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七十)

年下小甜文

大概算个狠拍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尘萦 @程上祺下 @陌つ @嗝 @鹤川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最后小季听到安安撒娇时候的心理活动

————————————————————

  季湘迦心里有了答案,看到谢云安眼神发怯的望着窗外,也不想再让他难堪,绕过去拉开工具包的拉链,准备随手挑几件。 

 

  可拉开之后季湘迦就看出了端倪,他之前总是把细长的工具放在上面撑起来,顺便藏了个哪天让谢云安自己打开吓唬他的心思,但现在包里几根细长的工具都不翼而飞了。 

 

  充满疑惑的目光飘过去,看到谢云安飞快的把头扭到一旁,季湘迦这才明白,在他刚刚洗澡的时候,自己傲娇的男朋友经过了怎样复杂的心里斗争,甚至做出这么孩子气的行为。 

 

  “自己把藏起来的工具拿出来。”季湘迦把工具包放到旁边,板起脸看向谢云安。 

 

  没有一点缓冲的余地和铺垫,直接下了最后的通知,谢云安头皮发麻的走到衣柜前把藏起来的藤条和树脂棍这类细长工具找出来,被自己这丢人的行为感到无比的后悔。 

 

  “罚的话就不是为了让你舒服的。”季湘迦看出来谢云安是害怕这种尖锐细长的工具的,但以谢云安的脸皮程度肯定不会说出来,“这次就用藏的工具打。” 

 

  季湘迦接过来工具在手里轻轻掰弯,暗想着和之前的实践还是有些不同的,便打算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氛围。 

 

  “你还挺会挑的,正好一个打内伤一个打外伤。”



不全 ↓



  “既然惩罚开始是你同意的,那结束权你说了不算,肯定是要打完的。”季湘迦不忍心再呵斥哭得伤心的谢云安,停下手里的动作把声音放轻。 

 

  谢云安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发酵出来,刚想开口辩解却又感觉自己好像胡搅蛮缠,原本就是惩罚,肯定不能按照他的程度来,本身的目的就是让他用疼来记住教训。 

 

  “那你接着打吧。”谢云安试图把头埋得更深,颤抖的哭腔让他觉得羞赧不堪,但还是用极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句,“可真的很疼了。”


————————————————————

回礼彩蛋是最后小季听到安安撒娇时候的心理活动


救命啊我突然get到了谢云安的可爱

不忍心以后虐儿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15)
热度(1329)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