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十一)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送礼物和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喜剧人每晚躺在床上想什么

————————————————————

  过完国庆假最后一天,日复一日的生活还要继续,假期的两段插曲让两人的气氛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不用了,你中午别过来了,我自己随便吃点就好了。”温如嵩一边拒绝着一边随意敲打着键盘,但他知道曲修还是会来的。 

 

  之后的工作日曲修不太忙的情况都会抽时间到温如嵩公司楼下,叫他一起过来吃饭,两人坐在一起聊些琐事,心照不宣的在共同面对和解决之前寡淡生活中的小问题。 

 

  从那晚温如嵩讲了自己过去的事情之后,曲修不想再让他太快去袒露疤痕,在床上也收敛了很多,之后一周多也赶上国庆回来两个人都经常加班,基本上躺到床上就晕沉沉睡着了,没有心思再去提其他事情。 

 

  时间悄无声息的过了半个月,出门时的衣服添了一层,压死抽屉下的围巾也到了拿出来的时候。 

 

  周五晚上两人难得都没有加班,回到家里温如嵩在厨房炒菜,曲修则去卧室把厚衣服收拾出来,房间里弥漫着炸鸡翅的蒜香味。 

 

  厨房的抽油烟机声消失,曲修从卧室出来,看到温如嵩坐在餐桌旁,眼神空洞的盯着手机。 

 

  “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吗?”曲修走过去低头望向手机,却被温如嵩用手挡在了屏幕。 

 

  理清了思绪的温如嵩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会造成心虚的错觉,挪开手指了指屏幕,“我爸妈给我发消息,约我明天去谈……遗嘱的事情。” 

 

  在一起这么久,曲修从来没见过温如嵩的家人,刚在一起是甚至没有听温如嵩提起过,他猜测可能是已经不在了,便没有多问。 

 

  那时候温如嵩的世界里就只有自己,曲修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哺育他成长的痕迹,没有朋友,没有父母,甚至好像没有属于温如嵩的记忆和过去。 

 

  两人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春节,曲修和家里人出柜,带着温如嵩回去过年,在曲修父母热情的招待中,温如嵩告诉曲修,他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因为和家里出柜断绝了关系。 

 

  自小生活在一个开明家庭中的曲修有些不理解,但温如嵩不愿意再多说,他也就没有追问。 

 

  也许是因为曲修的家庭环境,他的父母都不是会去约束子女的人,每个人过好各自的生活便足够了,所以曲修没再过问过温如嵩的家事。 

 

  而这么多年,温如嵩也确实从没回过父母家。 

 

  曲修坐到温如嵩身边,没再看屏幕上的话,他捏着温如嵩绷紧的肩膀揉了揉,笑着说道:“明天吗?要不明天我陪你买点东西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空着手是不是不太好。”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温如嵩的脸上笼罩着阴云,他轻叹了一声,站起身继续去厨房做饭。 

 

  在曲修的心里始终没觉得这算件大事,但看到温如嵩脸上明显的忧虑,他也跟着开始担心,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本来想问温如嵩要不要起来做一次,看到温如嵩已经睡着,只好在他侧脸偷偷落下一吻。 

 

  第二天约的是下午,温如嵩穿戴好略显正式的衣服,曲修有些不解的望着他,温如嵩被看得不自在,解释说是他妈妈叮嘱他让他穿正式一点。 

 

  纵使曲修心里不明白为什么见父母还有穿得正式,但还是过去帮温如嵩打好领带,又把他送下楼,自己才上楼解决工作上的一些事情。 

 

  其实从温如嵩看到见面地点约在一家咖啡馆时,他就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不是一次简单的见面了,当他推开装修典雅的店门,静谧的店里只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坐在桌前喝着咖啡。 

 

  温如嵩瞬间觉得头皮发麻,他心里涌出厌恶的情绪,面沉似水的走过去,指了指女人对面的座位,“是温叔约您过来的吗?” 

 

  一心想着怎么找借口搪塞相亲对象的季茹淡淡瞥了一眼温如嵩,点了点头,托着腮继续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 

 

  两人尴尬的对坐,谁也不想先开口说话,温如嵩胃里一阵干呕,为他父母这么多年仍不忘骗他出来相亲的行为感觉难堪,也为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感到愧疚,更为了用遗嘱这种事情骗他出来的借口感觉恶心。 

 

  “不好意思。”温如嵩推开面前的咖啡,“我不太清楚我家里是怎么和你讲的,但我并不想结婚,很抱歉让您白跑一趟。” 

 

  面前的女人举手投足带着优雅的风韵,她低着头微微露齿的笑了,“没关系的,都是走个流程,我领导和你妈妈是朋友,听说我单身就把我推给了你妈妈,我领导那个老太太古板得很,我三十多不结婚在她眼里就好像个外星人一样。” 

 

  不掺杂其他情绪的玩笑话让两人之间的氛围轻松了许多,温如嵩看着眼前比自己还稍长几岁,一颦一笑成熟端庄的女人,这场以隐瞒为前提开始的相亲让他不得不背负上来自他父母一方的负罪感。 

 

  “真的很抱歉,其实我已经很多年没和我家里联系过了,如果以后他们或者您领导再骚扰您的话……”可能是压在心底喘不上气,温如嵩思来想去也没想出来一个合理的拒绝理由,“您就是您看不上我。” 

 

  这些年没少被各种人安排相亲的季茹忍不住被他真诚的态度逗笑了,她看了眼时间感觉差不多了,把手机递过去,“加个微信吧,没准以后能交个朋友。” 

 

  起身送走季茹之后,温如嵩坐回桌前,喝着杯里已经凉透的咖啡,强烈的颓废感和厌恶笼罩着他,让他喘不上气。 

 

  身后的一只手重重拍在他肩膀,“温仔,正装咖啡配美女,没猜错你这是出来相亲了吧?” 

 

  温如嵩惊出了一头冷汗,他回过头,齐逾明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旁边的叶凌宇则皱着眉打量着他。 

 

  但好在不是让曲修知道了,温如嵩擦去手心的冷汗,有些惊讶叶凌宇和齐逾明最近频繁的联系,强壮淡定的想和两人解释。 

 

  “温仔,这我就得说你几句了,我玩的花归玩的花,但我不一边谈着对象一边出来骗姑娘。”齐逾明一脸嬉笑模样,说的话越来越难听,叶凌宇注意到温如嵩黯淡下去的眼神,走过去抬腿踹在齐逾明小腿。 

 

  叶凌宇扶了扶眼镜,镜片后的眼神冷锋般抛向齐逾明,“你怎么开口说话就和疯狗咬人一样啊?这应该给你戴个口栓再出门。” 

 

  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么调侃让齐逾明很不自在,他讪讪拍了拍温如嵩肩膀,“我们还有事儿,叶凌宇得去陪我谈个合作,有啥事咱们微信聊,你可别真的背着曲修干点有的没的。” 

 

  温如嵩一个人窝坐在咖啡店的软包座椅上,杯里的咖啡寒凉到钻心,他抿了两口,苦涩一下子注满了微弱跳动的心脏。 

 

  这次就还是不要告诉曲修了吧。温如嵩这样想起,他站在咖啡店的门口,看着面前三三两两走过的人群,苦笑了笑,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评论(81)
热度(215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