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短篇】关于男友装“乖”这件事(五)

原航x林江冉

拍完哄好🌟完结撒花


感谢@妍宝儿 的打赏和@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迪士尼在逃公主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原靖听说林江冉事情之后的反应

——————————————————

  林江冉不再绷紧身子,失了力气趴在原航腿上,哭着哭着觉得自己这样太丢人,羞耻感交织下哭得更厉害了。 

 

  明明巴掌已经上下翻飞的很快,可林江冉还是觉得这场惩罚太过于漫长,好像之前那个温柔体贴的原航已经离得很远了。 

 

  “林江冉。”原航看着不自知往自己怀里靠过来的林江冉,又看了看被自己凶狠增添出斑驳痕迹的两丘,用温热的掌心轻轻揉压着肿块。 

 

  原航很清楚自己的手劲儿,滋味不比发刷好受多少,姜条作用下身体又无法绷紧,林江冉才会哭得如此凶。 

 

  林江冉止不住的眼泪淹了原航的心脏,几乎让他窒息的心疼铺天盖地袭来,原航毫不犹豫的舍弃了原本定好十分钟的惩罚,轻到不能再轻的将手指探入缝隙,旋转着拧了半圈后,在林江冉哑着嗓子的哭喊中取了出来。 

 

  卫生纸包裹后的姜囘条被随手丢弃进垃圾桶,结束了它折磨人的使命,原航把哭到颤抖的林江冉扶起来,本想让他先跪到一旁,自己去端杯水给他润润嗓子,林江冉却直接忍着疼岔开双腿,跪坐在了原航腿上。 

 

  “原航,你抱抱我。”明明自己已经先一步搂住了原航的脖子,凑近原航耳边,浓烈的哭腔在原航耳边被放大了千倍,却只想要一个最简单的拥抱。 

 

  原航毫不吝啬的抱紧了靠在自己身上的林江冉,一只手向下探去,稍稍护在他身后,怕他的晃动会不小心挤压到肿胀难忍的两丘。 

 

  “好了好了,上了药一会儿就不疼了。”原航的手掌顺着他的肩膀向下捋顺,轻声细语的告诉林江冉这场又羞又痛的责罚已经结束。 

 

  “你对你弟弟们也这么罚吗?就是……”林江冉还陷在巨大的羞赧感中,在意识回笼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原航自然懂了他未说完的话,忍不住笑了笑他的顾虑,“亲爱的,你是我爱人,方式当然不同了。” 

 

  “反正比你打你弟弟疼的多。”林江冉扭过头,撇着嘴嘟囔着争宠似的不满,“你对我一点都不心软。” 

 

  这话把原航听得一愣,然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肆无忌惮的笑声让林江冉羞红了脸,把头垫在他肩膀不知该说些什么。 

 

  是在嘲笑他的幼稚和狼狈吗?林江冉哑然不知如何开口,但好在这些胡思乱想还没有化作心底的委屈,干涸的唇上就猛烈而汹涌的添了一吻。 

 

  林江冉被吻的七荤八素,身后的疼好像一下子消退了大半,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脸上挂着羞涩的红晕,眨着长长的睫毛不敢抬头与原航对视。 

 

  “亲爱的,我完全不介意你平时在我面前这般孩子气。”原航捏了捏他红到滴血的耳垂,“不用挨完一顿狠揍,疼到搂着我哭的时候,才好意思说出些平时不敢在我面前说的话。” 

 

  “你在我面前可以想怎么就怎样,当然前提是别再像昨晚上一样作死。”原航本想一边说着一边补上几巴掌吓唬一下自己褪去稳重外壳的男友,但稍稍碰到就疼得吸气的样子太让他心疼了,只好换做轻轻的揉伤。 

 

  林江冉垂着头扑闪着一双桃花眼,分明和之前一样的模样,原航恍惚间却感觉又哪里不一样了。 

 

  该讲的道理从开始前就翻来覆去讲了很多遍,原航端过床头柜上提前放好的水杯,递到林江冉唇边喂他抿了两口,望着他从嘴角滑落的一道水痕,用指肚轻轻擦拭去。 

 

  “我可真是爱惨了你这幅样子。”原航轻声笑着。 

 

  “你这张嘴就没个靠谱时候。”林江冉两只手一起揉着哭肿的眼睛,嗫喏着:“你之前还说就喜欢我成熟的样子。” 

 

  原航的嘴角又勾了起来,一边感慨自己很久之前有口无心的赞美居然意外成了林江冉的心结,一边轻声解释着:“在外面每个人都必须去面对生活,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去应付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去长出一副坚不可摧的皮囊。” 

 

  “但在家里,你只需要做最真实的自己,面对我一个人就够了。” 

 

  以往原航从来没如此正经的和林江冉说过这些泛泛而谈的大道理,他想着林江冉心里都懂,今天却突然发现,他心里懂,和听到自己再说一遍,性质完全不同。 

 

  “还有个问题,亲爱的。”原航掰开变得格外黏他的小男友的手指,一字一顿认真道,“你刚刚和我讨这顿打,应该不是为了顺我的心意吧?我觉得我在你心里应该不会是个喜欢教训人的变态吧?” 

 

  原航本意只是想确认一下,怕这顿打真的把林江冉打怕了,毕竟他没有真的把这种方式应用到他们两人日后的生活中的想法,他始终把刚刚的教训算作帮林江冉卸掉在他面前伪装的催化剂。 

 

  弟弟打坏了就打坏了,自己捧在心尖的人打坏了可就没地方再去找了。 

 

  可这个简单的问题却让林江冉刚消去红晕的脸颊再次烧起,语无伦次给不出一个回答,最好捂着脸扑进了原航怀里。 

 

  被他孩子气模样逗的发笑的原航掐了一把林江冉的后脖颈,打算先哄人上药,不着急再追问下去。 

 

  “其实我之前……挺羡慕你那样教训原靖他们的。”林江冉的声音细若蚊蝇,“原靖那么不听话又爱玩,也不用装模作样,烦了错被你拎回来揍一顿然后讲讲道理,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把事情翻篇了。” 

 

  原航差一点又笑了出来,结果被羞红着脸的林江冉直起身子捏住了下巴,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我就是随口说说。” 

 

  林江冉一边说着一边从原航身上挪开,又被原航扶着在床上趴好,等着身后同样漫长难忍的上药。 

 

  这和之前教训弟弟不同,原航没有耐心给人上药的经验,笨手笨脚的时常惹的林江冉连连吸气,折腾了许久才把药膏抹匀。 

 

  有些疲惫的林江冉抱着怀里的枕头趴在床上,身后凉飕飕的,倒是缓解了热油泼过似的跳疼。 

 

  他正想回过头催原航帮他盖上被子,他想小憩一会儿,扭过头正巧和原航凑过来的脸贴在了一起。 

 

  原航动作轻柔的扶住他脖颈,在他耳边轻声开口:“如果你喜欢这种方式,那么我不介意在生活里加些这样的情囘趣。” 

 

  林江冉觉得自己在原航面前的形象真的彻底要没有了。 

 

  

评论(104)
热度(1675)
  1. 共3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