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六十九)

年下小甜文

每周定时来拍安安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hzfsjxyxpy @尘萦 @爫爫1412 @嗝 @鹤川 @软あ甜 @夏明朗的陆臻 @陌つ @*星星没了_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自己找工具和藏工具的心路历程

————————————————————

  季湘迦坐在体育馆走廊的长椅上,闭着眼靠在墙上休息了片刻,拎起手边喝剩下的半瓶矿泉水瓶往行政楼走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等他从颁奖台绕到观众席,谢云安和宋逸之已经从顺着台阶扭打到了最下面。 

 

  谢云安打架就是蛮劲,这点季湘迦也领教过,上次在宿舍是他先发制人用板凳砸了宋逸之,而这次没了先机,谢云安靠着一股狠劲很难打过宋逸之。 

 

  观众席看比赛的女生占了大多数,对这种突发状况很难站出来拉架,两人扭打着摔下台阶,即将撞到栏杆的时候谢云安硬生生摁住宋逸之的脑袋挡在自己身前,两人都摔的不轻,但显然磕破了头的宋逸之更为严重。 

 

  他们俩人几乎是被体育学院的老师连拖带拽的拉到了场外,季湘迦焦急的跟着往外走,莫羽从看台上大声喊他也没有听见,最后被扔下来的矿泉水砸了头。 

 

  莫羽扒在观众席外侧的栏杆喊季湘迦回来,说这个事情他最好先不要过去了。 

 

  “你现在过去,不就等于跟所有人都承认,宋逸之骂的就是你,谢云安是替你出头才打架的吗?咱们关系好,而且也理解,但免不了很多人就是和宋逸之一样的想法。” 

 

  刚跑完五千米的季湘迦还没稳下来狂跳的心脏,又遇到这种事情,一时间空白的大脑做不出任何思考和反应,只好先拿着水去长廊冷静一下。 

 

  足足喝了半瓶水才勉强清醒过来的季湘迦揉了揉发酸的小腿,他斟酌着莫羽刚刚的建议,但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让谢云安一个人去面对,最后还是急匆匆赶到学院办公室。 

 

  只是有些轻微擦伤的谢云安靠在行政楼的走廊,双手插着兜听着办公室里不断的传来的求情和学院领导的抱怨,心不在焉的看着墙上的通告栏。 

 

  一双手从身后搭在他肩膀,谢云安把头歪了一半,绷紧的肩膀放松下来,“没啥事,我刚听那个意思,这次不是我主动惹事,又是两人互殴,他摔成那样是他倒霉,估计落不下处分。” 

 

  季湘迦的手搭在他肩膀,一时语涩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不知道是应该称赞谢云安的热血,还是呵斥他的冲动鲁莽。 

 

  之前季湘迦只从主动的角度出发,用约束和管教中去寻求对方的依赖和信任,但他现在站在谢云安身后,他也是第一次摸索着如何去爱一个活生生的人。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拉开,叶梧走出来看到门外的二人,冷着脸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两个人过来。 

 

  谢云安抬腿就要跟过去,季湘迦握住他手腕,极小声的叮嘱了一句,“一会儿好好说话。” 

 

  “谢云安,如果你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你每一次都用这种方式去解决吗?”叶梧今天的语气和往日的温润和煦截然不同,谢云安被他说得一愣,下意识转头望向旁边的季湘迦。 

 

  “季湘迦,你是觉得他这么做没问题吗?”叶梧靠在窗前,目光冷戾的看着面前两个半大的少年,“谢云安,你以后不可避免还会遇到其他的人或事,甚至你可能会听到比今天更难听的话,你就真打算每次都让谢家给你摆平打架的结果吗?” 

 

  谢云安从没被叶梧凶过,甚至都没有见过叶梧如此严肃阴冷的样子,眨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旁边的季湘迦先反应过来,为自己刚刚的糊涂想法感到懊悔,但同样不知该如何回话。 

 

  心里烦躁的叶梧揉了揉眉心,暗想着毕竟只是两个才二十出头的孩子,谢云安又一直是这种脾气,他管的太多估计只会招人烦。 

 

  “你心情不好吗?”谢云安仰头脆声问道。 

 

  叶梧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轻叹了一声如实解释着,“工作上的事情最近有点忙,你哥那边更忙,实在抽不开身才让我过来的。” 

 

  突如其来的关心倒是让叶梧平和了许多,他和谢云安对视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挪开了目光。 

 

  “你先回导员那边承认个错误,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其他多余的话也不用你说了。”嘱咐完谢云安,叶梧又把目光投向季湘迦,“季湘迦你先别过去,我还有话跟你说。” 

 

  办公室里导员和学院领导絮叨个没完,谢云安囫囵应付着支吾点头,思绪早就飘到了外面。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叶梧已经离开了,季湘迦在楼梯口等他一起回去,路上谢云安几次想问季湘迦刚刚聊了什么,却不知为何心虚作祟让他问不出口。 

 

  叶梧刚刚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冲过去打一架是解了气也解决了问题,可不能总是去选这一种下下策。谢云安沉默的跟在季湘迦身后,直到被季湘迦牵过手进入单元楼,他才意识到当前最该思考的是如何去面对季湘迦。 

 

  谢云安也不确定现在的季湘迦会如何去处理这件事情,如果放在以前肯定免不了挨一顿狠揍,但现在两人的关系早就不是原本单纯的管教和被管方,谢云安想不到如何去平衡。 

 

  “谢云安,咱们先聊一聊。”一进门温度倏地降了下来,带着之前留下的惨痛阴影,谢云安条件反射般身体僵在了原地。 

 

  “聊…啥?”谢云安开口的结巴差点把季湘迦逗笑。 

 

  季湘迦伸手捏了捏谢云安的脸, 看着他脸上逐渐恢复起红润,“今天这个事情,就像刚才叶梧哥说的,不是一味的指责你做得不对,他说那些话他活该被打,但这种解决方式太冲动,代价也太大。” 

 

  明明这些话谢云安一下午已经翻来覆去听了好几遍,可不知为何,从季湘迦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他一字字收进心里。 

 

  谢云安抿着嘴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才仰起头怯怯问道:“那你…还打我吗?” 

 

  看着谢云安脸上随着话音逐渐笼上的一层薄红,季湘迦忍不住又伸手捏了捏谢云安肉感的脸,“这个你来决定,你现在是我男朋友,不是我的被动,如果我男朋友想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吃点教训,我会同意这种方式,但如果我男朋友不同意,我不可能像对待被动那样直接捆起来狠打一顿。” 

 

  谢云安还没来得及品味清楚这段话的含义,季湘迦已经往卧室走去,“我先洗个澡,你慢慢想就行。” 

 

  等到季湘迦吹干头发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被拎出来放在床上的一包工具,和谢云安攀咬到耳根的红晕已经无声的给出了回答。 

 

——————————————————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自己找工具和藏工具的心路历程

不用怀疑下一章就被发现藏工具了



 

  

评论(88)
热度(1308)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