谢云安的苦处,他把沾了血的棉签扔进垃圾桶,转身去洗手的时候喃喃了一句,“其实都一样。” 

 

  额头的伤口虽然冒了血,但并没有什么大碍,中午季湘迦来不及做饭,外卖叫了些清淡的炒菜,收拾着几天未打扫的厨房。 

 

  他听到客厅传来谢云安接打电话的声音,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正准备出去问一嘴,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也开始震动。 

 

  季湘迦眉头深锁地看着屏幕上的号码,脸上流露出震惊和茫然,他没时间再估计外面的谢云安,关上厨房的门接通了电话。 

 

  “嗯,没什么事,也习惯了。”谢云安听着电话那头谢云舒熟悉又急切的声音,冷了一上午的血液渐渐回暖,嘴上依然像心不在焉似的敷衍着。 

 

  谢云安注意到了厨房关起的门和季湘迦隐隐传来的声音,之前他从来没见过季湘迦有什么事情值得藏起来不让他听到,心里忍不住嘀咕,到最后真开始敷衍着让谢云舒赶紧挂电话。 

 

  当谢云安走到厨房门前时,谈话声戛然而止,厨房的磨砂门“唰”的一声被拉开,季湘迦低着头死死盯着手机,脸上是谢云安从未见过的凶狠戾气。 

 

  季湘迦缓缓抬起头,有些惊讶站在自己对面的谢云安,脸上的阴翳一闪而过。 

 

  他还是冲谢云安笑着,像是带着永远不懂疲惫的面具,“吃饭吧,吃完饭休息会儿。” 

 

  吃饭的时候季湘迦注意到谢云安不自然的挪动着身子,突然想起谢云安昨天还挨了打没上药,他一时忘记了,谢云安居然也就咬着牙没提。 

 

  知道谢云安死要面子,季湘迦直到吃完饭才假装不经意的随口问他昨天的伤还疼不疼。 

 

  谢云安吸了吸隐隐有些伤风感冒的鼻子,大大咧咧晃了晃脑袋,“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了。” 

 

  然后他就被季湘迦扛进卧室扔到了床上。 

 

  被摁着上完药的谢云安趴在床上,他扭过头望了望季湘迦,噗嗤笑了一声。 

 

  “你说,你要是跟杭姨似的这么打我,我是不是也不会生气,只会去想是不是我哪里有问题了?”谢云安撑起小臂垫在下巴,嘟囔着,“我怕不是有受虐倾向吧。” 

 

  季湘迦愣住了,但很快就恢复了清醒,扬手冲他后脑勺拍了一掌,“胡说什么呢?这性质完全不同,咱们的关系停留在圈子里你情我愿的程度内,你想找个人用这种方式约束你,我想给别人带来约束,而且……” 

 

  季湘迦顿了顿,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下去,他自诩能把道理分析的头头是道,却说不出口那句“我们的关系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都是带着感情的”。 

 

  手心冒出冷汗的季湘迦慌乱的解释说还没有刷碗,离开了卧室走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才突然想起今天中午吃的是外卖,不需要刷碗。 

 

  哗啦啦的流水声让季湘迦恍惚,他把掌心贴在胸腔,感受着炙热而清晰的跳动,他又用冷水拍了拍脸,擦干后回到了客厅。 

 

  两个人的日子总是舒心的,睡了一下午的谢云安意识朦胧的起床去洗脸,晚上继续和季湘迦靠在沙发刷视频、打游戏。 

 

  “明年咱们出去旅游过年吧。”谢云安举着刚刚刷到的视频给季湘迦看,是北方边境的雪景,“到时候可以去堆雪人。” 

 

  “大冬天的别人都往南方去,你倒往冷的地方去了。”季湘迦笑着调侃,但还是伸手把视频转发给自己,“明年去。” 

 

  就像是不约而同抹去了不愉快的经历,两人都没有再提起在谢家度过那几天,窝在家里无聊又慵懒的等待着除夕夜。 

 

  除夕那天谢云安买了些啤酒,季湘迦做了一桌子菜,谢云安闹着用高脚杯喝啤酒,说这叫仪式感,嬉闹着给季湘迦也倒了一杯。 

 

  因为雾霾污染,青城已经禁放烟花好几年了,但除夕夜难免有顶风作案的烟花将窗外的夜色渲染出色彩,谢云安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用手肘捅了捅一旁的季湘迦。 

 

  “走啊,要不要下去和巡查员斗智斗勇。”谢云安醉意微醺,可看到季湘迦真的穿外套准备下楼还是一把拉住了他,“开玩笑呢,你这人,怎么这么死脑筋。” 

 

  “你想去的话就陪着你啊。”两人打闹着,季湘迦把手臂搭在谢云安肩膀,一如那天在海边看日出的模样。 

 

  海边的朝阳变成了天边绽放的璀璨烟花,少年的侧脸明媚如初,季湘迦呼吸着咸咸海风和冬日冷气,在新年敲响的钟声里失了神。 

 

  “如果可以,明年还一起过年吧。”季湘迦平淡又小声的开口,海浪翻涌拍打着礁石,他在期待谢云安给他一个回答。 

 

  “不是前两天刚说明年一起去过年旅游吗?”谢云安冲他翻了个白眼,“你这么快就忘了?鱼脑子吗?” 

 

————————————————————

碎碎念:

有小可爱问怎么看彩蛋

更新版的老福特下面会有一个【赠礼】,在里面送礼物就可以看到了,可以领免费的粮票送!

   

 

  

评论(74)
热度(1133)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