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七)

年下小甜文

在一起🌟撒花


感谢@泪落无声 @巳日时君 @尘萦 送的奶茶和@嗝 @爫爫1412 @鹤川 @陌つ @.(中考暂退)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周杨回教室看到了什么

————————————————————

  周一上午的课谢云安听得云里雾里,他盯着手机上的课表,下午是他重修的周杨的语言学,之前两周因为他们年级有安排所以没有去,但这周开始理应去上课了。 

 

  谢云安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下午用什么理由请假。 

 

  要不直接旷课吧?谢云安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却后知后觉就算他逃课现在也不会有人跟他生气。 

 

  谢云安望着黑板上的PPT笑了笑,他还是说不清楚自己在季湘迦身上得到的究竟是什么,又应该如何回应给他。 

 

  午饭时谢云安去了很远的一个食堂,吃着干巴巴的炒菜,故意等到食堂人都走散了才回宿舍,他害怕在偌大的校园里不经意的偶遇。 

 

  安静的校园,没有人再和他一起打闹着回到宿舍。 

 

  下午季湘迦早早就出了宿舍,站在宿舍楼梯口翻着课本,直到手机上的时间提醒他再不出门就赶不上周杨的课了,他才叹了口气,背着书包一步一步往楼下走去。 

 

  这个故事好像戛然而止,有始无终,一切没讲完的伏笔江郎才尽,季湘迦苦笑着往教室走,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等着不回来的人。 

 

  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谢云安从床上翻下来,不管如何这样没理由的翘课让他心虚,他自嘲放到以前这些根本都不算事,心烦意乱的披上外套准备出去转一转。 

 

  谢云安漫无目的的转着,不知怎么的就到了教学楼前,吵闹的上课铃声渐渐飘来,他裹紧外套准备离开。 

 

  “诶你怎么又逃课?” 

 

  一下子被识破的谢云安吓得转过头,看到秦念抱着书笑盈盈向他走过来。 

 

  “被我说中了吧,一看你这心虚的样子就是逃课出来的。”秦念眉眼带笑的拍了拍他肩膀,“怎么了啊,看你一脸不高兴的,谁惹我亲爱的弟弟了?” 

 

  抬手间秦念手上的戒指很是显眼,谢云安转身看到路边骑在车上目不转睛盯着他的于如珩,想起了那日在酒吧秦念问他的问题。 

 

  “没什么事。”谢云安摇了摇头,“就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一个人。” 

 

  “这还不简单,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开不开心,想不想让他也开心,想不想和他抱在一起,看不见的时候会不会想他,有没有想过以后一直和他在一起。”秦念手边说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她回头看了一眼于如珩,转过头羞涩的笑了笑,“你没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说这些都很模糊,大家会觉得感情这个东西啊没办法衡量,稀里糊涂,但其实你真的遇到了之后,每句话每件事都是最好的答案。” 

 

  于如珩的摩托车呼啸而过,谢云安静坐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在心里叩问刚刚秦念说过的每一个问题,无一不是肯定的回答。 

 

  初春和煦的暖风拂过谢云安带着笑意的脸颊,他抓起地上踢成一堆的碎石子,扬在风里四处散落,然后他站起身,转身向教学楼里跑去。 

 

  从一楼到四楼的教室有着长长的台阶,谢云安踏上每一块光滑的瓷砖,细数着和季湘迦在一起时的过往,他们的每一次争吵,每一次约定,甚至他每一次狼狈的哭泣,全都收纳在心底最柔软的深处。 

 

  他想,他大概知道要如何去面对季湘迦了。 

 

  “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来晚了。” 

 

  周杨握着粉笔,带着些不满冲谢云安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找个位置坐下,然后继续抄写着板书。 

 

  谢云安穿过教室一排排座位,不去管其他人的眼神,径直走到最后一排的季湘迦旁边,他指了指里面的空座,压低声音问道:“我能坐进去吗?” 

 

  声音模糊到不真实,季湘迦抬头望着他,又飞快的低下头,屏住呼吸后再次抬起头,看向这张和几天前拒绝他时并无差别的脸。 

 

  “季湘迦你俩干什么呢?你快点给他挪个位置啊。”讲台上的周杨大声催促着,季湘迦这才回过神,站起身让谢云安坐到了里面的空座。 

 

  两人的位置紧紧挨在一起,季湘迦僵在位置上不知该说些什么,握在手里的笔胡乱在书上记着笔记,别过头不敢看向谢云安。 

 

  谢云安伸手从季湘迦的笔袋里翻出一根笔,又从桌兜季湘迦的书包里找出一个空白的笔记本,摊开放在桌子上写了一句话。 

 

  他捅了捅季湘迦的胳臂,把笔记本递给季湘迦。 

 

  “晚上去吃什么?” 

 

  季湘迦反反复复打量着这几个字,提笔在下面写到:“听你的。” 

 

  两人的目光在字迹中交汇,和往日相似的场景却让季湘迦红了眼眶,他不明白谢云安的回来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这场失败的告白之后两人又该何去何从。 

 

  谢云安把笔记本拿回来,夹在本上的笔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季湘迦弯下身去捡,头低下去的瞬间谢云安同样俯身弯了下去。 

 

  干哑的唇飞快的掠过季湘迦的侧脸,他手中的笔再次掉在地上,他勾住谢云安的衣领,吻了回去。 

 

  落地的脆响伴随着黑板上粉笔的摩擦声,在拥挤却静谧的教室角落,两人慌乱生疏却肆意热烈的接吻。 

 

  “以后你可都得听我的。”谢云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那么近又那么真实,季湘迦握住谢云安的手没有回答,只是紧紧握住仿佛要把这一刻融进骨血。 

 

  粉笔头划出一道弧线砸在谢云安面前的桌子上,“谢云安,你都重修了还不好好听课?别影响其他同学了。” 

 

  两人不约而同垂下头抿嘴偷笑起来,在课桌下的手迟迟没有松开。 

 

  落水的人抓住了漩涡中的木板,而那块漂泊半生的木板始终等待着被人抚摸冷水浸泡出的斑驳伤痕。 

 

  直到下课铃声响起,教室的人一个个离开,只有谢云安还坐在自己身边,季湘迦才真切的意识到,这些不是一场梦。 

 

  他在谢云安身上的改变,对谢云安的偏爱,被谢云安所了解的一切过往,兜兜转转,有始有终,都会是未来漫长岁月中令人惊艳的年少爱意。 

 

  那个他偏爱、在意、愿意交付所有的耐心和精力的人,同样愿意把最真实的一面展露给他,同样会伸出手去抚摸他每一道命运折戟所留下的疤痕,同样会在最后选择他。 

 

  “走吧,我这几天可都没吃好。”谢云安站起身推了推他肩膀,“你今晚不得回家给我做顿好吃的吗?” 

 

  季湘迦抬起头笑了笑,“家”这个概念一层层剥落掉凝固的血痕,开始露出最原本的模样。 

 

  对他是如此,对谢云安亦是如此。 

 

  “好。” 

 

  分明都是满脸笑意,眼角却又不知不觉发酸,季湘迦握住谢云安的手,窗外的阳光照在两个人身上,他感觉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足以珍藏。 

 

  如果有,那一定是两个人在无人的教室里拥抱,接吻。 

 

  当然,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 

 

   

 ————————————————————

回礼彩蛋是周杨回教室看到了什么


救命啊我差点有冲动在这里就完结x

不行不行明天安安就该接着作死了


  

评论(120)
热度(1212)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