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

年下小甜文

抽手心🌟再卡个拍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语清潇 @小柚子@夏明朗的陆臻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季湘迦对谢云安幼稚哄人的后遗症

————————————————————

  季湘迦微微一怔,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假装不经意的转了转头,果然谢云安的脸上又恢复了嘴角下撇的小表情。 

 

  “你真是记吃不记打。”季湘迦戳了戳他额头,语气放缓了几分,“安南说你昨晚上已经喝吐了,又死活要再喝几杯,怎么的,生怕把自己喝不出点毛病?” 

 

  谢云安掀起眼皮扫了他一眼,胀痛的右手缩在身后被另一只手轻轻揉着,他看着季湘迦好像恢复了许多的状态,虽然疼得厉害但还是感觉这种方式有些效果,别过头没再说什么。 

 

  反正季湘迦也没指望一次能掰正谢云安的毛病,往他额头轻弹了一下,去厨房给他盛粥。 

 

  其实谢云安是真的没什么事,虽然酒是喝多了些,大冷天从酒吧一出来冲了风,吐是真的吐了,正好借着这个劲儿让安南把自己送去了医院,胃的毛病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些,谢云安在医院走廊给安南说的天花乱坠,安南又添油加醋转述给了季湘迦。 

 

  谢云安喝着毫无滋味的白粥,心想等季湘迦这段抑郁的时间过去了,一定要让他好好补偿回来,不能白费了他受的疼和花费的心思。 

 

  坐在沙发上的季湘迦无聊的播着电视,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一眼,焦虑再次将他的心脏勒紧,他双手捂着脸垂下头,深吸了一口气。 

 

  “还剩一碗,你喝了吧。” 

 

  面前递过来的白瓷碗里是粘稠的白粥,季湘迦看着不知何时走到自己面前的谢云安,下意识接过碗,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米香弥漫进肠胃,季湘迦突然想起来,晚上的粥明明只剩了谢云安一个人的量。 

 

  最早的时候季湘迦嘴狠手狠,从来不哄人,后来和谢云安相处之后,每次谢云安挨了打都要做一桌好吃的哄着,季湘迦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到现在,谢云安也在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把盛满粥的碗递给他。 

 

  季湘迦耸肩笑了笑,调侃着:“我没事,还不是操心你,一天天记吃不记打。” 

 

  “哼。”谢云安心想着季湘迦就差把“遇到难事”这几个大字贴在脸上了,怎么就这么爱死扛着。 

 

  但今晚上季湘迦的状态明显好了些,最起码他在烦心自己事情的同时,要抽出精力放在谢云安身上。 

 

  就算谢云安闯出再大的祸,也比他所忧虑的事情要轻的多。 

 

  晚上谢云安侧躺在床上,摊开的泛着淤红的手掌在旁边很是扎眼,季湘迦没说可以上药,明天想必会难熬。 

 

  但如果能用这种方式把季湘迦稍微从焦虑中解脱出来,哪怕效果甚微,也算是能帮到季湘迦一点。 

 

  第二天上午谢云安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季湘迦已经做好了饭在餐桌等他,季湘迦手里举着筷子却迟迟没有夹菜,只是眉头紧簇的盯着手机屏幕。 

 

  “过来吃饭吧。”季湘迦抬起头,长舒了一口气,递给谢云安一双新筷子。 

 

  谢云安的手还在隐隐作痛,握着筷子后更觉得痛麻。 

 

  这顿饭谢云安的心一直悬着,他转动的眼球时不时瞥向季湘迦,憋了很久的话却还是不知该怎么问出口。 

 

  他害怕季湘迦还是那样笑着,永远在说没事。 

 

  吃过饭季湘迦本想让谢云安别再去写了,原本也只是他昨天气头上随口说说的,这种略显幼稚的惩罚没必要如此较真。 

 

  但等他把碗筷放回厨房,谢云安已经回了卧室,季湘迦走到门口顺着门缝看了一眼,谢云安晃着笔坐在桌前,若有所思的托着腮。 

 

  口袋里的手机迟迟没有收到消息,季湘迦回到客厅给手机充电,同样在沙发上开始发呆。 

 

  又到了和昨天差不多的时间,谢云安还是和昨天一样回到客厅,用尚且完好的左手把写完的纸张交给季湘迦,虽然还是没有写完反正面,但只差了几行,比昨天要好了很多。 

 

  “你这个字……”季湘迦指了指龙飞凤舞的字迹,“等开了学,你每天练练字吧。” 

 

  谢云安咂舌,但也没有发出异议,看着季湘迦又从抽屉里拿出钢尺,报着一丝侥幸伸过去了左手。 

 

  “右手。”季湘迦语气平淡,拍了拍谢云安试图往后躲闪的右手。 

 

  冰凉的尺子再次贴在布满肿痕的右手,谢云安呼吸一窒,闭上眼不敢再看。 

 

  季湘迦看着他一眼胆怯的样子,想不明白为什么怕成这样还要上赶着挨这顿打,竖起钢尺用锋利的一端划过肿胀的皮肤表层。 

 

  竖起的钢尺像是开膛破肚的手术刀,透着让人胆战心机的寒光,谢云安像代宰的羊羔害怕的缩回手,却被季湘迦一把抓住,挥臂抡了下去。 

 

  谢云安小声细气,摊平手任由不堪重负的掌心继续被残忍抽打,季湘迦没有说说,他便没有开口问。 

 

  谢云安心里默数着,他第一次发现在心里默数不失为一种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数目突破二十,他的整条小臂已经吃痛绷紧,紊乱的呼吸在胸腔横冲直撞。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谢云安缓缓睁开噙着泪的眼睛,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季湘迦随意把手中的工具扔到旁边,慌乱的站起身去拿茶几上的手机。 

 

  突然被晾在一旁的感觉让谢云安脑中轰鸣,他抹掉眼眶里的透明液体,又一次在季湘迦扭曲的表情里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阴郁。 

 

  就好像自己做的都是徒劳,也许被季湘迦知道之后只会觉得幼稚和无用,血液涌上喉咙烧起无名的窒息感,谢云安横跨一大步,用左手抢过了季湘迦没来的及接通电话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的电话显示来自一个叫“季茹”的人,谢云安觉得这个名字耳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电话挂断了,两人面面相觑,谢云安尴尬的揉了揉下巴,一阵刺痛才想起右手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又讪讪垂了下去。 

 

  “谢云安,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季湘迦所有的怒火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他上前一步捏住谢云安的下巴,扬起来逼他对视。 

 

  “你就是纯粹讨打是吧?”季湘迦在他下巴处捏出了红印,并没有心软松开,“好,我今天满足你。” 

 

——————————————————

回礼彩蛋是小甜饼,可以放心食用

开了个新坑【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 】,今晚开始更,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


 

 

  

评论(89)
热度(1221)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