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昨天评论区问题的一些解释

我只是讲一下我码字时候的想法!有事咱都好好说千万不要和我吵!吵不过我会一边撒泼一边哭!



  关于昨天温仔说要扇修哥那个情节的一点解释。 

 

  我不认为这个玩笑是单纯踩雷所以温仔才会有如此的反应,首先同性恋隐瞒性取向去相亲这个事情就是不对的,更不应该成为一个缓解氛围的玩笑话。温仔自从和曲修在一起之后再也没有去过,这一次被骗过去他从看到女方开始心里就是有愧疚感的,不管女方是如何来看待这次相亲,这种问题在相亲时有所隐瞒就是不对的。 

 

  温仔这顿讨打包括之后的大哭,文里也提到了是多种情绪交织之下的,有对曲修不知如何去倾诉的犹豫,对家里的难过,也有对这次超出他道德认知的相亲的负罪感。 

 

  温仔是眼睁睁看过吴冠言骗婚的,他知道这些事情都不对,他宁愿被人羞辱被父母反对,自己一个人痛苦了那么多年,可他还是选择堂堂正正接受自己喜欢同性的这个事实,他在心里是非常厌恶和唾弃这种行为的。 

 

  曲修确实说话的时候是无心的,只是随口提到想缓解氛围,但当他意识到温如嵩严肃起来的时候他同样意识到了这种玩笑话不对,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在三观方面是高度契合的,曲修自然明白温如嵩的忌讳,以及之前一些温如嵩虽然还不太愿意说但是给他造成了阴影的过去,而曲修同样也会用这种要求来约束自己,哪怕没有温如嵩的提醒,他也会意识到自己的玩笑话不合适。 

 

  我是感觉这种玩笑话本身就是不应该出现的,这次去相亲整个过程温如嵩内心都是很负罪的,这种道德约束就如同随口的荤腔或是其他一些侮辱人的玩笑,本身就是无形中对另一方相亲对象的不尊重,甚至会有以后的骗婚等等更恶劣的行为。 

 

  可能是我有些上纲上线,但如果是我生活中我是不会和随便开这种玩笑的人去接触的,不得不承认我在构思情节的时候是基于我的三观和认知的,这个相亲的问题本就不是简单的一个情侣间的玩笑,更别提温如嵩对这件事有着极高的自我要求,虽然这次是被骗过去相亲可他还是很难受。 

 

  我构思的时候两个人的性格各自有好有坏,其实既不用太心疼温仔,毕竟这些事是他自己选择不说的,如今慢慢开始说出来也很犹豫,憋在心里的难受滋味他必然还要承担,更不用心疼曲修,曲修是一路顺风顺水长大的,温仔经历的一些事情他是真的不能感同身受,就比如这次关于家庭亲情方面的阴影,现在的曲修还算成熟所以可以劝慰温仔,但如果再早几年曲修可能只会直球的感觉温如嵩在小题大做。 

 

  


评论(15)
热度(72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