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六)

年下小甜文

过个渡,明天就亲亲了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尘萦 @嗝 @巳日时君 @鹤川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其他人为了安安和小季这对CP有多操心

——————————————————

  白澍回到宿舍的时候还亮着灯,谢云安蒙在被子里好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的洗漱完关灯上床,漆黑中隐约听到谢云安的抽噎声。 

 

  往常的周末谢云安都会和季湘迦出去玩或者一起学习,但这次却不知为何,谢云安颓废的在宿舍打了一整天游戏,输赢都没有任何反应,响起的音效回荡在宿舍,吵的白澍有些头疼,但看到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就任由他这样胡闹下去了。 

 

  晚上白澍和安南一起去吃饭,闲聊时安南说起季湘迦在宿舍丢了魂似的躺了一天,不知道是不是俩人吵架了。 

 

  “估计是吧,谢云安那个性子,换成别人早不管他了。”白澍轻飘飘说着。 

 

  谢云安一天的饭都是在宿舍吃的泡面,晚上白澍回来的时候特意带回来一份炸串,但和昨天一样,谢云安又是早早就躺到了床上。 

 

  白澍有些无奈的把炸串送到安南宿舍,想问季湘迦吃不吃,季湘迦同样躺在床上摆了摆手,说他不饿。 

 

  在两人朝夕相处的这么久时间里,除了之前季湘迦生日那天的争吵,除此之外还没有这么久不联系的情况。 

 

  明明一切联系方式都还在,明明宿舍离着那么近,可偏偏没有人去迈出这一步。 

 

  谢云安又一次蒙着被子到深夜无法入睡,他揉了揉眼睛打开手机,凌晨两点的寂静让他陷入更深的孤独之中,他想如果这是在季湘迦家,他睡不着可以抱着被子去季湘迦的房间,厚着脸皮挤在他身边把他晃醒聊天。 

 

  但现在这些已经不可能了。 

 

  谢云安揉着发酸的鼻子,尝试给关系好一些的人发消息问他们睡没睡,找来找去却发现能发消息的人屈指可数。 

 

  最后他给谢云舒发了消息,但他知道不会等来回复,关上手机准备闭上眼去逃避无人应答的现实。 

 

  枕头下传来震动,谢云安慌乱又急切的翻出手机,看到居然是叶梧发给他的消息。 

 

  “你哥还在忙,让我问问你这么晚了是出什么事了吗?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讲也行,我不告诉你哥。” 

 

  谢云安嘴角抽搐了一下,面对叶梧一次又一次的好意他总是习惯性忽略,但如今这好像是唯一愿意听他倾诉的深夜树洞。 

 

  手指飞快的敲打在屏幕上,谢云安写了又删反复几次,他猛然想起过年时对叶梧出言不逊的话,突然没脸再和叶梧多说什么。 

 

  “没关系的,你别多想,我没生你气。” 

 

  谢云安一边感慨叶梧心思细腻脾气好,一边委婉的说出他和季湘迦闹了些不愉快,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很僵。 

 

  “你和谢云舒,当时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这个问题一直卡在谢云安心里,今天终于有机会问出来,隔了许久之后叶梧发过来了长长的一段话。 

 

  那段话里讲了叶梧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对谢云舒长达十年的暗恋和追逐,以及叶梧毕业后进入公司后的故事,一件件小事铺开陈列,细数着一段陈年老酒般醇厚的感情。 

 

  这些话谢云安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字里行间都是叶梧对谢云舒的爱意,他从床上坐起身一个人发呆,这个故事里的主角他再熟悉不过,而故事里的爱意却是他始终遥遥相望的。 

 

  “有什么事情你还是要和季湘迦好好聊,他心里太能承事,总让他一个人扛着他也不好受。”叶梧继续开导着,“其实我们都能看出来的,你俩感情还是很好的。” 

 

  谢云安想起过年时候带季湘迦回去引起的误会,又揣摩着叶梧的话,追问道:“那在你们看来,我平时和季湘迦相处的时候,我对他到底怎么样?” 

