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三)

年下小甜文

又到了熟悉的卡拍和卡表白


感谢@工藤快斗 的巨额礼物!

感谢@语清潇 @hzfsjxyxpy @嗝 @泪落无声 @罐装 @.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将来练字的成果

————————————————————

  开学报道的那两天赶上气温回升,谢云安换上一身轻便的衣服,拎着书包准备出门,被季湘迦拍了拍肩膀叫住了。 

 

  “戴个帽子。”黑色的针织帽被套在脑袋上,谢云安照了照镜子感觉很丑,但也没说什么,摇头晃脑在季湘迦肩膀上顶了顶,催他快点出门。 

 

  刚到校门口碰到穿着长靴短裙的莫羽正一个人气鼓鼓在路边走,季湘迦跟她打招呼,莫羽忍不住开始吐槽她穿成这样刚被方馥嵘说了一顿。 

 

  “她说话越来越像我妈了,真难搞。”莫羽抱怨个不停,谢云安下意识瞄了一眼季湘迦,心想在这方面季湘迦倒也如出一辙。 

 

  告别了莫羽的两人正想回宿舍,一只手一把抓住谢云安发顶的针织帽,扯下来在手里晃了晃,“呀我亲爱的弟弟这个寒假过得怎么样啊……” 

 

  “一边玩去。”谢云安转身去抢秦念手中的帽子,“以后你的事儿都别找我了!咱俩这茬过不去了!” 

 

  季湘迦原本还真有些担心年前秦念那事让谢云安耿耿于怀,但看着打闹的两人也放了心,秦念本来就是没心没肺的性子,谢云安比他还清楚,更能处理好。 

 

  “好了好了,你们要不要去旁边超市囤点吃的啊,我报销。”秦念翻出一张购物卡,眉眼带笑,“给我亲爱的弟弟配个不是。” 

 

  原本打算拒绝的谢云安把目光投向低头看手机的季湘迦,季湘迦则把手机递到他面前,示意他先看消息。 

 

  谢云安咧嘴笑了起来,“那走吧,正好有东西买了。” 

 

  消息是安南和白澍发来的,他们问季湘迦和谢云安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在宿舍涮火锅,是安南从四川过年带回来的火锅底料。 

 

  冬天配一顿热腾腾的火锅再合适不过,正好去超市买些涮料,晚上四人好好聚一聚。 

 

  现在天黑的还很早,等谢云安和季湘迦拎着大包小包的袋子回到宿舍,屋外已经转暗,推开宿舍门是扑面而来的火锅香气,安南一边催他俩快点进屋锁上门,一边炫耀着自己带来的涮锅。 

 

  安南搅拌着锅底,忍不住继续感慨,“这大锅吃着才过瘾啊。” 

 

  “是,被抓了也就是记过处分那么过瘾。”白澍才旁边淡淡吐槽着,还是不放心又起身确认了一遍门锁。 

 

  涮火锅的时候安南兴冲冲的讲着自己过年时候的趣事,收了多少压岁钱,他又问其他人过年这么样,谢云安心情复杂的瞅着碗里的蘸料,哑了声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我俩过年就在这过的,也挺开心的。”季湘迦从锅里夹了几块肉放到谢云安碗里,用自己的手背轻轻贴了贴谢云安的指尖,小声嘱咐着,“别光吃菜,多吃点肉。” 

 

  谢云安低头暗笑,吃了两口碗里沾满麻酱的肥牛卷,拿起旁边的啤酒罐和安南碰了碰,仰头喝干半罐。 

 

  酒足饭饱四人趁着暖呼呼的香气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窗外起了风,呼啸的风声敲打着窗户,室内依旧安逸。 

 

  大一时候的谢云安是很少和人聚餐的,一贯独来独往,他那时候的臭脾气除了大大咧咧的秦念,也几乎没有其他人主动叫他一起玩。 

 

  谢云安之前总说是自己不爱热闹,但后来和季湘迦一起渐渐接触到了这些朋友,他也没有任何抵触,满心欢喜的接受了这种状态,甚至不由得怀疑,之前为什么要一个人孤独那么久。 

 

