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十六)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又是温仔主动的一天,修哥不行bushi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中考暂退) @Y U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温仔和叶凌宇讨论修哥到底行不行

————————————————

  眼瞅着离年底越来越近,两人的工作也忙碌起来。 

 

  曲修的公司离着稍远点,平时又偶尔需要外出谈事情,所以一般开车去上班,温如嵩的公司相对近一些,又只是办公室坐镇的死板工作,每天骑着山地车就急匆匆出门了。 

 

  偶尔天气好的时候,曲修会骑着家里旧些的自行车去上班,远远跟在温如嵩后面,这是温如嵩提出来的,毕竟两人工作中的同事并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曲修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还是能理解,两人的关系确实不方便让太多外人知道。 

 

  如果有机会,曲修还是想拉着温如嵩的手,堂堂正正的把他介绍给每个人,把收到的所有美好祝福交给温如嵩。 

 

  之前的日子虽然在床笫之事上有些别扭,但自从知道了温如嵩的秘密之后,两人的关系也愈发协调起来,曲修每天过的像是蜜里调油,恨不能一下班就跑回去和温如嵩腻在一起。 

 

  尽管温如嵩还是冷清的一张脸,可曲修也看穿了他同样渴望的心思,在这种事情上秉承着脸皮要厚的理念,把温如嵩的冷淡全部归结为了欲迎还拒的调情。 

 

  之前买过的东西,看过的教程全都被曲修抛到了脑后,在床上温如嵩随便一声勾人的喘息就足够让他神魂颠倒,那些在他眼里本来就是助兴用的玩法自然被丢到了角落。 

 

  每次周末的时间两个人都可以在家里尽情的过二人世界,之前没做过的亲昵事情曲修已经得心应手,像是趁温如嵩做饭的时候从后面抱住他,或者靠在沙发的时候把手伸进睡衣捏两下,看着温如嵩生疏躲闪的样子,就足够满足曲修所有的坏心思了。 

 

  又到了周五,早上温如嵩骑车先走了,曲修慌慌张张的穿好外套,看着窗外天气也不错,放下车钥匙去地下室推旧自行车,打算晚上和温如嵩一起骑车回来。 

 

  还可以一起骑车去买菜,曲修想象着温馨的画面,一路骑到公司的路上都在哼歌。 

 

  上班的时候曲修也忍不住摸鱼,和贺晨聊着自己最近的状态,给自己多年单身的老友讲述自己重回热恋期的婚姻生活,把贺晨气得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下午曲修原本想早几分钟溜走,提前到温如嵩公司楼下等他,结果碰巧临时来了业务,他急匆匆的解决完手里的事情,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 

 

  曲修骑着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一路飞奔到温如嵩公司,一时心急也忘了告诉温如嵩自己今天要来找他,等他在路口等红灯时,正巧看到温如嵩骑着车在路口拐弯。 

 

  曲修刚想伸手冲他打招呼,却突然顿住了,他看着温如嵩顺着人流的方向拐弯,可那并不是回家的方向。 

 

  两人平时去的超市也都是在家附近的,温如嵩去的明显是老城区的方向,曲修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温如嵩并没有给他发任何消息,好奇心驱使下他也改变了方向,悄悄跟在了温如嵩的后面。 

 

  晚高峰的时间街上车水马龙,曲修在不远的地方,也很难被发现,他跟着温如嵩穿行过小巷,最后他看见温如嵩在一所小学前停了下来。 

 

  温如嵩支在车上,看着学校门口涌出的孩子,时而皱一皱眉头,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舒心的笑着。 

 

  刺骨的风吹在曲修脸上,他在路口拐角的商店门后远远的望着温如嵩,看着他脸上浮现出的,那种长辈对孩子独有的慈爱表情。 

 

  偶尔有三三两两嬉闹的小孩撞到温如嵩,他也不恼只是笑一笑,停好车帮学生拍打衣服粘上的灰尘。 

 

  那是曲修第一次看见,温如嵩在他之外露出温柔耐心的一面。 

 

  “你是接孩子吗?看你面生的很啊?孩子多大了?几年级了?”小超市的卖货奶奶热情的和曲修闲聊着,“现在年轻人就是保养的好,你孩子估计也七八岁了吧,看你还这么年轻。” 

 

  曲修局促的抿了抿被寒风吹得干裂的嘴唇,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买了几样孩子爱吃的糖果塞进口袋,推着车顺着刚才的路往回骑去。 

 

  顶着凛冽的风逆行,曲修一路上大脑一片空白,他努力回想着这些年所有的事情,好像他真的从来没问过温如嵩对于孩子的看法。 

 

  等红灯的时候曲修又想起温如嵩之前聊到父母时说他父母都不要他了,那时候温如嵩痛苦的表情,他不能感同身受只能浮于表面的安慰,但现在想来,温如嵩对于家庭情感的缺失也许靠他并不能完全弥补。 

 

  曲修对于孩子是没有任何执念的,两人又是这种现状,理所当然也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温如嵩也许真的想有一个孩子。 

 

  曲修先一步到了家,换好睡衣假装无事发生的在沙发看着电视,过了一会儿温如嵩回到家,一如往常的在厨房做饭,曲修在旁边帮忙包蒜,可温如嵩冲着孩子们笑的那张脸实在浮现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按照最近一段时间的惯例,周五晚上曲修总是变着法的提前把温如嵩哄到床上,温如嵩也习惯了这样,直接把周五晚上的洗澡时间都挪到了晚饭后,方便两人随时开始。 

 

  洗澡的时候温如嵩打开淋浴,一个人躲在浴室靠在墙上发呆,无形的一双手将他的心狠狠蹂躏着,他想找到一个足以让自己喘息片刻的世外桃源。 

 

  温如嵩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曲修同样靠着沙发上愣神,他望着客厅落地窗外的万家灯火,竟不知该如何开口和温如嵩聊起下午的事情。 

 

  温如嵩又一次把那个箱子摆在曲修面前,在羞耻心和无助感的挣扎中,困在内心的迷茫渴望寻找足以让他忘记一切的欢愉。 

 

  当然,这些的前提是温如嵩现在确信这些可以给曲修带来同样的愉悦,以及曲修不会真的作出任何伤害他的行为。 

 

  “什么意思?”曲修尽量不把自己的情绪带给温如嵩,更不会代入即将开始的“游戏”中,但平心而论他对着这一箱子用品真的有些紧张。 

 

  这一句话把温如嵩说得愣在了原地,他分辨不出曲修语气里的喜怒,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曲修站起身拉上客厅的窗帘,走回来看着被自己一句话说得羞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的温如嵩,撩在他紧绷了一晚上的心,如蛇穿行过草丛沙沙作响。 

 

  “想要?”曲修的手掌捧着温如嵩的脸,在他耳后轻轻落下一吻,把下午看到的所有画面都暂时封存在了心里。 

 

  “自己吃进去,然后趴我腿上。” 

 

  曲修从箱子里挑出装着跳囘蛋的盒子放在温如嵩手里,看到温如嵩瞥向卧室的眼,掰正他的脸捏了捏泛红的鼻尖,“就在这。” 

 

   

 ————————————————————

回礼彩蛋是温仔和叶凌宇讨论修哥到底行不行,还有叶总对齐逾明打底有多狠x

彩蛋最下面补充了一点点温仔为什么去学校的剧透,主要是怕大家以为温仔真的是瞒着修哥想要个孩子,雷剧透的可以不看最后几句话!



  

评论(191)
热度(2262)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