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十四)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哄了,又没彻底哄好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陌つ @语清潇 @今天秦昭明哄小叶了吗 @Y U @就是喜欢帅哥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让修哥表演一个气不过三句话

————————————————————

  身前的被单和床褥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温如嵩越哭越觉得狼狈不堪,却无法找出任何话术来给自己一个安慰,眼泪如海啸般汹涌怎么也止不住,只好把自己囚禁在潮湿幽暗的被子里,极力克制着哭声。 

 

  身体上的疼和心里的委屈,掺杂着从昨天开始对于家庭的痛苦回忆,甚至还有对下午萍水相逢的女人的愧疚感,全都填满了温如嵩的心脏,挤压膨胀,最后融进一声声哭腔中。 

 

  曲修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温如嵩,他扔下手里的凶器,跪到床上试图去拽开温如嵩的杯子。 

 

  “滚啊。”温如嵩嘶哑的怒吼从哭声中传来,像是被触碰到逆鳞的小兽发出凶巴巴的哭腔。 

 

  “温仔我错了,我……我以为你不会在意的,我看你和叶凌宇他们都挺熟的,又都懂这些。”曲修的手试探了半天,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最后只好轻轻拍在鼓起来的被子上。 

 

  缩成一团的温如嵩再次回忆起刚刚那几秒的空白回忆,哑了嗓子继续无声的哭着。 

 

  如果真的只是叶凌宇的电话,被叶凌宇听见他最多只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他不想被齐逾明听到。 

 

  至于其中原因,他现在无法告诉曲修。 

 

  “温仔你别蒙着被子了,你想怎么骂我都行,你打回来也行。”曲修在一旁急的语无伦次,“我把电话打回去,然后你打我两下行不行,你想打电话给谁都行,你想怎么打都行。” 

 

  卧室里的哭声逐渐减弱,只剩下透过被子传出的隐隐抽泣,曲修从床上下来在屋子里踱步走了两圈,他双臂环在胸前,眼神里多了几分疲惫。 

 

  明明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温如嵩瞒着他去相亲,也是温如嵩提出来用这种方式解决,到头来搞出个这种结果,让两个人都不痛快。 

 

  “温如嵩。” 

 

  这一声厉呵依然没有得到回应,曲修揉了两下鼻梁,走到床边一把掀开了被子。 

 

  吵架的话都到了嘴边,可看到温如嵩哭花的脸和身后肿胀深红的两丘,曲修的怒气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么多年从来没哄过人的曲修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憋出几句完整的话,“别哭了,我去给你倒热水喝。” 

 

  离开卧室的时候曲修特意把刚才扔到一旁的发刷带了出去,到客厅先接了杯开水,趁着晾凉的时间,回想着刚才的力度举起发刷在手臂上一连抽了十下。 

 

  小臂内侧的嫩肉蔓延出一大片红痕,曲修皱紧了眉,咬着牙又加重了几分,狠厉的一下抽完之后,当发刷再次扬起,出于身体保护的本能反应迟迟不能落下。 

 

  曲修深吸了一口气,手心贴在发烫的肿痕,一点点轻轻揉搓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这东西看着威力不大,打在肉上却是十足的疼,原本定得就是惩罚,曲修确实是想让温如嵩吃点疼,但想到温如嵩不耐疼的程度,刚刚这顿打估计很是难熬了。曲修皱着眉再次把发刷扔在沙发,端着热水回到卧室。 

 

  “起来喝口热水。”曲修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轻。 

 

  哭累了的温如嵩盖着被子趴在床上,听到曲修的脚步声下意识屏住呼吸,紧绷的神经让他一时无法分辨曲修这句话里的喜怒。 

 

  一想到自己刚才失态的大哭,回过神的温如嵩羞到抬不起头,把脸埋进被子不去理会曲修的话。 

 

  曲修无奈之下只好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拉过温如嵩的被子端起架子威胁到,“快起来喝水,嗓子哭哑了你周一还怎么去上班?” 

 

  看着温如嵩从床上撑起来喝了两口水,曲修这才放心了些,顺势张开双臂,把跪起身的温如嵩搂在了怀里。 

 

  怀里的人还在颤抖,但没有像刚才那样情绪激动的躲闪开,曲修的手隔在睡裤外揉了揉肿胀的两团软肉,心里五味杂陈。 

 

  他们抱在一起,曲修却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打也打了,吵也吵了,闹了闹了,可最后温如嵩还是不愿意把前因后果交代给他。 

 

  温如嵩到底喜欢什么,接受什么,讨厌什么,他总是沉默着把一切都交到曲修手里,咬着牙一声不吭,但心疼的,困惑的都还是曲修。 

 

  “温仔,就事论事,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只要你提出来,你想让我怎样都可以。”曲修稍稍用力把他抱得更紧了些,“但今天下午的事情,你也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在意料之中的沉默之后,曲修慢慢松开了拽住他衣角的温如嵩,他假装没有看到温如嵩变红的眼角,端着水杯离开了卧室。 

 

  “今晚咱们两个都好好想一想吧。”曲修站在卧室门口闷声说道,“你最好明天早上给我一个解释。” 

 

  曲修沮丧的回到客厅,沙发上的发刷成了他的泄愤工具,被狠狠扔进了垃圾桶,他瘫坐在沙发上,在似乎永远不肯说实话的温如嵩面前,一切努力都好想苍白无力。 

 

  饥饿感袭来,曲修这才想起来晚上因为生气自己都没有吃饭,来到厨房准备把自己煮的挂面吃完,却发现锅里只剩下温如嵩做的那碗。 

 

  找来找去也没找到自己那碗剩面的踪迹,曲修猛然回想起晚饭时对温如嵩说得气话,对着锅里香气扑鼻的汤面像是咀嚼着刺鼻的洋葱,眼睛一阵酸涩。 

 

  温如嵩既然能若无其事的将自己的过去隐藏这么多年,那一定是刻骨的伤痕害怕被触碰,他的冷淡和静默下是一颗小心翼翼在讨好的心,是已经萌芽出新生的敏感爱意。 

 

  曲修回到卧室,刚才自己说过的话都成了过耳云烟,温如嵩还保持着他离开是的蜷缩姿势,听到脚步声明显颤抖了一下。 

 

  “以后我再说让你吃我做的饭,你就当我在犯浑,不用理我。”曲修躺到温如嵩身后,轻声说着,“我今天心急了,不该下手没个轻重,更不该让你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你别难受了。” 

 

  “温仔,你的事情,咱们慢慢聊。”曲修从身后环抱住温如嵩,其实他不知道这个遥遥无期的时间界限会在未来的哪一刻到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拨云见月的那一天。 

 

  但好在温如嵩翻过身给他的拥抱让这一刻来的足够及时。 

 

  “我这两天心情不好,刚才没控制住。”温如嵩的声音依旧沙哑,曲修想应该再给他倒杯热水。 

 

  浓浓的哭腔伴随着微弱的气息,温如嵩意识到自己哭湿的是曲修的睡衣,撑起身准备离开,却被曲修轻轻扶住头摁了回来。 

 

  曲修紧紧抱住怀里撞进的温暖,轻声附和着,“哭出来挺好的,让我好好哄你。” 

 

————————————————————

回礼彩蛋让修哥表演一个气不过三句话


修哥喜剧人也会累,但大狗狗可以自愈哈哈哈



评论(120)
热度(2213)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