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一)

真·腹黑攻x假·冷淡受


  离国庆假期还剩三天,修长的手指拨开百褶窗的缝隙,一双深邃的眼睛慵懒的望着办公区明显飘散的工作状态。 

 

  曲修把蓝牙耳机的声音稍稍调大,回到桌前开始和朋友絮叨即将到来的假期。 

 

  “国庆又要放这么久,真不知道和他整天在家里能干点啥。” 

 

  “呦,曲主管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把人追到手的时候恨不得直接拉到酒店办婚礼,怎么这才几年,喜新厌旧了?” 

 

  “你他妈才喜新厌旧。”曲修嘴上抱怨,但容不下朋友这么去说自己的感情问题,“七年了,老子这是七年之痒。” 

 

  贺晨无声的翻了个白眼,“上次不是让你试试和你对象找点情趣吗?怎么的,你对象真杏冷淡了吗?” 

 

  曲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苦笑着不知怎么讲述这件尴尬的事情。 

 

  说起来这是曲修和温如嵩在一起的第七年,认识的时候两个人都刚毕业,分别在不同的公司工作,曲修追起人来轰轰烈烈,没多久就把高岭之花似的温如嵩抱回了家。 

 

  刚在一起的时候仗着年轻,曲修恨不得除了上班就是黏在温如嵩,温如嵩却总是一张淡漠到没有表情的脸,床笫间也拼命撕扯着床单不肯多泄出一丁点浪囘荡的声音,时刻保持着无懈可击的矜持。 

 

  曲修这个人心里藏的住事儿,但对温如嵩一直脾气很直,有什么话都想放到明面上说,因此那几年没少和温如嵩因为这种事情交流。 

 

  但就如同床上时的冷淡一样,日常中聊起这些事情,温如嵩会脸上闪过浅浅的一层红,然后尴尬的笑着转移话题。 

 

  时间久了,曲修也习惯了温如嵩在杏事上的态度,即使这样他也能靠着被温如嵩撩拨到的情欲,欺身将人压在身下,享受着温如嵩脸上迷乱和矜持交织的表情。 

 

  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工作和生活的压力逐渐显现,曲修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也慢慢失去了往日的激情。 

 

  近一年多的时间,两个人的生活更像是结婚多年的晚年生活,平淡到寡味。偶尔一起吃个早饭,聊聊工作的事情,晚上各自拿着手机或平板看视频,按顺序先后洗澡,然后躺在床上玩手机到入睡。 

 

  许久才进行一次的杏事就好像定期举行的仪式,曲修有时甚至会晃神,他俯身几乎要贴到温如嵩脸上,却没有亲吻,只是安静看着他额头凝结的汗珠。 

 

  好像只有这顺着脸颊流下的汗水,才能找到两个人在做;爱的证明。 

 

  从过去一个人的矜持,变成了现在两个人的心不在焉。 

 

  曲修之前总觉得常言不可信,可当他在三十而立的这一年迎来了感情上的七年之痒,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老一辈传来下的至理名言。 

 

  单身的时候曲修也涉足过很多新奇的玩法,甚至一度热衷于在bd5m论坛潜水,后来还听说同城就有一家“ENJOY”俱乐部,偶尔举行一些线下的交流活动,但秉持着道德感的约束,曲修不想和非伴侣之外的人发生这种关系。 

 

  哪怕在和朋友聊起这件事情时,别人开玩笑说也有无杏玩法可以试试,曲修不为所动,耐心等待着将来有了对象再尝试。 

 

  后来和温如嵩在一起之后,连床事都明显紧张的人又怎能接受这些,久而久之,曲修也早就没了这些念头,老老实实和温如嵩过小日子。 

 

  前段时间和多年老友贺晨闲聊时说起这事,贺晨半开玩笑的说不妨以毒攻毒,买些助兴的带回去直接用,保证让两人“老夫聊发少年狂”。 

 

  “滚蛋,我挂电话了。” 

 

  嘴上这么骂着,但曲修还是动心的在网上下单了一箱子年轻时都没买过的稀奇玩具,有些他自己都叫不清用法。 

 

