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四)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工藤快斗@Y U  的巨额打赏!还有@泪落无声 @语清潇 @熹合 @Lynna 送的奶茶🍬还有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修的直男思想

————————————————————

  “那要不……咱们回家聊?”曲修有些懵,温如嵩眼神里的惊慌是他从未见过的脆弱,他突然开始自己后悔要踏入这里,要从温如嵩手中接过那种表格。 

 

  温如嵩细长的手指轻轻擦拭着被自己哭湿的床单,像是奢求能抹去刚刚的一切,他手撑在床上支起身子,看了一眼床头叠放好的衣服。 

 

  距离不远,可对现在的他来说实属不易。 

 

  曲修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停下了想把温如嵩抱起来的动作,走过去把衣服捧着放到温如嵩面前,犹豫着要不要帮他穿上。 

 

  看上去好像还挺疼的。曲修皱了皱眉,转念又想着既然温如嵩能忍着一声不吭,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温如嵩又抬头看了曲修一眼,曲修伸过去的手又一次僵在了半空,他看出了这个眼神里的复杂,尴尬的笑了笑,“我在门口等你。” 

 

  那是曲修这些年再熟悉不过的眼神,每次两人在床上解决完,温如嵩都会这样看他一眼,然后曲修只能识趣的披上睡衣去客厅坐一会儿,回来时温如嵩已经冲了澡换好睡衣躺会了属于他的半片床。 

 

  曲修离开房间,沿着长长的走廊往外走,他听到楼下的声音和其他房间隐约传来的动静,却完全没了来时的心情。 

 

  他不想再遇到什么人,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下楼的时候又看到了另外两个负责人。 

 

  “诶呀,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了,我们这可不兴玩什么窒息搞出人命来。”齐逾明的嘴一如既往的欠,张望着楼梯迟迟不见温如嵩下来。 

 

  叶凌宇见曲修一脸丧气的样子,也猜出来个大概,把手机递过去让曲修加上他微信,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他。 

 

  曲修脑子里一团乱麻,完全没注意到温如嵩已经下楼站在了他身后。 

 

  早就耐不住八卦的齐逾明的凑上前聒噪起来:“温仔你可以啊,你这对象合适,犯了这么大事打完还能让你下的来床,确实是疼你。” 

 

  温如嵩脸上忽白忽红,曲修突然被激起了莫名的保护欲,跨过去挡在温如嵩前面,推开靠的过近的齐逾明,冷声道:“没什么事我们回去了。” 

 

  迈下门口的台阶时,温如嵩一阵腿软,差一点踉跄跪在地上,还好曲修从后面拉住了他。 

 

  怀里的人顿了几秒,然后挣脱了这个温暖的怀抱,独自往前面萧瑟的秋风中走去。 

 

  曲修跟在他后面,从门口到停车场有一段距离,昏沉的夜色中,曲修瞥见温如嵩的双腿不自知的颤抖着。 

 

  “你要不在后排趴着吧。”曲修快步走过去拉开车门,匆忙却真诚的望着温如嵩,心上被狠狠戳了一刀。 

 

  这话说出来有些不现实,后排的空间并不够一个成年人舒展开,只能勉强蜷缩着侧躺在后面,温如嵩摇了摇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了车。 

 

  等曲修绕过去上了车,温如嵩已经系好安全带,合眼侧过身缩在了副驾驶的座位里,吞吐着颤抖的呼吸声。 

 

  回去的路很远,还必须经过一些小路,曲修开的很慢,但还是难免颠簸,他有时会望向温如嵩咬住薄唇的淡漠表情,不知为何心里泛着酸。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曲修把车停稳,他看到温如嵩额头爬满的冷汗,忍不住问他要不要把他抱上楼。 

 

  和刚刚问他要不要趴在车后排一样,温如嵩沉默的开门下车,给了他最直白的回答。 

 

  进了门温如嵩没敢坐下,不仅仅是令他接近溃败边缘的疼,更是因为和曲修的事情还没有一个结果。 

 

  曲修看着他抖如筛糠的双腿,早就没了其他念头,去客厅倒了被热水递给他,温如嵩下意识的把双手背到身后。 

 

  “曲修。”温如嵩松开咬出齿痕的薄唇,嘶哑的声音在极力克制下才没有太浓烈的哭腔,“明天再聊可以吗,我想先去睡觉了。” 

 

  独自坐在客厅的曲修头疼欲裂,这现在的状况让他束手无策,温如嵩对他反而有了更深的抗拒感。 

 

  曲修在客厅里走了两圈,还是想不明白该怎么解决,他突然想起临走时加的微信,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叶凌宇发了消息。 

 

  虽然知道丢人丢到外面去了,但看着叶凌宇的面向也像个和善的人,又算是温如嵩的朋友,曲修便稍稍讲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所以,你打完温仔就什么都没做,只说了个你俩聊聊?” 

 

  叶凌宇的震惊几乎要溢出屏幕,在收到曲修肯定的信息之后,他忍不住发过去了几句脏话。 

 

  “你他妈不懂subdrop吗?不懂aftercare吗?就算你不懂,给人上药抱一抱你都不懂吗?怪不得温仔这些年不敢告诉你。” 

 

  曲修顿了顿,消化完这一段话,小心翼翼辩解了一句:“我看他也没哭也没闹,以为打得不疼。” 

 

  “你用的什么啊?” 

 

  “就房间里那个树脂棍和马钉拍。” 

 

  在旁边偷瞄着屏幕的齐逾明也终于忍无可忍抢过手机发了段语音:“大哥,你是不是不知道温仔以前连中度都熬不到结束就疼到喊停,你这还直接给他整了俩重度的工具。” 

 

  “你快去哄哄温仔吧,跟他说这些事以后可以慢慢聊,先好好上药,好好休息。” 

 

  被两人劈头盖脸一顿骂的曲修赶忙扔下手机,从抽屉里翻找出许久之前买的常备药膏,又倒了杯热水去卧室打算给温如嵩上药。 

 

  温如嵩趴在床上好像已经睡着了,曲修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头,看着他发红的脸颊,心头一颤伸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有些烫手,应该是发烧了。 

 

  被他惊扰的温如嵩发出细碎的呻|吟,曲修听不真确,但依稀能感觉出是在喊疼。 

 

  小兽呜咽般的声音一刀一刀割在曲修心里,刚刚他还在茫然不知道该怎么事后的安抚,但现在他感觉这些都不重要了。 

 

  曲修在床前缓缓蹲下身,他握住温如嵩滚烫的手心,俯过身轻轻碰上他的鼻尖,在发烫的颊肉上落下一吻。 

 

  无关乎一切,他只是想吻一吻自己的爱人。 

 

  然后把他抱进怀里,告诉他一切都没关系了,什么隐瞒,什么圈子,统统抛下就好。 

 

  他们的相爱可以抵消一起。 

 

————————————————————

 回礼彩蛋是曲修的直男思想

曲修要开始漫漫哄人路了


 

  

评论(147)
热度(2797)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