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五)

年下小甜文

表白🌟


感谢送礼物和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以后谢云安给小季读情书的小甜饼

———————————————————

  周五晚上学校附近的商场大多都是放假的学生,两人刚才耽误了一会儿,路上谢云安又走得慢,到了商场时几乎找不到有空位的餐厅了。 

 

  “让你走这么慢,不还是得在外面站着等?”季湘迦虽然嘴上揶揄着,但还是拉着谢云安找了个能坐着等位的餐厅。 

 

  “那能赖我吗?”谢云安理直气壮的话说了一半,感觉到季湘迦眼神不对劲,讪讪咽回了后面的话。 

 

  刚认识的时候季湘迦也不是没嫌过谢云安记吃不记打的毛病,还有他这种永远占理似的嘴,但时间久了这些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让季湘迦更清楚的体会着谢云安的跳脱的性格。 

 

  这半年多的经历密密麻麻编制成网,喜怒哀乐一一俱全,是只属于两个人的回忆,季湘迦沉默了许久,忍不住抿嘴偷笑了笑。 

 

  说来确实奇怪,他们两个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齿轮转动,却意外发现严丝合缝的契合。 

 

  “不过话说回来,你写的字确实好看。”谢云安若有所思的靠在等位的沙发上,“但是我觉得我坚持练练应该也没问题。” 

 

  季湘迦着实佩服他的自信,噗嗤笑了出来,“刚让你练几天你就烦了,你能坚持下来干点啥?” 

 

  被戳到痛处的谢云安一下子来了精神,不假思索的回应着,“我坚持下来的事情多了,我都连着写了好多年日记了。” 

 

  话音刚落谢云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别过头眼神转向手机,正好餐厅门口的广播叫到了他们两人的号码,季湘迦来不及好奇追问,就顺着摩肩接踵的人潮涌进了餐厅。 

 

  中规中矩的川菜馆,两人点了几个菜边吃边聊着最近学校的事情,谢云安兴致盎然的讲着下午课上的趣事,季湘迦一心揣摩着该如何去讲出自己想说的话,敷衍的点着头。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谢云安眨了眨眼,夹了一块鱼肉到季湘迦碗里,声音有些丧气的低了几分,“你还在生气我找代写吗?我没想着骗你的,你别多想,我只是想每天在自己的里面掺两篇代写的,要不然每天罚写写的手都要断了。” 

 

  虽然这个解释在季湘迦眼里其实没太大差别,但毕竟在这件事情上他不打算较真,更不会为此再和谢云安发火,他抬起头看着对面茫然冲他眨着眼的谢云安,烦躁的心更强烈的跳动着。 

 

  “没有,我在想事情。”季湘迦低下头继续挑拣着盘里的辣椒,把剩下的肉块拨给谢云安,“一会儿再跟你说。” 

 

  商场的环境太吵,吃完饭季湘迦说他晚上回宿舍有学生组织的工作,想早点回去,谢云安知道他这学期被院里推到了校团委,自然要更忙一些,也没有多想,跟着季湘迦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学校宿舍后面有一条空旷昏暗的小路,夏天的时候不乏情侣来这边散步,初春的夜晚还很冷,两人走在路上,远去的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拉长。 

 

  “还挺冷的。” 

 

  谢云安嘟囔着,他低下头看到季湘迦的鞋带开了,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两人刚认识的时候在操场跑步,季湘迦蹲下身帮他系鞋带的样子,脸上隐隐发烫,伸手拉住季湘迦让他停下。 

 

  一路上季湘迦都像是有心事的样子,谢云安想着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他不好多问也没有经验劝慰,只好思索着有没有什么小事可以让季湘迦放松一些。 

 

  他蹲下身,一眨眼的功夫系好了鞋带,站起身和一脸懵的季湘迦对视。 

 

  “你…干什么啊?” 

 

  本以为季湘迦脸上会有笑意的谢云安有些尴尬的躲开目光,他自然不会承认想讨季湘迦开心些的心思,无声翻了个白眼,双手插兜快步往前走去。 

 

  “行了,别墨迹了,你不是回去还有事呢吗?”谢云安一边说着一边摆了摆手,转过头才发现季湘迦还愣在原地,没有跟过来。 

 

  两人隔着路灯晕染出的淡淡光影中对视,学校后的荒芜空地上挂着一轮明月,季湘迦想起了很久之前读过的一首诗。 

 

  “我给你我写的书中所包含的一切悟力、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谢云安愣住了,路灯下的他看不清黑暗中季湘迦的表情,刺眼的光线让他的眼睛酸涩,下意识接了一句:“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季湘迦向他走过来,跨过明暗交界线,站在谢云安面前,真诚的话一字字散入风中,融化在黯淡的路灯下。 

 

  “谢云安,你有没有想过改变一下咱们之间的关系?” 

 

  谢云安浑身上下的血液霎时间凝固了,他惊慌且震惊的往后退了半步,不用季湘迦说出口,他已经猜到了后半句话。 

 

  他望向月亮,再次想起古老的诗句,在贫穷的的街道,在破败郊区的月亮,回荡在耳边的话在试图留住他。 

 

  “谢云安,我喜欢你。”季湘迦充满磁性的声音因沙哑而变得更为低沉,“我不想我们的关系止步于此,我想和你以对象的身份一直在一起。” 

 

  “季湘迦。” 

 

  在谢云安二十年的人生经历里,他一个人无数次望向孤月留下悲哀,他盼望过奢求过有人在绝望的落日中姗姗迟来,却忘了去学会如何走向黎明。 

 

  他好像明白季湘迦的话,又好像不明所以,在他贫瘠的人生里,亲情友情和爱情都未曾出席过,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一份摆在他面前的爱意,更不相信自己可以承担起季湘迦的爱。 

 

  路灯的光打在谢云安身上,他抬起头,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梦魇里挥之不去的医院走廊,那个把他从医院抱回家的人。 

 

  那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烙刻在心上,对于感情的模糊认知。 

 

  和季湘迦在一起这么久,久到谢云安以为日子就该如此了,嬉笑打闹着,可他突然意识到了,需要给两人的关系写出一个准确的定义。 

 

  “对不起,我……不知道…” 

 

  谢云安低下头,声音颤抖的道歉,他害怕季湘迦会决绝的离开,让过去的一切在这个荒凉的夜晚变成泡影。 

 

  “谢云安。”季湘迦轻声开口,伸手想握住谢云安的手,却因为谢云安向后的躲闪悬而未落。 

 

  谢云安向后退去,一直退到路灯照不亮黑暗的森林中,他停下脚步,想再次为自己的逃避道歉,却想起了之前几次挨罚后听季湘迦讲道理的样子。 

 

  谢云安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深吸一口气转身往宿舍跑去,留下季湘迦一个人站在路灯下,久久没有回过神。 

 

  季湘迦困在脚下的光圈,低着头踱步了许久,迟迟没有再踏入黑暗,他笑了笑提着脚下的石子,眼圈却倏地红了起来,他很久没有因为其他的事情哭过了。 

 

  他的困惑、危险和失败并没有留住谢云安。 

 

————————————————————

 回礼彩蛋是以后谢云安给小季读情书的小甜饼


后半段用的意象来自于博尔赫斯的诗

这也算是个小伏笔,后面会有对应

不会虐的,给谢云安一个心里转变的过程


 

  

评论(64)
热度(1208)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