  快递送到家的那天曲修要加班,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一身疲惫的冲了澡躺在床上,猛地睁开眼问旁边的温如嵩,今天有没有收到一个快递。 

 

  “收到了,我扔了。”温如嵩翻过身不再理会曲修吃瘪的表情,曲修自然也懂了他的意思,同样翻过身不再说话。 

 

  从那件事之后,说不清是谁先开始的,两人的关系陷入了奇怪的氛围中,曲修受不了温如嵩投来的异样眼神,仿佛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成了件可耻的事情,干脆找理由搬去了客卧。 

 

  曲修捂着半张脸苦笑,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居然会因为不和谐的杏生活而如此操心自己的感情问题。 

 

  贺晨自然看不见他这幅愁眉苦脸,继续絮叨着:“你还记不记得ENJOY俱乐部?最近他们那个网站突然更新了,说是国庆假期举行一场线下活动,夜行投资的。” 

 

  “怎么的?我买个跳囘蛋都快被我对象的眼神弄死了,你还想让我去线下看交流会?”曲修一直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说话也直接。 

 

  “诶呦,夜行你还不知道吗?他们家旗下的产品花里胡哨的很,听说这次线下活动主要就是推销他们产品,有优惠的,你就当去捡漏买产品呗,温仔不用你自己用,反正您这大善人也不会真的在外面约调。” 

 

  “你他妈再这么说话,老子给你把舌头拔了。” 

 

 

   

  国庆假期第一天,在温如嵩一大早连招呼都不打就出门之后,曲修细痒了好几天的心终于按捺不住,翻出了那个他多年未打开过的网站,顺着活动的地址开车找了过去。 

 

  曲修把车停在城郊空旷的草坪,看着面前的独栋别墅,心想自己玩命工作到死估计连一层都买不起。 

 

  曲修差点给自己一个耳光,出来玩怎么还能想这些。他翻出一个黑色口罩戴好,披上夹克外套往别墅里面走去。 

 

  一个看上去学生模样的男孩从他身后钻出来,对着曲修好一顿问东问西,曲修想起网页上的活动宣传里确实提到了交友,但自己没有半点想深入接触这个圈子里人的想法。 

 

  看一看就好了,幸运的话说不定能看到其他人的现场调教,当个精神放松就不错。曲修这样想着,默默拒绝了旁边男孩的邀请,但男孩还是死缠烂打,跟在他身后进了别墅。 

 

  进门要先做个简单的登记,这些流程是提前告知过的,入口处的玉石摆件看上去是件好货,曲修被这奢侈的布局吸引了眼球,加上旁边男孩的聒噪,忘了要登记领对应的别针,抬腿径直往里走。 

 

  “这位先生,麻烦先登记。”旁边一个笑盈盈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曲修看见了他胸口对于的橙色别针,是工作人员的意思。 

 

  曲修有些尴尬的欠了欠身,退回门口的桌子前,心里默默重复着没什么好怕的,来都来了,表现出紧张和尴尬才像异类。 

 

  但曲修还是不自觉的低着头,有些心虚不想和工作人员对视,他拿起桌上的笔,桌后的工作人员低头玩着手机,看都没看就递过去一张空白的表格。 

 

  那双手细白的仿佛新舂成的年糕,曲修看愣了神,随后蓦然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戴着口罩的温如嵩等了许久也没人接表,不满的扬头正要催促,却看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温如嵩,你今天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曲修一拳砸在实木的桌子上,惊得远处的叶凌宇和齐逾明警觉的往这边走过来。 

 

  叶凌宇以为这是来了个闹事的人,不屑的轻笑了一声,扶了扶眼镜,“先生,我们三个都是ENJOY的负责人,出了问题大家可以一起协商。” 

 

  曲修的脑袋里炸出了一道惊雷,他震惊的望着紧张到手指交缠的温如嵩,不敢相信和自己在一起七年,接吻都会脸红,上个床都恨不得要讲廉耻的温如嵩,居然开了一家俱乐部。 

 

 ——————————————————

回礼彩蛋是那一箱子工具温如嵩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激情开坑,无脑爽文

文里还有一对副CP也出场了,双d.o.m组合

救命我真的觉得这个写的好像喜剧



评论(290)
热度(3630)
  1. 共7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