 

  “你对他很好啊,能感觉出来你也很喜欢他。” 

 

  放下手机的谢云安重新蒙上被子,黑暗和慌乱压的他喘不上气,混沌感让他仿佛正在下坠,却不知还会不会有人用怀抱接住他。 

 

  在模糊的梦里,他又一次走进那条没有尽头的医院走廊,人群的吵闹声和消毒水的刺鼻味道,一切都那么真实,可他伸出手,却触摸不到那个接他回去的背影。 

 

  再睁开眼已经是周日中午,谢云安爬下床吃完最后一桶泡面,躺回床上打了一下午手游,空荡荡的宿舍让他疲乏,换好衣服打算出门走一走。 

 

  下午的太阳暖洋洋的,晒在身上很舒服,操场上许多嬉闹的学生,谢云安插着兜站在入口处,脸上的阴郁和其他人脸上的笑容格格不入,让他不想再踏入半步。 

 

  “谢学长吗?”温柔的女声从身后传来,谢云安回过头,带着白色贝雷帽的短发女生扑闪着灵动的双眼冲他挥手。 

 

  谢云安一时间没认出来面前的女生,直到看到旁边的莫羽,才后知后觉这个面熟的女生是许久未见的刘淇清。 

 

  “哦哦,你剪了短发我都没认出来。”谢云安打起精神笑了笑,“短发也挺好看的。” 

 

  莫羽被他这直球的寒暄逗的连连发笑,搂着刘淇清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 

 

  “真的假的?”刘淇清的声音总是文文弱弱的,她又看向谢云安,柔声说着,“挺好的啊,谢学长和季哥一看就很般配。” 

 

  被戳到烦恼之处的谢云安尴尬的挠了挠头,他扫了一眼笑容灿烂的莫羽,尽力转移着话题,“咳咳,后来宋逸之那个人渣没再找过你麻烦吧?” 

 

  “不会了,我那时候真的是傻,还舍不得他,搞得最后事情闹了那么大。”刘淇清露出腼腆的笑容,“幸好当时碰到了你和季哥,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能干出什么傻事。” 

 

  刷着手机的莫羽走过来大大咧咧抱住刘淇清,拉着她准备走,“好了好了,都过去这么久的事了没必要煽情,快走了,方馥嵘还等咱去玩密室呢。” 

 

  两人穿着毛茸茸的棉服像两只小兔子似的跑走,谢云安一个人继续站在操场入口发呆,人群来来往往,他置身事外,却又仿佛总能看到过去点点滴滴的影子。 

 

  谢云安坐在操场的草坪,一直看着太阳西下,人影散乱,操场四周的照明灯亮起,他抬手挡在眼前,望着天边若隐若现的月亮。 

 

  季湘迦靠在宿舍阳台的栏杆,空气中弥漫着舍友刚刚抽烟残留的尼古丁,他深深吸了一口,在躁动的胸腔里冲撞,麻痹出短暂的清醒。 

 

  季湘迦宿舍的阳台可以望见宿舍楼前的操场,透过昏暗他看到有人站在操场望着他,他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时那个影子已经没有了。 

 

  谢云安站起身,他远远望着宿舍楼的方向,那里有很多栋宿舍楼,每栋宿舍楼有许许多多的窗户,可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靠在栏杆上的身影。 

 

  遥远黑暗中的影子模糊,却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季湘迦的样子。 

 

   

————————————————————

回礼彩蛋是其他人为了安安和小季这对CP有多操心


突然感觉快完结了x

后面应该会压缩一些剧情


这两天有点emo,想写点轻松的东西

但兜兜转转总会把人物设计的越来越复杂

比如隔壁温如嵩x

讲真每一个我写过的人物我都是要复述出来他完整的成长经历的,主角和配角都是如此,不管有些会不会写出来,但在人物构思的时候会去填充很多的人生经历,家庭环境,来支撑他现在的行为逻辑和思维方式

有一些小想法或者小伏笔被get到的时候真的会很开心,比如上一章谢云安说他这些年坚持写日记,评论区有人问是不是小季以后会看到他的日记x


评论(72)
热度(1069)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