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五十八)

年下小甜文

卡个惩罚期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语清潇 @洛姬 @hzfsjxyxpy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关于谢云安为什么这么奇怪的原因

————————————————————

  季湘迦最近感觉谢云安很不对劲。 

 

  两个人都像是游离在新年的热闹之外,享受着独属于两个人的静谧快乐,刚开始几天在家里相安无事,可过了几天谢云安就开始变得有些奇怪。 

 

  自从年前接了那个电话,季湘迦心里一直长了一层毛,焦虑至极却又无处诉说,每次靠在沙发看电影时总觉得手指尖空落落的。 

 

  他的烟瘾在蚕食着他坚不可摧的理智。 

 

  偏偏这个时候谢云安总会在旁边塞给他一大把爆米花,季湘迦不爱在看家里电影的时候吃零食,嘴里迸发的声音总让他分神听不清电影里的台词,但谢云安给的,他肯定会吃的。 

 

  下午的时候谢云安说他要出去玩剧本杀,季湘迦本来想同去,但转念一想自己最近的状态,怕扫了大家的兴,便每次都给自己找理由推脱。 

 

  “那我玩完剧本杀和朋友出去吃饭。”谢云安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半圈,他看季湘迦还是点头,又得寸进尺道:“吃完饭我们去酒吧蹦迪了,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没啥意见吗?” 

 

  季湘迦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说了多少次了,你想去哪就去,别再像上次那样耽误事就好。” 

 

  可晚上的时候谢云安还是准时回了家,他说酒局取消了。一次还好,可连着两三天,谢云安都是同样的说辞,季湘迦觉得奇怪,也没有多问。 

 

  这几天季湘迦经常失眠,偶尔夜里他到客厅喝杯水静坐一会儿,会看到谢云安房间虚掩的门缝里传出光亮和声响,他推门进去看到凌晨两点还在打游戏的谢云安,忍不住过去冲他后脑勺扇了一巴掌。 

 

  “还不睡觉打游戏?”啪的一声电脑被合上,“这点小事你还想被人说吗?” 

 

  直到催着谢云安关灯缩进被子,季湘迦才放心的关上门回了客厅,他抿着杯中无滋无味的冷水,起身回到了卧室。 

 

  白天的时候谢云安又闹着要学做饭,结果趁着季湘迦出去买菜的时候先开了火,一个西红柿炒鸡蛋愣是炒糊了锅,季湘迦再回来的时候看着烟熏火燎的厨房气不打一处来。 

 

  “说了让你等我回来,怎么就这么……”后面其实季湘迦是想说“这么不听话”,但即将脱口的瞬间他想谢云安肯定不想听到被人这么说,又咽了回去。 

 

  可谢云安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睁着琢磨不清的一双眼望着他,扑闪了几下之后问:“你怎么不生气啊?”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生气了?”季湘迦一边低吼一边清理着灶台上的油渍,愤愤的回瞪了一眼。 

 

  “那你生气不骂我……也不动手吗?” 

 

  季湘迦恍然大悟,谢云安也许是在他这里找过去十几年没有过的一种安全感,在试探他的包容和行为。 

 

  可是两人明明都认识半年了,还需要用如此拙劣的演技去试探吗?季湘迦搞不懂谢云安究竟是怎么想的。 

 

  但他还是捏了捏谢云安的脸颊,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这种小事情何必闹大啊?难不成你还上赶着让我揍你一顿吗?” 

 

  季湘迦很清楚谢云安不恋疼,甚至以他的承受度他是切切实实惧怕疼痛的,换句话说谢云安不会是那种不犯错的时候因为生理需求来讨打的,他的出发点一定都是心里藏着的那些事。 

 

  谢云安拍落了他的手,撇了撇嘴大马金刀的走回了客厅。 

 

  晚上的时候谢云安又说他要出去喝酒,季湘迦看着手机里收到的信息,眉头像是被黏在一起紧锁着,他无暇再叮嘱谢云安,只是跟他说早点回来。 

 

  季湘迦本以为这次又和之前一样,谢云安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却没成想他等到凌晨一点,终于意识到谢云安估计真的去喝酒了。 

 

  反正也失眠睡不着,季湘迦枕在床上看着小说,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季湘迦看着没有动静的聊天框,终于忍不住给谢云安打了个电话。 

 

  一听接电话的人是安南,季湘迦心里咯噔了一下,电话那头的安静绝对不是酒吧里应该有的气氛,季湘迦压着用上喉咙的怒火,问他现在人在哪。 

 

  等季湘迦开车赶到医院急诊部的时候,谢云安已经拿好药,裹着厚厚的大衣蜷缩在走廊的长椅上,看到季湘迦阴沉的招了招手,低头掩饰掉偷笑,藏起自己的心思拖着虚弱的双腿跟在季湘迦身后。 

 

  “你胃之前有病根吗?”季湘迦开车快到家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谢云安沉默的摇了摇头,看到谢云安这幅样子他是真的动怒,他搞不懂谢云安这些天一系列奇怪的行为目的何在。 

 

  到底真的只是无聊到想讨一顿打,还是在作死试探他的容忍底线?不管处于哪种原因,季湘迦都无法原谅他这种出去喝酒喝出轻微胃出血的行为。 

 

  本来最近的事情够让季湘迦头疼的,但比起近在眼前的谢云安,还是能将他从即将到来的见面中抽离出来,把精力投放在谢云安身上,却也让他陷入另一场自我怀疑。 

 

  谢云安究竟又是如何看待两个人的关系呢?就是在他无聊寂寞或者胡思乱想时用来讨打的工具吗?季湘迦狠狠摇了摇头,他冷冷扫了一眼副驾驶的谢云安,虽然脸色发白却好像格外有精神。 

 

  季湘迦迫使自己大脑放空,一切糟心的猜想都暂时抛之脑后,他绕到副驾驶直接把谢云安拽出来,不顾谢云安有没有反应过来,拖拽着他快步回了家。 

 

  “洗澡睡觉,你生着病我不会打你。”季湘迦走到客厅倒了一杯温水递给谢云安,催促他快去休息。 

 

  季湘迦看到了检查结果,谢云安虽然只是有些轻微的胃出血,但晚上肯定也吐了很久,在医院吃过药之后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修养几天。 

 

  虽然折腾了半宿,但第二天季湘迦还是起得很早,他煲了粥在客厅继续看小说,故意没有叫谢云安,等到中午谢云安才慢慢悠悠从房间出来,两人相视沉默,寡淡的气氛一如餐桌上清淡的饭菜。 

 

  吃完饭谢云安靠在餐椅看着季湘迦忙前忙后收拾,每次季湘迦向他看过来,他的眼神都有些心虚的瞥开,更让季湘迦怒从中来。 

 

  季湘迦把他拎进卧室,拉出书桌旁的木椅,狠了狠心冷声呵道:“跪椅子上。” 

 

  然后他从抽屉里掏出空白的条格本和笔,放到谢云安面前摊开,“在你胃彻底好之前,每天下午在这写一页反正面的喝酒的危害,不许重复不许查手机,写不够数晚上用抽手心还。” 

 

   

 

   

 

  

评论(104)
热度(1169)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