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七)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Y U 送的蛋糕!

感谢@泪落无声 @墨晴 @静尘 @沐子 @嗝 @hzfsjxyxpy @墨鱼、摸鱼 @就是喜欢帅哥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修喜剧人为了找老婆和叶凌宇的聊天记录

———————————————————

  壁炉里的火忽闪着,摇曳的火光闪在温如嵩呆滞的眼神里,逐渐黯淡。 

 

  把自己裹在高档蚕丝睡袍里的叶凌宇转身拉开可乐的拉环,倒进装了半杯红酒的高脚杯中,递给温如嵩。 

 

  “红酒兑可乐,尝尝。” 

 

  温如嵩摆了摆手,提不起任何兴致,叶凌宇见自己惯用的不正经伎俩并无法使温如嵩舒心,只好拉过另一把椅子,和刚才的对坐在壁炉前。 

 

  “上次从这儿回去之后,你俩吵架了?”叶凌宇推了推眼镜,他的眉目儒雅,平时笑起来总给人一种值得交付的感觉。 

 

  这栋别墅是叶家的老宅,叶凌宇父亲那边家大业大,常年不在国内,母亲生了他之后离婚净身出户,卯着一口气南下经商,现在在外省的生意同样风生水起,这房子落在不着调的叶凌宇手里,算是玩出了花样。 

 

  提起前几日的经历温如嵩叹了口气,摇着头没有吱声。 

 

  叶凌宇自然清楚温如嵩上大学时候就养成的脾气,好心宽慰着:“其实你可以和你家那位聊聊的,我看他应该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他问我要不要试试……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这才跑到这来了。”温如嵩轻声解释着。 

 

  叶凌宇被他这些年一点都没有长进的薄脸皮逗笑了,“你就和他直接讲呗,你说你雷点有点多,能接受的花样很少,接受的程度也要轻,算了太麻烦了,你就直接跟他说其实就是上床的时候整点新鲜的,平时该咋样还要咋样。” 

 

  纵使叶凌宇在温如嵩面前已经收敛了许多太直白的用词,但温如嵩还是被他这一串话说得不自在,他的身体向前探去,靠近播撒着温暖的壁炉,良久才问出一句。 

 

  “那如果他和我喜欢的不一样,他想尝试其他的呢。”温如嵩顿了顿,长叹了一声,“我不想让他不高兴。” 

 

  在一起之后才发现彼此有着共同的癖好,是刺激同样也是冒险,两人处于同一片森林,采摘着自己的树叶,却无法知道两人手中的树叶脉络是否吻合。 

 

  尤其对于温如嵩而言,他手中的树叶有着最稀奇的条纹,握在手心被汗水浸湿也不敢拿出来面对。 

 

  “温仔啊,这种事情我们劝再多也没用,你俩得好好面对。”叶凌宇话风突然一转,温润的眼神变得犀利,“但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都是你的自由,找到合适的人确实难,但这都不代表你有错。” 

 

  入口处传来门铃声,温如嵩惊讶的向外望去,转回头时对上叶凌宇的眼睛,明白了叶凌宇的用意。 

 

  打开门是阴沉着脸的曲修焦急的在门口踱步,送温如嵩出门时,叶凌宇拍了拍他肩膀,恢复了平日不着调的样子,“回去好好聊,但也悠着点,别跟上次似的,那么疼你都不知道吭个声。” 

 

  这话是委婉说给曲修听的,看他脸上气到狰狞的表情,叶凌宇着实有点不放心。 

 

  毕竟这要是自己的人,上个床都要跑,非得捆到床上抽到下不来床才罢手。 

 

  望着两人开车远去的身影,叶凌宇垂眸自嘲的笑了笑,又有什么用呢,他在圈里靠残暴出名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自己养了几年的奴不还是出轨跑了。 

 

  叶凌宇越想越觉得心烦,关上门回屋给齐逾明打电话,叫他过来陪自己喝酒。 

 

  回去的路上温如嵩有意坐在后排,看不见曲修的表情让他稍稍安心了些,但这短暂的自我麻痹并不能解决弥漫在车内的低气压。 

 

  车快开到小区的时候,曲修突然问到,“吃饭了吗?” 

 

  温如嵩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坐在后排,又开口小声说了一句吃过了。 

 

  他听到曲修冷哼了一声,随后把车开进了小区地下车库。 

 

  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到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温如嵩眨着眼看着客厅墙上的时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解释。 

 

  “先洗澡,洗完了咱俩好好谈。” 

 

  曲修这话说的咬牙切齿,温如嵩飞快的低下头,去卧室拿洗完要换的睡衣。 

 

  跟在他身后一起进了卧室的曲修接过他刚找出来的睡衣,当着他的面放回衣柜,不紧不慢的关上柜门,“洗完了直接出来。” 

 

  一直到热水冲刷在脸上,回味着这句话的温如嵩依然觉得脸上热的更厉害,他稍稍关小了水流,锁上卫生间的门后找出清洗要用的工具。 

 

  尽管知道清洗后面时不会发出太大声音,但处于心理作用,温如嵩还是习惯用水流声掩盖住。 

 

  温如嵩向来这样,锁上门自己折腾许久,让曲修在外面觉得自己像个欲求不满的怨妇,最后再看到温如嵩淡漠的模样,什么兴致也都没了大半。 

 

  但显然今天的曲修并没有这么想,只是耐着性子等着温如嵩洗完。 

 

  慢悠悠吹完头发的温如嵩再也找不出其他拖延时间的方法,他犹豫的看着脏衣篓里刚刚换下的衣服,抬头时不经意瞥到镜子雾气里自己紧实的肌肉线条,愣了神。 

 

  温如嵩深吸了一口气,就这样一丝不gua的走出了浴室,可走了没两步就脚下发飘,别过头不敢看靠在床头的曲修。 

 

  曲修依旧穿着出门时的衣服,衣冠整齐的样子让温如嵩的羞耻感更甚,他停在离床边几步路的距离,摊着手不安的偷瞄了一眼曲修。 

 

  强撑着冷静的曲修喉结发紧,温如嵩的身材一直很好,该有的肌肉都有却没有那么夸张的健硕,加上白皮的肤色恰到好处,很难有人能把持得住。 

 

  曲修感受到当自己逐渐靠近时温如嵩愈发急促颤抖的呼吸,心里揣摩着分寸,把手伸到温如嵩腰后。 

 

  僵在原地的温如嵩以为他要抱住自己,刚羞涩的垂下头,紧接着身后猝不及防被狠狠扇了一掌。 

 

  “去墙边站着,等我洗完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温如嵩满意的看着眼神里带着震惊的温如嵩,又扬手落下一掌催促着,“你想先被打一顿再去罚站吗?” 

 

  自己也是快三十的人了,带着新鲜的红掌印对着白花花的墙壁罚站,连最起码遮羞的衣服都不被允许穿,温如嵩羞臊不堪,身后酥麻的感觉和传入耳的水声时刻提醒着他一会儿可能会到来的事情。 

 

  温如嵩在惶恐中又带着隐隐的期待,从曲修刚刚的巴掌和暧昧的气氛中能感觉出这次和上一次彻头彻尾的惩罚完全不同。 

 

  浴室的水流声戛然而止,也打断了温如嵩的胡乱猜想。 

 

——————————————————

回礼彩蛋是曲修喜剧人为了找老婆和叶凌宇的聊天记录

 今天正文的修哥不太喜剧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66)
热度(2831)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