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六)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Y U 的巨多礼物!

感谢@. @嗝 @泪落无声 @100%巧克力 @张牧之 @今天秦昭明哄小叶了吗 @沐子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修每句话背后的真实想法

———————————————————

  等温如嵩再睁开眼,已经接近中午,这些年一直保持的自律作息催他立刻起床洗漱,但身后胀痛难忍,旁边的曲修还在抱着他,他也就假寐在床上多赖了一会儿。 

 

  两人洗漱完已经是中午,虽然每次抬腿都疼到吸气,但温如嵩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恢复的不错,四平八稳走到客厅。 

 

  正好也到了午饭时间,温如嵩直接走到了餐桌旁,拉开木质餐椅时犹豫了许久,看到曲修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来不及再多想,直冲冲坐到了椅子上。 

 

  温如嵩咬着唇忍住颤抖的呼吸,假装在刷手机,低着头藏着发红的眼眶。 

 

  午饭的时候曲修亲自下厨,给温如嵩煮了碗挂面,原本卧的鸡蛋也被他笨手笨脚搞成了蛋花,温如嵩有些嫌弃的拿起筷子,慢吞吞吃了两口清汤寡水的挂面。 

 

  “不好吃吗?”温如嵩的脸上向来没有什么表情,但当曲修仔细观察时,隐隐看出他平静如常的脸上似乎有索然无味的厌倦。 

 

  曲修把温如嵩碗里剩的面条全倒进自己碗里,站起身去玄关衣架拿了一件外套披在睡衣外面,“我去门口饭店打包一份,你等我回来。” 

 

  曲修急匆匆的拎着打包好的西红柿鸡蛋面回到家,温如嵩还和他走时一样,坐在餐桌旁安静甚至有些乖巧模样的等着他回来。 

 

  “喏,快趁热吃。”曲修把盛好的汤面放到桌上,温如嵩两只手抱着碗揽到自己面前,好看的上扬眉形似乎比刚刚舒展了许多。 

 

  那一刻曲修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驯兽师,要从温如嵩微妙到很难察觉的小表情小动作中感知他的情绪。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那顿打,现在看温如嵩身上的冷淡,反而多了乖巧的味道。 

 

  可能是在想事的原因,曲修吃着自己的煮的挂面异常难吃,秉着不能浪费的心理还是勉强吃完了,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温如嵩正看着他。 

 

  温如嵩脸上发烧引起的红热已经退去,早上量体温也很正常,但看着曲修时脸上还是闪过一丝红晕。 

 

  找到观察温如嵩窍门的曲修心领神会,“你是想和我聊聊了吗?” 

 

  温如嵩先是摇头,眼神紧张的向下瞥,最后又点了点头。 

 

  “我……我是想告诉你,俱乐部是大学的时候叶凌宇和齐逾明办的,他们拉我入伙帮忙,钱都是叶凌宇投资的,大学毕业之后慢慢也就不理会了,这次的活动是因为齐逾明创办的夜行经营不好,叶凌宇想借这个活动帮帮他。” 

 

  长篇大论一口气说下来,曲修哪里关心什么投资什么经营,他心里只想知道温如嵩的事情。 

 

  “所以,你最起码也了解过这个圈子吧。”曲修眉头皱了皱,“和别人约调过?认过主?谈过圈内那种恋爱?” 

 

  曲修越说越觉得这些似乎合情合理,他明明记得温如嵩说以前只谈过一个大学学长,难不成这种事情也都在瞒着他? 

 

  “没有。”温如嵩的回答斩钉截铁,“真的没有。” 

 

  “为什么啊?”曲修不解,脱口继续追问,面对温如嵩的沉默他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咄咄逼人,明白这事不能强问,讪讪低头喝了一口碗里的汤。 

 

  那不愿意聊这个,可以换个其他的。曲修清咳了一声,神情严肃的望着温如嵩,“那你这些年……” 

 

  “没有合适的,不对,就是,没有我能看上的人。”温如嵩用语无伦次的回答打断了曲修的问题,他不自然的摇了摇头,搭在桌沿的手滑落到腿上,不安的攥紧。 

 

  被喜悦冲昏了头的曲修并没有在意温如嵩流露出的闪躲,他想着温如嵩如此清冷的性子,估计确实很难相中其他人。 

 

  “其实我也就是年轻的时候喜欢看看这些新鲜玩意,跟你在一起这些年,有啥想法也都被你这性子压下去了。”曲修把手伸过去捏了捏温如嵩泛着红的耳垂,“那既然说开了,你也不排斥,甚至懂得应该比我还多,以后有啥想玩的咱俩都可以试试。”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实际曲修的心里早就规划出了无数种玩法,他算是想明白了之前温如嵩床上那般冷淡只是单纯放不开,等以后就是温如嵩在床上哭着求他,他也不会心软了。 

 

  温如嵩眼皮发沉,垂下去不敢看曲修,隔了很久才点了点头,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脸上烧起一层红。 

 

  满心沉醉在未来幸福生活的曲修只恨自己昨晚上要打那么狠,搞得现在只能在等些天才能开始,他看出了温如嵩的担忧,柔声解释着,“等你好了咱们再玩。” 

 

  这一整天曲修都像是磕了药,到哪都要抱着温如嵩,虽然温如嵩和之前反应并没有太大差别,但在曲修心里已经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温如嵩脸红皱眉,他会以为是这样轻浮的举动惹了温如嵩不悦,可现在这些小表情都成了欲迎还拒的挑逗。 

 

  晚上温如嵩要给他做饭,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在做饭方面一直都是温如嵩照顾他,平日里就在客厅等吃的曲修今天也来了兴致,挤进不算大的厨房,陪着温如嵩忙前忙后。 

 

  切姜块的时候曲修突然想起之前看到过的,故意切了一块很大的,温如嵩凑过来刚要问他在干什么,看到他手里的姜块便扭过头不再问了。 

 

  睡觉的时候温如嵩又被扒光上了一次药,然后被曲修搂在怀里盖上被子,只是亲了亲,并没有其他逾矩的行为。 

 

  之后这些天日子也都按部就班继续过着,曲修感觉像是回到了热恋期那段时间,每晚和曲修躺在一个被窝里憋的他有火发不出,一心等着再过几天,让温如嵩加倍还回来。 

 

  国庆假期第六天的时候,温如嵩早上一睁眼就看到曲修饿狼似的眼神死死盯着他,他刚要起身就被曲修摁回了床上,掀开被子查看着他身后的伤。 

 

  除了最严重的地方还泛着淡淡青黄色的痕迹,其他地方都没什么大碍,曲修不忘揉了两把,调戏着被压在身下的温如嵩,“亲爱的,今晚上做一次吧。” 

 

  下午晚饭前温如嵩说要出门买菜,曲修还在满心欢喜的等待着饱餐一顿之后好好折腾温如嵩,没成想事与愿违。 

 

  这顿晚饭曲修没吃上,温如嵩更是一直没有回来。 

 

  曲修这才后知后觉,温如嵩好像并不是很期待今晚上要进行的事情。 

 

  甚至……被吓跑了。 

 

   

 ——————————————————

回礼彩蛋是曲修每句话背后的真实想法


又是曲修当喜剧人的一天


   

 

  

评论(209)
热度(2834)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