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十五)

真·腹白攻·假·冷淡受

轻拍


感谢@工藤快斗 的巨额礼物!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蘩 @西游不归 @墨晴 @夏明朗的陆臻 @嗝 @陌つ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到底当不当禽兽

——————————————————

  虽然曲修的肩膀格外宽厚,但温如嵩觉得这样不好。 

 

  怎么这么多年,越活越退回去了。温如嵩眼眶又有些湿润,他抿了抿嘴唇,将自己从曲修怀里分离出一些距离。 

 

  怀里的人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清楚的感知出来,曲修任由温如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在旁边趴好,把手伸过去贴在他身后。 

 

  曲修的手好像开了永远不会褪去热度的恒温模式,贴上去不算温柔的揉了揉肿起硬块的屁囘股,温如嵩把脸缩进枕头里,弱弱的哼了一声。 

 

  “你说你,宁愿疼,宁愿被我误会也不愿意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你再这样我下次也上相亲网站去相亲了。”曲修的手没轻没重的揉着,嘴上也不着调的打趣,想缓解一下低压的气氛。 

 

  不料温如嵩却像是被触动了般,突然侧身躲开曲修的手,曲修一时心急,也不明白他又想怎样,扬手便扇了一巴掌。 

 

  淤红的肿痕上已经不再显伤,火舌舔舐过一般掀起一层火辣辣的刺痛,温如嵩打了蔫跌落在床上,双手扯住被单不再吭声。 

 

  这个插曲并没有引起曲修的注意,他又揉了揉,见温如嵩还是没有反应,去客厅又倒了一杯温水端过来。 

 

  “喝口水。”曲修一如刚才直愣愣的把水递过去,“不烫,刚好喝。” 

 

  温如嵩从床上跪起来,两个人姿势上的差距让他有种压迫感,低着头不去看曲修。 

 

  “温仔?”曲修弯下身把水杯塞进他手里,他从温如嵩微妙的表情中感觉出一丝不对劲,“你想说什么吗?” 

 

  “别开这种玩笑。”温如嵩犹豫着抬起哭红的眼睛,“他们是我父母,我不能骂他们,但你再说这些话……” 

 

  隐隐挂着泪痕的双眼如同下定了决心般和曲修冷静对视,“我会扇你脸。” 

 

  曲修错愕的看着沉下脸的温如嵩,这才反应回来温如嵩口中的玩笑是关于自己刚刚提到的相亲,他眨了眨眼消化了温如嵩话中的余韵,沉默着点了点头,歪头在温如嵩侧脸亲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昏了头了。”说罢曲修抬手稍稍用了些力气掌掴在自己脸上,不是特别疼,但酥麻的感觉足够他把这个警告铭记在心里。 

 

  从温如嵩的眼神里,他看出了温如嵩对于这场相亲由衷地厌恶,这些年在一起曲修自然了解温如嵩的为人,虽然在外总是一副不冷不热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实际内心有着对自己极高的道德约束。 

 

  上次又从温如嵩嘴里听说了吴冠言的事情,曲修想吴冠言的羞辱和行为无异于是在强化温如嵩心里的约束,他可以任由自己腐烂溃败,却不允许自己有半分用欺骗去向世俗妥协的念头。 

 

  更别说这种隐瞒自己性取向去相亲的行为,温如嵩心里肯定也不好受。曲修为自己才想明白感到懊悔,用刚刚掌掴自己的手轻轻揉了揉温如嵩的脸颊。 

 

  曲修再次倾囊出全部的耐心,一步步询问着不知如何开口的爱人,“所以相亲是你父母安排的吗?之前也安排过?” 

 

  温如嵩一下子没了刚才的凛然锐气,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垂头丧气,缓缓点了点头。 

 

  “安排过几次?”曲修压住酸涩和怒气,放平声音追问着,“为什么一次都没告诉过我?” 

 

  “七八次……啊!” 

