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

真·腹黑攻x假·冷淡受

曲修——在场最单纯的人


感谢@静尘 @山归时有雾 @白之瑾 @熹合 @一颗桃子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曲修不知道自己这一趟的惊喜和惊吓到底哪个占了上风,温如嵩的眼神还在躲闪,他一气之下扯过温如嵩手里的登记单。 

 

  前面几项都是关于属性方面的确认问题和一些告知事项,一些看上去很专业的名称曲修看不懂,干脆就忽略了,曲修恶狠狠的摁下笔尖,在名字一栏写了个“修哥”。 

 

  这是两人刚在一起时温如嵩会这样叫他。 

 

  齐逾明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瞄着飞快的在选项栏打勾的曲修,揶揄着:“诶,来都来了,目的那里别只选买产品啊,到时候带的胸针不一样,可就没有人上赶着勾搭您了。” 

 

  “不好意思,我有对象。”曲修站直身子,抖了抖填好的表格递给低着头的温如嵩,咬牙切齿道,“而且我对象那人,不喜欢这些。” 

 

  齐逾明还想添油加醋,被叶凌宇压住肩膀制止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明白了对方心里所想。 

 

  眼前这个带着怒气的男人,好像就是温如嵩口中那个千好百好的男友。 

 

  “楼下一点意思都没有,就是介绍介绍产品,科普点乱七八糟的,楼上有布置好的房间,放心里面东西全都是干净的,温仔你要不领这位先生上去看看。”齐逾明就差叫人把他俩一起抓到楼上,然后等着偷听门缝了。 

 

  “你叫他什么?”曲修抛去寒刀般的眼神,又扭过头凑上前盯着温如嵩,“你们大学的时候,就已经一起开了这家俱乐部了?” 

 

  温仔这个绰号是温如嵩亲口告诉他的,他说自己大学的时候演过学校的宣传片,在王家卫风格的滤镜下,他的高眉骨给人一种香港男明星的感觉,那段时间熟识他的人给他起了“温仔”这个绰号。 

 

  再想到自己大学时候确实是ENJOY俱乐部最活跃的时间,曲修不难猜测出,温如嵩接触这方面的时间要比他早很多。 

 

  “对不起。”温如嵩站起身,莫名的眩晕感让他始终低着头,他不想再和曲修继续僵持在这里,被叶凌宇和齐逾明看了笑话。 

 

  “咱们上楼找个房间聊吧。” 

 

  曲修气得牙根都快要咬碎了,他握住温如嵩的手腕,“那麻烦这位工作人员给我带个路吧。” 

 

  楼下的齐逾明还在回味着这一出好戏,摇了摇头,“就温仔那个接受程度,要是不被打到、干到下不来床,那肯定是他对象不行。” 

 

  “行了,别瞎掺乎别人的事,先管好自己吧。”叶凌宇摁着他脑袋把他推回了大厅会场。 

 

   

 

  典雅宽敞的卧室,墙上和桌上挂着的是各种花里胡哨的用品,曲修认出来都是夜行生产的,有几种他前段时间还买过。 

 

  奢华的房间和玲琅的工具,曲修徘徊在桌前不知道该先感慨哪一个。 

 

  “温如嵩,你今天是想和我怎么聊?”曲修扭过头,看着贴着墙不敢靠前半步的男友,走过去摘下他的口罩。 

 

  温如嵩没有反抗,只是本能反应的缩了缩脖子,口罩像是被剥离的一层保护罩,让他仿佛赤囘条条站在了曲修面前。 

 

  “都行。”温如嵩怕说的太多显露出自己的紧张害怕,更是拿不准曲修的心思,“你……您说了算。” 

 

  温如嵩心里清楚,曲修对这个圈子的了解始终在观望状态,之前买的情趣囘用品和刚刚那张填的乱七八糟的表格,在温如嵩眼里最多算刚入门的新手。 

 

  所以没什么好怕的。温如嵩这样想着,然后腿一软,被曲修粗暴拖到了放满工具的桌子前,手掌压在脖颈,逼他低头看着,“那把这些全都用在你身上,你也都能接受?” 

 

  温如嵩僵在原地,就在曲修觉得把他吓到的时候,温如嵩却缓缓点了点头。 

 

  曲修的心脏在短短的半个小时时间里经历了太多大起大落,他深吸了一口,不知道是该惊喜温如嵩居然也有这方面的爱好,还是愤怒他居然瞒了自己这么多年。 

 

  桌子上还有一张接受程度调查表,曲修依旧压住温如嵩让他保持着俯身的姿势,另一只手拿过调查表,放到他面前。 

 

  “填了。” 

 

  这表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上面的词都用的英文或者缩写,曲修毕竟没真的涉足过这个圈子,看得云里雾里。 

 

  他只能看出来,在密密麻麻的玩法中,温如嵩打勾的地方非常少,还有几个零星画圈表示可以稍微尝试的,剩下的就全是厌恶和排斥的了。 

 

  曲修盯着那几个打勾的地方,这种氛围下当然也不能用手机查翻译,看来看去就认识一两个单词,疯狂回忆着自己之前在论坛看的各种科普文章。 

 

  正好今天就不是为了让他过瘾的,记住疼就够了。曲修对此感觉很满意,抬头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工具。 

 

  曲修轻哼了一声,歪头玩味的看着温如嵩,探过去的食指指尖从腰线下方一路顺滑到膝窝,“瞒了我这么久,那就把这些地方全打烂吧。” 

 

  “还用我告诉你接下来该做什么吗?”曲修坐到椅子上,一幅很有经验的样子,耐心等待着温如嵩的反应。 

 

   

 

  如果放到之前,温如嵩如此主动的褪去身上所有的布料,叠放整齐放在床上,上扬眉下深邃的眼窝望过去一眼,曲修早就被迷得五迷三道,抱着把人藏进被窝里一顿折腾。 

 

  曲修不理解,为什么明明可以放得开,这么多年偏要在他面前装出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 

 

  这些年他装的不累吗?曲修忍不住皱了皱眉。 

 

  虽然温如嵩也没有正经和人约调过,但毕竟有圈里的朋友,这些年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了解的程度自然比曲修要深的多。 

 

  从他选择脱去第一件外套开始,坐在他面前的人就已经不再是相处了七年的爱人,而是这场已经开始的游戏中,掌握着绝对主动权的一方。 

 

  温如嵩不知道即将到来的会是什么,曲修一个对理论一知半解又没经验的新手,往往最不好把控,更何况还是在被他瞒了这么久的暴怒情绪下。 

 

  过去的场景在脑海中浮现,温如嵩紧张到几乎无法呼吸,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用怎样的反应去面对这场他心甘情愿接受的惩罚。 

 

  他不知道怎么正视自己,怎么面对曲修,这么多年哪怕在曲修一而再的试探和撩拨下依旧选择克制自己全部的欲望。 

 

  但在被曲修发现的那一刻,所有的矜持早已变得荒唐。 

 

  这场不会掺杂情趣的惩罚,就算作给这些年的可笑伪装画上了一个不光彩的结尾吧。 

 

  温如嵩缓步走到桌前,偏着头,在曲修宛如实质的目光下屈膝跪在了冰凉的木质地板上。 

 

  曲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站起身居高临下俯视着温如嵩,捏着他的下巴逼他抬起头。 

 

  “那就正式开始。” 

 

————————————————————

回礼彩蛋是副CP感情的开端x(一个由叫爸爸引发的故事)

提前预警一下,之后几章会是狠拍,不要被曲修沙雕的内心想法干扰

曲修是真的狠x


  

评论(138)
热度(3341)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