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十)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Y U @泪落无声 @啵脆 @君归否 @沐子 @就是喜欢帅哥 送的很多奶茶和🍬,还有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喜剧人的霸道总裁梦

————————————————————

  浴霸灯照得淋浴间暖烘烘的,被放下来的温如嵩反应过来曲修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眼神躲闪着不知该看向哪里,他尝试推了推曲修的肩膀,示意他出去。 

 

  这么多年,两人还从来没有一起共浴过。 

 

  曲修转过身把他挡住,拧开的花洒流出尚未到达热度的凉水,他伸手试着水温,确认温度合适了才侧过身让出空间,自己拉开淋浴间的玻璃门,出去披上浴巾在外面等着。 

 

  热水拍打在身上让温如嵩安心了不少,虽然一时不能接受和曲修一起共浴,但看到曲修放好热水后离开的背影还是让他有些伤神。 

 

  他刚刚不该那样冲曲修吼,即使这样曲修还是照顾着他的心情,床笫间的欢愉也是顺着他的心意,却因为莫须有的原因还要面对他的冷淡和逃避。 

 

  温如嵩无法从任何角度给自己一个心安理得的交代,对自己对曲修都是如此,热烈的情欲之后是疲乏无助的茫然感,他只想缩回一个没人的角落熬过这段漫长的时间。 

 

  简单冲洗完的温如嵩用浴巾擦干,这才注意到自己依然没有睡衣可以穿,镜子里的面孔又红了起来,他想叫曲修帮他拿,又怕再得到一个不被允许的命令,他不想拒绝曲修,但实在无法继续让自己承受更多的羞耻感。 

 

  浴室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曲修把温如嵩的睡衣放在门口的架子上,随后掩上了门。 

 

  等到温如嵩换好睡衣出来,曲修只是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进浴室开始冲洗。 

 

  卧室里暂时正剩下温如嵩一个人,他到床上趴好,身后没有很痛更多的是酸胀感,活动起来难免有些不适,他盖好被子翻身侧躺着,手臂和双腿弯曲蜷缩着,被用力拉拽的被子将他紧紧包裹成一团。 

 

  “温仔。”带着舒适温度的身躯贴在他身后,曲修揉了揉他的肩膀,温声叫着。 

 

  “嗯。” 

 

  熟悉的亲密称呼缓缓而至,温如嵩鼻尖一酸,缩紧被子蒙住半张脸。 

 

  这么这么大人了一点长进都没有,温如嵩仿佛看到了十多年前为了几句刻薄的话蒙着被子伤神的自己,他睁开眼,曲修的手掌刚好挡在他眼前。 

 

  “温仔,你也知道你是我初恋,又一起过了这些年,我不知道别人什么样,但你是什么样子我就喜欢什么样子。” 

 

  曲修缩回试探的手,枕着手臂躺在温如嵩身边,他顿了半晌,然后轻笑着揉了揉温如嵩的发顶,“你说你,心里真能藏事,朋友啊癖好啊俱乐部啊过去啊,全都不肯说,就不能和我学学吗?我当初可是把我高中翻墙出去帮人打架的小事都告诉你了。” 

 

  曲修的自言自语没有换来回应,他塌下肩膀,揉了揉绷紧的眉心,打起精神,“没事,日子总要过的啊,咱俩可是办了酒席没地方领证的交情,到时候你要是想和我离婚,得先给我搞来个结婚证再谈。” 

 

  说笑的话突兀的回荡在卧室,曲修无声叹了口气,坐起身准备回客房睡一晚。 

 

  “曲修。” 

 

  两人同时愣在原处,那一刻温如嵩脑海里涌出了很多他曾担心曾忧虑过的问题,可他也知道曲修坚定不移的回答已经在漫长岁月中得到过见证,但那些深埋在心里的伤痂在幽暗的角落无法自愈。 

 

  “吴冠言以前跟我讲,就是我前…任和我讲。”温如嵩顿了顿,没等到曲修的打断才继续开口,“他说同性恋本来就很恶心,而且早晚有一天会变回正常人去结婚生子的,他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一辈子。” 

 

  温如嵩的手指狠狠掐在被角,他自嘲的笑了笑,眼前是自己十八九岁时的样子,一幕幕浮光掠影,在他麻木的回忆神经上肆意啃咬。 

 

  曲修躺回温如嵩身边望着他的后背,思索了片刻又从床上下来,绕到另一侧,挤上温如嵩身前窄窄的床沿,轻轻掰开温如嵩攥紧被子的手,钻进温暖的被窝和温如嵩紧紧贴在一起。 

 

  “他还说什么了吗?“曲修听出了他的欲言又止,环抱住温如嵩轻声在他耳边问着。 

 

  “他还说…和男人上床很恶心。”温如嵩仿佛沉溺于深海的漂泊者,浮沉中抱住了面前唯一一处温暖的稻草,“和我上床让他觉得很恶心。” 

 

  燎原烧起的怒火暂时掩盖了曲修心里的不解和疑惑,他用力抱了抱怀里的温如嵩,从来没有觉得怀里的人像现在这样无助过。 

 

  “可我还是以为他就是嘴上说说,我还给他看5m的视频,然后……” 

 

  不堪入耳的话让温如嵩难以启齿,可偏偏这些话烙印在心上,这么多年一个字都没有忘过。 

 

  每当他以为自己可以忘记的时候,旧事总会带来彻夜的梦魇。 

 

  “温仔,不用说了。”曲修意识到这是温如嵩在一点点剥开自己脆弱的保护膜,黏连起的肌肤撕裂出经年累月的疤痕。 

 

  他的吻落在温如嵩脸颊,姗姗来迟,却又足够及时。 

 

  “我很爱你。” 

 

  曲修知道自己嘴笨,刚在一起情浓时也只会说些爱啊喜欢啊这类的情话,有时候挂在嘴边,温如嵩只是淡淡笑着回应,他以为是自己说的多了双方都会腻,时间久了更多的爱意收敛在烟火气中,他们很少再像少年大胆又炙热的倾诉爱意。 

 

  可他现在很后悔,这些年没有用这些最简单的情话去添补温如嵩心中的沟壑。 

 

  在温如嵩的十八九岁,少年的爱真挚而灿烂,可陪在他身边的人却用一场无疾而终的初恋来告诉他,这些爱下贱到令人唾弃。 

 

  曲修的手贴在温如嵩身后,轻轻揉了揉,柔声问他还疼不疼,温如嵩摇了摇头,他从没怀疑过曲修对他的爱,也没动摇过自己对曲修的感情。 

 

  所有的过往一层层画地为牢,他在原地与曲修凝望,伸出的手相握,却始终未能鼓起勇气逃离,这么多年,他只是放不过自己而已。 

 

  “曲修。”温如嵩想说的话堵在喉咙,迈出的第一步耗尽了他积攒太多的坚强,最简单的一句话到了嘴边却迟迟发不出声音。 

 

  曲修的吻再次落下,滋润着濒临枯竭的心,他明白温如嵩想说的话,给出了自己的回复。 

 

  “我也爱你。” 


——————————————————

回礼彩蛋是修哥喜剧人的霸道总裁梦


温仔的心理阴影不止来自于前男友的羞辱

心理阴影一共有三重,这只是第一层而已

但温仔已经开始走出来了



   

 

  

评论(128)
热度(2332)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