 

  身后的巴掌挑了微微红肿的腿囘根,扇下去连带着上面的两团软囘肉一颤一颤的,温如嵩羞得脸和屁囘股红成一个颜色,下意识拽住了曲修衣角。 

 

  “嗯?一次都没跟我说?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曲修越说越气,不顾温如嵩求助似的攀住他手臂,另一只手狠狠抽囘打了十几下才停。 

 

  教训先放到一旁,曲修继续往前推进着这场漫长的“逼供”,“一次次说。” 

 

  温如嵩张了张嘴,五官吃疼的挤在一起,被摁住扇巴掌教训的羞耻感在心中炸裂,顺着血液蔓延过全身上下。 

 

  “还不说?”曲修有些把握不准是不是过于着急了,扬手试探性在温如嵩身后晃了晃。 

 

  许久的沉默中,曲修几乎能听到自己悬着的心狂跳动的声音。 

 

  “不是。”温如嵩闭上眼把自己丢弃在黑暗中,“都是和你在一起之前的,和你在一起之后他们给安排的我都没理会过,这次是说因为说是遗嘱的事情我才会去的。” 

 

  “他们这些年……就只有这种事情才会联系我,我想留着个念想,不想把他们删了。”温如嵩捂着脸自嘲的笑了笑,“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以后就把他们联系方式都删了。” 

 

  曲修愣了好一会儿,可能是他自身开明的家庭环境影响,他并不能感同身受温如嵩和家里这些年冰冷的关系,但看到温如嵩失意痛心的样子,他也仿佛坠入了灼热无援的岩浆,热浪炙烤着揪成一团的心。 

 

  “其实这么多年了,咱们现在过的也很幸福,你不用太在意你家里人的看法,当然如果你想试着去改善和父母的关系的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都可以告诉我。”曲修坐回床边,握住温如嵩的手攥在手里搓了搓。 

 

  温如嵩的眼神里闪过一次明亮,随后陷入了颓废的黯淡,“嗯,我没有在意。” 

 

  “他们只是不要我了。” 

 

  本就在这件事上没有经验的曲修被他这句话说得更加茫然,他回忆着以前看过的小说电影,寻找着合适的安慰语句,“不会的啊,他们毕竟是你父母,可能观念会比较陈旧,没办法接受这个事情,但他们肯定还是会爱你的。” 

 

  自认为自己安慰人的水平有了质的提升的曲修心中沾沾自喜,却从温如嵩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轻松的神色,他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们不会的,他们是真的再也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两人沉默的对视了一眼,温如嵩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又说的有些多,但好在曲修只是以为他因为父母的事情说的气话,并没有多问。 

 

  温如嵩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他经年不愿去触碰的伤疤,他拉了拉曲修的衣袖,曲修难得心领神会了他的心思。 

 

  “不说了不说了,咱们睡觉。”曲修这才意识到温如嵩一直是跪在床上的姿势,虽然床垫很厚很软,但跪的久了他还是心疼的揉着温如嵩的膝盖。 

 

  身后还疼的厉害,温如嵩趴在床上任由曲修给他揉伤,曲修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揉在敏感的缝隙,温如嵩心头一颤,转头想叫住曲修却又张不开口。 

 

  “我又不是禽兽,你都这样了还能强迫你做吗。”曲修看出了他身体的颤栗,捏了捏他身后的肿块解释着。 

 

  听不得这种荤话的温如嵩一下子羞红了脸,“我没事。” 

 

  “得了吧,我都能看出来你有多不禁打了。”曲修一边嘟囔着一边给温如嵩塞好被子,绕到旁边去拿工作要用的电脑,“不过也好,下次再有事瞒着就还这么打,知道疼了你才往我怀里扑……” 

 

  温如嵩撑起手肘把曲修的枕头扔过去,红着脸略带不悦的开口,“曲修!” 

 

  “嗯,知道了,我不走。”曲修回到床上,在温如嵩身边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不忘把温如嵩往自己怀里搂近了些,“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

 回礼彩蛋是修哥到底当不当禽兽


可以猜一猜为什么温仔的父母到底做了什么让温仔阴影这么重

 


评论(134)
热度(2173)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