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四)

年下小甜文

轻拍🌟不甜打死我


感谢@工藤快斗 的巨额打赏!

感谢@泪落无声 @麻烦推荐好的洗发水谢谢 @墨晴 @软あ甜 @陌つ @爫爫1412 送的奶茶🍬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如果谢云安真的说不练字了的后果

————————————————————

  “安南你下午没课还不打游戏,抄古诗修行吗?” 

 

  舍友的嬉闹声吸引了季湘迦的注意,他放下书包也凑过去围观安南抄字帖。 

 

  安南被说的不好意思,把书扣在桌子上嚷嚷道:“我这不是买了双鞋手头紧,二手群里接点零活吗?” 

 

  另外两个人舍友散去,季湘迦倒是对安南的字帖来了兴趣,他指了指工整的字迹,“怎么这年头还有人花钱找人帮自己抄字帖的?小学生找的吗?” 

 

  其实安南心里也疑问,但毕竟收钱办事,从头到尾他连对面人都没见过,更不好多问什么,到时候把抄好的一沓字帖放到楼下桌子上就算完事了。 

 

  季湘迦看着还剩十几页的本子,拿过一本笔转了半圈,拍了拍安南肩膀,“我闲着也是闲着,帮你写几页。” 

 

  “谢谢爸爸。”安南也不客气,直接给了季湘迦七八页,“没什么要求,一笔一划工整的就行,你看我这字,还是小时候和白澍一起练的呢。” 

 

  半年多相处下来,季湘迦隐隐也能猜出安南对白澍的感情不简单,但两人似乎并没有捅破这一层关系,其中原由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多问。 

 

  毕竟这事现在落在自己身上,他同样举棋不定。 

 

  安南对感情方面的问题十分敏锐,他察觉出了季湘迦的迟疑,噗嗤一笑,“怎么了,想你家谢云安了?” 

 

  被一眼戳破的尴尬让季湘迦一怔,一边让安南别胡说一边回了自己位置。 

 

  季湘迦的软笔和硬笔都不错,是小时候母亲一点点教出来的,后来不教了,他就自己摸索着练习,写成了现在这一手好字。 

 

  抄着抄着季湘迦想起这些天让谢云安写得字,其实平心而论谢云安认真写的字真的不丑,当时在操场提起这个事情也是为了转移话题,没想到之后几天谢云安真的听话的每天晚上都交给他。 

 

  这种感觉让季湘迦欣喜又彷徨。 

 

  他清楚的明白两个人认识的起点,但他不想让这成为两个人的终点。 

 

  他不想谢云安事无巨细听他的,更不想让谢云安怕他,他真真切切的希望谢云安和他一样,想一直一起走下去。 

 

  字帖抄的很快,季湘迦的心却始终漂浮着,周五下午没有课,另外两个舍友出去打球了,安南抄完字帖也出去看电影了,他一个人在宿舍盯着不知在演些什么的电影,愣了很久。 

 

  季湘迦合上电话,给谢云安发消息问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他觉得有必要和谢云安正式聊一下自己的心意了。 

 

  下午谢云安满课,结束又要开年级会,把这些都熬完,飞快的骑车回了宿舍,冲上楼的时候不忘把代写放在楼下的字帖拿上去。 

 

  季湘迦在宿舍收拾好,等着谢云安给他发消息,然后去找谢云安一起出去吃饭。 

 

  白澍还没回来,宿舍里就谢云安一个人,季湘迦靠在床梯前看着谢云安换鞋,心里的滋味说来很是奇怪,只好假装无所事事的四处张望着。 

 

  这一望不要紧,愣是把心里的火转移成了怒火。 

 

  “这是你抄的字帖?”季湘迦指了指桌子上熟悉的字帖,两个小时前这几张纸才从安南那里交出去。 

 

  弯着腰绑鞋带的谢云安想都没想就开口接话,“啊这是今晚给你的,正好你现在看了也行。” 

 

  季湘迦走过去抬腿在他小腿上轻轻踢了一脚,谢云安没站稳,一个踉跄往前倾倒,他站起身梗着脖子冲季湘迦瞪眼嘟囔着:“犯什么病呢?” 

