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十二)

真·腹白攻·假·冷淡受

今日唯一快乐源泉是修哥生气给的


感谢@嗝 @司野. @hzfsjxyxpy @高鹤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喜剧人生气应该怎么哄

——————————————————

  虽然是周六,但曲修临时需要加班开一个线上会议,整个下午忙前忙后准备开会需要的项目文件。 

 

  曲修的公司比温如嵩工作的要大许多,学历和资历摆在那,这两年曲修升的也快,当个小领导手底下管着几十号人。 

 

  年轻的时候曲修喜欢出去玩玩,现在即将步入三十岁的门槛,除了枯燥的工作以外,他的世界也变得简单起来,就只剩下了温如嵩。 

 

  收到齐逾明消息的时候,曲修正在会议中和另一个下属商讨项目流程,他一贯没什么架子,会议中比较随和,在拿过手机瞥见齐逾明发来的照片时,唰的沉下来的脸色把正在复述规划的下属吓得不轻。 

 

  这绝对是曲修开的最严肃的一次会议,公司的人很少看见他板着脸一言不发的样子,平日里正常的研讨环节成了小心翼翼的询问,即使这样曲修阴沉的面色依旧没有一丝波动。 

 

  方案最终被曲修拍板决定,草草的结束了会议,曲修关闭会议软件,望着窗外渐黑的天空,去厨房煮他的挂面。 

 

  曲修感觉可能是因为每次煮挂面的时候都带着心事,所以才会煮的这么难吃,他捏着鼻子塞了几口,把筷子一扔靠在餐椅上开始胡思乱想。 

 

  等温如嵩回来的时候,只看到曲修对着一晚飘着青菜叶的挂面汤愣神,还有被他扔出去的筷子孤零零的一边一根。 

 

  “怎么不等我回来做饭?”温如嵩皱着眉有些嫌弃的把那碗可以预测到难吃的面端回厨房,打开灯准备简单再煮一碗。 

 

  曲修越想越气,他以为自己的姿态已经很明显是生气的表现了,可温如嵩不仅没察觉,反而对他的语气还带着些不满。 

 

  “温仔,你下午去聊的怎么样?” 

 

  温如嵩拿锅的手顿了顿,故意发出碰撞的动静,让自己的声音躲藏在聒噪声下,“就那样吧,我也挺多年没回去过了,和我父母多聊了几句。” 

 

  挂面的香气在厨房里飘出,温如嵩盛了两碗端到餐厅,坐下时看到了放在他面前的手机。 

 

  手机里是他下午在咖啡馆和季茹加微信时候的照片,不用问也知道是齐逾明拍的,温如嵩脸上的震惊转瞬即逝,恢复到那张没有波动的淡漠面具。 

 

  “第一次?”曲修满腔的怒火溢出胸膛,他迫切的想从温如嵩口里得出一个肯定。 

 

  可温如嵩只是拿起筷子,安静的吃了两口挂面,低着的头轻轻摇了摇,给出了曲修最不想看到的回应。 

 

  “温如嵩,耍人有意思是吗?”曲修手里的筷子狠狠甩在桌子上,弹飞后落在地上发出震人的声响,而坐在他对面的温如嵩依旧沉默的吃着碗里的面。 

 

  曲修气得咬紧后槽牙,硬生生憋住了难听的话,最后只是走过去一把抢走温如嵩面前的碗,恶狠狠凶道:“还吃?就你办这事还想着吃?欠该让你吃我做的那碗。” 

 

  手里还握着筷子的温如嵩垂着头,他听着曲修把碗放回厨房,又从他面前拿走手机回了书房,他始终不敢抬头去叫住曲修。 

 

  坐在书房办公桌前的曲修打开电影,心烦意乱的点开下周的工作文件,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他不明白温如嵩为什么要瞒着他去相亲,更不明白每天同枕而眠的爱人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他。 

 

  他听到外面传来水流冲刷洗碗的声音,气得冷哼了一声,自己被气成这样面都没吃两口,温如嵩倒是吃的心安理得。 

 

  耳朵敏锐的捕捉着外面的一切声音,曲修又听到浴室洗澡的声音,一拍桌子站起来在书房转了两圈,他想不到闹出这么大事温如嵩居然直接洗澡准备睡觉。 

 

  曲修刚准备出门找温如嵩问个明白,就听到向书房走来的脚步声,赶忙坐回桌前假装生着闷气在工作。 

 

  书房的门被推开,曲修有模有样的工作让温如嵩有些惊讶,按照曲修的性格生了气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嚷几句,然后穷追不舍的要他给出个解释,但曲修今天这样冷漠的反应让温如嵩心里一惊。 

 

  温如嵩走到桌前,他看到曲修浏览的工作文件,心慌的更加厉害,他在转椅旁蹲下身,冰凉的手搭在曲修腿上,探过身凑近了些,“修哥,今晚咱们……” 

 

  “不做,我还要工作,你困了就先去睡吧。”曲修不假思索的拒绝了温如嵩难得的主动,他瞥见温如嵩伸过来的手,挪动转椅往另一侧躲去,避开了温如嵩的手。 

 

  这次曲修给自己定下的立场很坚定,他需要温如嵩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关于他父母为什么给他安排相亲,安排过多少次,为什么始终瞒着他,他都要知道。 

 

  曲修不是不相信温如嵩和他的感情,也相信以温如嵩的人品不会真的干出龌龊的事情,但作为朝夕相处的爱人,他有权也必须知道这些事情。 

 

  被拒绝的温如嵩愣住了,红晕一点点从脸颊开始蔓延,他站起身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曲修如此盛大的怒气一时间如热浪将他炙烤。 

 

  温如嵩的脚步渐渐远去,曲修气得刚要拿起鼠标扔出去,脚步声又向这边走了回来。 

 

  一把厚木柄的发刷被温如嵩放在书桌上,曲修不解的盯着它,不知道这是什么新鲜的玩法。 

 

  “你…可以用它打我……”温如嵩的声音有些发抖,低着头继续解释,“用手你也会疼。” 

 

  曲修抿了抿嘴,打算冷着声音呵斥他拿走,现在不是玩这种情趣的时候。 

 

  温如嵩蹲下身,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书柜最下面的抽屉,从几本文件夹下面翻出了一个小箱子。 

 

  “这些是你之前买的。”温如嵩的话犹如一道闪电批在曲修波动摇晃的立场,“你想怎么用都行,罚我也行。” 

 

  曲修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喉咙有些发干,他抬起头极力克制住欲望和怒火交织的复杂情绪,拿起那把发刷在手里把玩着。 

 

  温如嵩这个样子,总是恰到好处的戳在他心坎里。 

 

————————————————————

回礼彩蛋是修哥喜剧人生气应该怎么哄


修哥:你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你怎么还不哄我!!!

 

  

评论(116)
热度(2269)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