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五)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工藤快斗 的超超巨额打赏!

感谢@泪落无声 @100%巧克力 @熹合 @嗝 @墨鱼、摸鱼 @方程无解. 送的奶茶和🍬!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喜剧人曲修抱着老婆睡觉时的心理挣扎

————————————————————

  刚结束一场噩梦的温如嵩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疲惫的睁开眼,房间里一如他入睡时昏沉,床头的夜灯独自亮着暖黄色的光。 

 

  蹲在床前半宿的曲修腿早已麻的没了知觉,刚刚不小心扯到了床单,看到温如嵩醒了过来,心一下子揪紧。 

 

  “是我吵醒你了吗?”曲修又将手掌贴在温如嵩额头,“我是想在这守着你,等你醒了让你吃药的,你有点发烧。” 

 

  曲修温声细语的解释着,他轻轻擦去温如嵩额头的细汗,又把手伸进被子想看他身子热不热,烧的厉害不厉害。 

 

  摸到温如嵩的睡衣时,曲修猛然想到什么,掀开被子一角望进去,果然,温如嵩疼成这样还穿着睡裤。 

 

  先把温如嵩扶起来跪在床头,喂了他半杯温水和退烧药,曲修并没有着急让他趴回去,而是缓缓扯了扯碍手的睡裤。 

 

  “别穿着了,我给你上药吧。” 

 

  温如嵩先点了点头,但立刻又拨浪鼓似的摇着头。 

 

  那几秒曲修仿佛经历了无比漫长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决定稍稍拿出一点气场,他坐到床边,手掌顺滑的抚摸过温如嵩的肩胛、后背、腰线,一路向下,最后停在了肿起的两团前。 

 

  他没再征求温如嵩的意见,轻缓又不失坚决的褪去包裹的睡裤,平角的黑色内|裤被肿胀的两丘撑起,隔着布料也能感觉到烫手的温度。 

 

  温如嵩疼的一颤,曲修看在眼里,又往前靠了靠,好让他可以抱住自己。 

 

  一系列行云流水的操作让曲修心中沾沾自喜,他想着哄人也不过如此简单,可下一秒在他看到几个小时前自己亲手抽打出的痕迹时,像是一个耳光扇在了他脸上。 

 

  身后的肿痕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太多,树脂棍抽出来的钝伤刚打完时不显,折腾了一晚上早已充血结淤,连带着大腿上也都是泛着青的棱子,更别提最后被金属钉扫过的几处上还带着血点。 

 

  就这个样子,换作任何人都已经超出承受能力了,温如嵩硬是咬着牙一声没吭。 

 

  曲修的手茫然的在空中徘徊着,他拿着浸湿的毛巾不知道该先敷在哪一处,他再次望向温如嵩紧锁的眉宇,那里面藏了太多的隐忍和他还未探究到的往事。 

 

  冷冰冰的毛巾盖在身后,温如嵩肩膀颤了颤,很快又咬住唇,看了曲修一眼后打算趴回床上。 

 

  这次曲修没有再任由他硬抗,张开双臂轻轻把他搂进了怀里,温如嵩佝着背,一头扎进了熟悉的带着淡淡薄荷沐浴液味道的胸膛。 

 

  两人的睡衣是同款,都是毛茸茸的加绒款,软顺的绒毛蹭过温如嵩的脸,他忍不住吸气,想把这个怀抱化作甘泉吸入流淌的血液。 

 

  细细想来,他们确实很久没有过这么亲昵的拥抱了,虽然身后还肿痛难忍,但温如嵩的心终于平稳降落,开始在云雾缭绕的漫长航道上滑行。 

 

  曲修弯腰抱着跪在床上的温如嵩,这样的姿势很不舒服,但他也不想轻易松开,“叶凌宇他俩说你根本不禁打,这么疼怎么也不吭声?” 

 

  怀里的人倏地警觉起来,“他俩还说什么了?” 

 

  “没事,我现在不和你聊这些,等你伤养好了,你想聊了咱再聊。”纵使曲修心里充满了无数疑惑,但深谙叶凌宇刚才的话,一心想把温如嵩哄好,“再睡会儿吧,我抱着你。” 

 

  其实曲修不是真的不会哄人,要不然也不能轰轰烈烈把温如嵩追回家,只是都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太多时候曲修的清冷平淡让他看不到回应,甚至分不清哄不哄的模糊区别,随着时间淹没在了生活的背景板下。 

 

  曲修又给温如嵩上了一次药,肿块的地方他依稀记得应该要揉开,但是一碰温如嵩就疼到吸气,最后还是放弃了。 

 

  两人在床上,温如嵩的脸不知是烧的还是羞的,脸脖颈都笼上了薄粉,红着脸去床头抽屉里拿了条新的内|裤。 

 

  “刚上了药,别穿了。”曲修箍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搂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调侃,“你全身上下我哪儿没见过?有什么可害臊的。” 

 

  在曲修的目光下,温如嵩没再坚持,但还是把手伸进被子往下拽了拽自己的睡衣,才安心的枕在曲修旁边。 

 

  温如嵩整晚的惊慌和恐惧在许久未有过的亲密爱意中暂时缓解,他眨着眼望着曲修睡衣领口下起伏的胸膛,他不再去想接下来要面对的解释,只想靠过去清楚的感受着心脏的跳动。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贴在曲修身前,在隐隐凉意覆盖的刺痛下,沉沉睡去。 

 

  微妙的氛围之下,温如嵩匀称的呼吸洒在他的脖颈,伴随着贴在胸前的炙热身体,时不时无意识的刮蹭过曲修的双腿,曲修一阵燥热,忍不住勾了勾小腿。 

 

  曲修在心里疯狂告诫自己,现在绝对不是干那种事情的时候。 

 

  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曲修缓缓挪开搂在温如嵩身上的手,准备去浴室冲个凉水澡冷静一下,刚要起身就被半梦半醒的温如嵩扯住了衣角。 

 

  “你别走……” 

 

  绯红的脸上带着朦胧的睡意,温如嵩的眼睛勾人的半睁着,撒娇似的小声嘟囔着,曲修看愣了神,足足缓了好一会儿,才躺会床上继续抱住温如嵩,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啊。曲修捧着温如嵩的脸,无声叹了口气,曲修隐约看到了自己爱人这幅清冷外表下有着苦涩的过往,才让他在被痛打之后连个简单的拥抱都不敢索取。 

 

  正好这几天国庆假期,把伤养好了,人也哄好了,有什么事自然就说出来了。曲修心里默想着,自己估计还要再恶补恶补知识。 

 

  等两人说开了,可得把这些年没玩的全都补回来。 

 

   

 ————————————————————

回礼彩蛋是喜剧人曲修抱着老婆睡觉时的心理挣扎


这篇文应该不会太长

估计下个月初就能写完了

修哥的腹黑人设在沙雕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评论(119)
热度(2829)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