  “诶我跟你讲,我上学期周杨那门课差一点挂科了,六十分飘过的,我真给周杨磕头谢恩了。” 

 

  安南这话一下子敲中了谢云安,他和季湘迦同时抬起头对视了一眼,然后尴尬的低下头继续玩手机。 

 

  这个学期谢云安要重修周杨的课,不出意外应该要跟着季湘迦他们班一起上课,如果时间不冲突的话就不能申请免上课,到时候他真的要每周和季湘迦一个教室上课了。 

 

  原本开学的喜悦一下子被即将到来的重修泼了冷水,谢云安拎着大袋的垃圾,讪讪跟在季湘迦身后下楼扔垃圾,心烦意乱的越想越感觉这件事情丢人。 

 

  季湘迦看着谢云安丧气的表情,放慢脚步等着他一起并排往楼下走,“怎么了啊?你怕到时候和我一起上课,没机会划水了吗?” 

 

  谢云安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嘟囔着找了个借口解释,“怎么可能?我现在上课都可端正了,我就是一想每周还得多看见周杨就烦。” 

 

  开学前一夜的晚上校园里格外热闹,两人扔完手头的垃圾去宿舍前的操场走了走,谢云安想起第一次和季湘迦认识时候的尴尬经历,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过了半年多,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 

 

  今晚的月牙高高悬在天边,季湘迦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长舒了一口气,把手搭在谢云安肩膀上。 

 

  谢云安的目光扫过来,季湘迦心头一颤,把手放了下来。 

 

  “之前让你写检讨那次,是不是还说让你开学练字了?”季湘迦把手不自然的背到身后,别过头转移了话题。 

 

  “那等明天正式开始上课了,每天写五篇硬笔字没意见吧。” 

 

  谢云安隐隐感觉季湘迦刚才把手搂过来是有话想说,可最后却只说了让他练字,让人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等真的开始每天练字,谢云安才发现他眼中的练字好像和季湘迦要求的有着天壤之别。 

 

  见字如见人,其实谢云安的字不算丑,只是挤在一起像是群没规矩的小兵密密麻麻,笔画也多是追求飘逸,季湘迦从自己那里找出本厚厚的方格本,谢云安以为随便写写就好了,结果连着几天被季湘迦挑出来不合格的字,最后都被要求多写了十几篇。 

 

  一晚上谢云安写得手指酸疼,最后拿到季湘迦宿舍,还说只是勉勉强强算合格。 

 

  这件事简直成了比上周杨课更让谢云安头疼的事情,躺在床上的谢云安思来想去这样也不是办法,但毕竟是自己同意的事情,刚开始就反悔更显丢人。 

 

  谢云安脑袋里灵关一闪,从床上做起来点开自己的小号,找到学校平时的代课跑腿的闲杂群,问有没有人有偿代写硬笔字。 

 

  他每天写的内容都是自己找的,到时候让代写先帮他写个几十页,他攒在手里慢慢用,和自己写的字掺在一起,反正都是一个个方方正正的楷体字,季湘迦也不会看出什么问题。 

 

  事实证明,季湘迦确实没看出什么大问题,他只是看出了谢云安交给他的硬笔字,正好是安南前一天帮别人代写的。 

 

   

 ——————————————————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将来练字的成果

碎碎念:

回归校园文的一天

最近热度比较低

过年这一段情节有点严肃(?)我感觉是不算虐,只是交代了一些两个人现实背景

其实这个文并不想单纯去写一个圈子里引发的校园爱情故事,还是那句话,爱情不重要,成长最重要

我还是尽量想去完整的写出来两个人的改变和成长,所以写的啰嗦了些,在做很多逻辑和铺垫

我反思x

未来两周这边可能会更的慢些,一周三四更左右

但肯定还是会给两个人一个很好的交代,毕竟这个故事算是我写过的里面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


   

 

  

评论(108)
热度(1179)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