 

  原本季湘迦不想太多计较,毕竟今晚上好有更重要的安排,但被谢云安这么一瞪反而挑起了些许怒意,拎着谢云安衣领把他拽到桌前,指了指桌上的字帖。 

 

  “你说你这什么运气?”季湘迦发起火时,即使是调侃的话从他冷冰冰的声音里都听不出半分玩笑的意思,“你这代写,是安南给你写的。” 

 

  谢云安来不及感慨自己的水逆,转身握住季湘迦手腕,心虚的笑了笑准备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诶,这个…咱们回来再说这事行不行,先出去吃饭去。”谢云安说罢推搡着季湘迦往外走,面前却像是个钉在地砖里的木桩,怎么推还是纹丝不动。 

 

  季湘迦顺着谢云安的劲儿,直接把裹着棉服外套的谢云安箍进了怀里。 

 

  厚重的巴掌声在宿舍里回荡开,谢云安先是一愣,随后剧烈挣扎起来,却被季湘迦紧紧摁在怀里。 

 

  “再动就脱了裤子打了,一会儿要是有人回来了丢人的可不是我。”季湘迦吓唬着拽了拽谢云安的运动裤,这才发现这么冷的天谢云安只穿了单裤,在另一边又补了一巴掌。 

 

  这是谢云安第二次被季湘迦摁在怀里扇巴掌,上一次也是羞到不行,但总归是在家里,这次在宿舍,又是随时可能回来人的时间,谢云安恨不得冲到床上找个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不想写或者想歇几天你可以直接跟我说,成天脑子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你不挨顿揍就不消停是吗?。” 

 

  几乎每说一个字身后就要挨上一巴掌,疼是次要的,羞人才是只要的,谢云安脸红的火烧火燎,却依旧被季湘迦缩在怀里动弹不得。 

 

  谢云安把头埋在季湘迦肩窝,每被扇一巴掌都疼的往季湘迦怀里缩的更近,等意识回笼又赶忙抽身,但很快落下的巴掌就打断了他暂时的清醒。 

 

  如此反复,最后谢云安干脆一头扎进了季湘迦怀里,结结巴巴好一会儿才组织好语言,“你别这样了…” 

 

  “别哪样了?”季湘迦的火气早就消了大半,为这个不涉及大的原则的事情原本也没打算和谢云安计较,被谢云安孩子气的反应一逗,更是心里细痒,落下的巴掌也不知不觉轻了许多。 

 

  谢云安以为他还在生气,他扬起羞红的脸,顺着季湘迦黑色毛衣领口抬起头望去,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两人对视了良久,谢云安才意识到身后不亚于板子威力的巴掌已经停了,而他还在以被抱紧的姿势靠在季湘迦怀里。 

 

  谢云安没有像之前一样着急挣脱开季湘迦的怀抱,他眨着透亮的眼睛望向季湘迦,说不清楚是种什么感觉,但让他留恋。 

 

  “明天我肯定好好写,你别生气了,就当我这次脑子短路了。”谢云安抽身离开前,假装随意的把发烫的脸在季湘迦肩窝贴了贴,这个发自内心的小动作让他的脸更红了,低着头整理着外套。 

 

  本就没燎原的怒气像是乍灭的短暂星火,季湘迦的心早就随着谢云安不经意的小动作化成了一池春水,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谢云安泛着红的脸颊。 

 

  “走吧,又得疼着去吃饭了。”季湘迦柔声打趣道。 

 

  身后隔着一层裤子,几十下的巴掌抽出来的只是浮在表面薄薄的一层疼,带着隐隐的酥麻,但也很好恢复,顶多让谢云安去商场的路上不舒服些。 

 

  谢云安抬眼观察着季湘迦的脸色,虽然还是有些心虚,但还是坦然接受了季湘迦这次这么快就消气的行为,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小声嘟囔着,“也没有很疼。” 

 

  “那晚上再打一顿回锅?” 

 

  谢云安刚打开的门唰的又关上了,转回身拉着季湘迦往门口走,“好了咱们快去吃饭吧!晚上回来我写十篇字帖。” 

 

————————————————————

 回礼彩蛋是如果谢云安真的说不练字了的后果


快看我的新头像!!

下一章就要表白了

这边可能会停几天,但这周应该能更完两个人正式在一起


 

  

评论(101)
热度(1264)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