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八)

年下小甜文

谈个恋爱没睡成先挨揍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爫爫1412 @. @鹤川 @嗝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在卧室藏了什么

————————————————————

  春意正盛,和煦的风吹得人们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可谢云安最近并不太开心。 

 

  他和季湘迦算着已经在一起快一个月了,但好像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 

 

  两人还是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吃饭,周末会回季湘迦那里,看电影打游戏,就连谢云安之前在意的房间问题,季湘迦也并没有提出两人搬到一起来睡。 

 

  季湘迦都没开口,谢云安自然更不会主动去说这件事情,尽管想到两人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同枕而眠,谢云安心里如羽毛轻轻扫过,一阵细痒。 

 

  开学前几周的生活总是忙碌的,两人这学期的课又经常对不上时间,很多时候季湘迦都要在教室外等谢云安许久。 

 

  “你以后要是有事情就不用来等我了。”谢云安瞄着路上一直在手机上处理事情的季湘迦,忍不住开口说道。 

 

  季湘迦微微一怔,把手机放回口袋,“你不高兴了?” 

 

  “你有毛病是吗?我有这么矫情吗?”谢云安气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快步往前走了几步,季湘迦追过来的时候,他赶忙收敛起抿嘴偷笑的表情。 

 

  吃饭的时候季湘迦还是时不时撇着手机,谢云安实在好奇,一把抢过他手机想看看他在忙些什么。 

 

  是下午刚发的校运会报名通知,“这个着什么急啊?不是截止到这周末吗?” 

 

  季湘迦的手机里没有任何秘密,就算有他 也会毫无保留的告诉谢云安,他从谢云安手里接回手机,温声接受着,“我们年级催的急,报的人也多,一直让上报信息。” 

 

  “运动会好啊,两天连上周末,四天假期可以出去玩一圈了。”谢云安挑了挑眉,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致。 

 

  “啊?”季湘迦欲言又止的低头吃了两口面,半晌后才迟疑开口,“我报项目了,五千米长跑。” 

 

  一口面没咽下去的谢云安呛到连连咳嗽,接过季湘迦递过来的茶水急匆匆喝了两口,一脸震惊的望着季湘迦,“啥?你跑得了五千?” 

 

  “我体力很好的啊。”季湘迦一边解释着一边夹着碗里的凉菜,话音未落他就意识到了这句话容易让人误会。 

 

  季湘迦抬眼望着神色如常的谢云安,暗想估计只有自己想多了,咳嗽了一声补充到,“我的意思是,长跑很好。” 

 

  欲盖弥彰的解释一下子从头到脚劈在谢云安身上,他低头吃着碗里的面,两人不约而同跳过了这个略显尴尬的话题。 

 

  日子流水般带走昼夜,偶尔睡不着的时候谢云安不禁在想,原来谈个恋爱就这么简单,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那个困扰他多年的梦再也没有出现过。 

 

  月底到了运动会,季湘迦的长跑安排在运动会第二天的周五,为了这次比赛季湘迦提早几周就开始夜跑,拉着谢云安跑了两天,晚上谢云安闹着喊腿疼,之后每天干脆给谢云安买些炸串让他等在路边,等到季湘迦跑了几圈再回来接他回去。 

 

  每次谢云安总会剩几串,等季湘迦跑完了留给他,季湘迦一脸嫌弃的推开油腻的满是淀粉包裹的炸串,却被谢云安踮着脚塞进嘴里。 

 

  “不行,不能让你一个活得这么健康。”谢云安每次都理直气壮的冲他眨着眼,然后打闹着一起回去。 

 

  大一时候的运动会谢云安在宿舍睡的昏天黑地,对于他这种不报项目又没有什么朋友参赛的人来说,两天的运动会和放假没有区别。 

 

  但今年季湘迦既是班长又是校团委的工作人员,运动会第二天还要参赛,忙前忙后的样子让谢云安没少数落他,“你说你忙的要死,到时候你忙不过来我可不帮你。” 

 

  嘴上这样说着,但真到了运动会那天,谢云安还是一大早就起来帮着季湘迦去布置观众席。 

 

  运动会这两天天公作美,天气也是难得的清爽,第二天中午两人在食堂简单吃了些清淡的炒菜,早早到操场开始预备候场。 

 

  “不是吧,你不是体力好吗?怎么还紧张了?”谢云安看出来季湘迦表情有些沉重,走过去撞了撞他的肩膀,“跟我来,我给你讲个事情。” 

 

  操场后门前有一条偏僻小路,因为后门常年不开所以很少有人来这边,久而久之这里堆满了被人遗忘的杂草。 

 

  季湘迦确实有些紧张,但还是顺着谢云安的意思跟他来到了后门的小路。 

 

  “什么事情啊……” 

 

  季湘迦的话还没有说完,谢云安伸手环在他脖颈,屏住呼吸吻了过去。 

 

  两人在荒草丛生的幽径唇齿纠缠,呼吸交融,季湘迦一时间忘记了未说完的话,更忘记了即将开始的比赛,静默中只剩下唇齿碰撞的甜腻声响。 

 

  谢云安隐约听到一阵脚步声,但很快被风声吹散,他没有多想,在季湘迦耳边让他一会儿好好比赛。 

 

  毕竟在这边跟着工作人员忙了两天,谢云安心安理得被分配到了一个离颁奖台最近的位置,他带着黑色的鸭舌帽插兜坐在最前排,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操场上的季湘迦。 

 

  最后冲刺的时候观众席上全都在加油助威,谢云安哼了一声,看着季湘迦明显有些错乱的节奏,暗想以后不能再让季湘迦参加这么累的长跑了。 

 

  虽然最后的冲刺被反超了,但季湘迦还是保住了第三名,五千长跑一直是压轴项目,结束之后就到了闭幕式颁奖环节,季湘迦站在台下等着被礼仪指引上台,仰起头喝水的时候冲谢云安挥了挥手。 

 

  谢云安有些不好意思的压低了帽檐,别过头假装和旁边的人闲聊。 

 

  到了男子长跑最后一个项目的颁奖环节,季湘迦顺着礼仪志愿者的引导按顺序走上颁奖台,台下是学院的领导和其他获奖选手,四周则是座无虚席的观众席。 

 

  奏乐声结束,领导开始给获奖选手佩戴奖牌,季湘迦刚准备微微弯下身,旁边的原本安静的观众席发出刺耳的起哄声。 

 

  “变态基佬诶。”原本就进行到了最后的环节,学院的叫好声和背景的奏乐都已经结束,观众席是罕见的安静,这一声尖锐的起哄声显得格外突兀。 

 

  面色煞白的谢云安唰的站起身,他迅速找寻着声音的来源,快步跳上台阶穿过侧目的人群,拽住宋逸之的衣领,一拳打在他脸上。 

 

  这些发生的都太快,等到周围的人试图冲上去拉开谢云安,两个人已经扭打在了一起。 

 

  谢云安被宋逸之一拳擂在胸口,疼得后退了两步,他勾起嘴角不屑的笑了笑,把鸭舌帽随手丢弃到地上,“宋逸之,上次给你留了口气,你又活腻了是吗?” 

 

   

 ————————————————————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在卧室藏了什么

好想让他俩赶紧滚床单x

到时候卧室里的东西都可以用上了

谢云安:?????



  

评论(103)
热度(1190)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