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十九)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结束开始哄老婆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尘萦 @Y U @爱意不朽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对于这次床上的总结 

————————————————————

  曲修早就忍得艰难,把人抱回卧室美名其曰今天就先到这,实际是他实在不想再去客厅把那个箱子抱进来。 

 

 

不全↓



  虽然被折腾的没了力气,温如嵩在床上趴了一会儿,还是强打起精神去浴室洗澡,他在浴室站了良久,靠在墙上眼神逐渐黯淡下来。 

 

  肾上腺素的升高确实带来着空前的欢愉和精神麻痹,让人足以忘记一切,但在急速下降的坠落感中,温如嵩也分不清究竟哪个更让他难过。 

 

  两人还是和之前一样轮流冲澡,曲修出来的时候看到温如嵩蜷腿坐在床上,盯着掉在地上的,还带着体温和黏腻水渍的玩具。 

 

  “又穿上裤子就翻脸?”曲修柔声调侃着,走过去把地上的玩具捡起来扔到浴室。 

 

  “温仔。”曲修坐回床上靠在温如嵩身边,“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曲修明白温如嵩现在已经学会主动,学会去接纳这样的自己,但这么多年攒下来的疤痕,挑破伤痂也总要有个时间去愈合。 

 

  温如嵩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刚才的画面全都在他脑海里一一浮现,欢愉感和罪恶感此消彼长,他再次陷入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陷阱中等待着不知何时到达的救援。 

 

  “你…为什么要叫我狗啊。”温如嵩的话隐隐颤抖,他决定先逃离到另一个噩梦。 

 

  这个问题把曲修问懵了,他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兴头上的荤|话,明明刚才感觉没有什么问题的昵称,从温如嵩嘴里问出来到像是他在侮辱人一样。 

 

  “温仔,我刚才说的是狗狗,我没有半分侮辱你的意思,狗狗很可爱的,我还一直想养一只……”意识到自己说跑题的曲修赶忙补充解释着,“你要是不喜欢这个词,我以后肯定不这么说了。” 

 

  虽然这个回答在温如嵩意料之中,但他还是松了一口气,放平双腿往曲修身边靠了过去。 

 

  他突然很想抱住曲修,对曲修说谢谢,让他在任何时候,哪怕是一场本该完全顺从甚至臣服的游戏之中,依然每时每刻感受到自己在被爱。 

 

  “没有不喜欢,就是突然这么叫有点奇怪。”温如嵩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曲修的手,像是把自己的全部信任交付在曲修手中。 

 

  曲修从担心触碰到温如嵩雷区的紧张中缓过神,有些窃喜两人的合拍同时也骄傲自己的技术出乎意料的让两人都满意,咧嘴笑了起来翻身抱住温如嵩,“你本来就像只松狮狗狗。” 

 

  墙上的人影起伏纠缠着,曲修把温如嵩搂进自己被子里,温如嵩感觉烙在心上的一层冰霜在一点点消融,刺进心脏的尖刺在慢慢平息,被曲修带来的温暖紧紧包裹。 

 

  他不再去想那些顾虑,不再去想欲望的是非对错,因为每一次曲修都在向他证明着不会改变尊重和爱。 

 

  他的作茧自缚把自己困在牢笼之中,又无法去改变自己的天性,日复一日在心里积压出苔痕,但当他往前迈出第一步时,曲修注定要陪他走完身下的无数道路。 

 

  即使会绕弯路,但只要结局是对的,所走过的路也可以看到更多的风景。 

 

  倦意再次袭来,曲修的手还在他身后两丘上轻轻揉着,温如嵩舒服的打了个哈欠,翻过身准备入睡。 

 

  “温如嵩。”曲修的声音陡然严肃,却带着明显的犹豫,“你想要一个孩子吗?” 

 

  温如嵩背对着曲修,他看不见曲修此时此刻的表情,可平和却认真的语气让他睁大了疲惫的双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更不明白曲修的意思。 

 

  “你上网查了查,咱们不符合收养条件,真的很抱歉,我想这些年真的是我自私了,我自己没想过孩子的事情,所以也从来没有问过你。” 

 

  这些话都是曲修刚刚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曲修能从温如嵩放松的状态下看出来他不再被情事中的状态所困扰,犹豫之下还是决定讲出自己今天看到的事情。 

 

  温如嵩从床上做起来,皱着眉望着曲修,不解道:“你为什么要这么问,我不喜欢孩子。” 

 

  曲修以为温如嵩还是不肯说实话,把人拉到自己怀里,两人平淡却复杂的眼神交汇,“温仔,我今天下午本来想和你一起骑车回来,结果看到你去小学门口了。” 

 

  “这种事情你不用瞒着我,你喜欢孩子的话,实在不行等以后贺晨有了孩子,咱们经常把孩子接过来玩也行。” 

 

  这些话曲修说的太过于严肃且诚恳,温如嵩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原来今晚这场欢愉的解脱不仅仅属于他一个人。 

 

  原来两人都在为同一件事所烦恼。 

 

  温如嵩突然笑了,很轻很淡,带着无法形容出来的忧伤,让曲修一下子慌了神,展开双臂想要抱住他,温如嵩却轻轻推开了他。 

 

  两人再次对视,温如嵩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曲修想刚才居然忘了端杯热水。 

 

  “曲修,我今天去学校,是去看我弟弟。” 

 

  “弟弟?”曲修重复着,视线没有偏移分毫,认真的注视着温如嵩一点点敞开的心扉。 

 

  “我十八岁和我家里出柜被赶走之后,我妈妈冒着生命危险又生了一个孩子。”温如嵩的眼神里水光颤抖,连呼吸都带着风雨欲来的潮湿,倒影在曲修的眼里,他看到的是十八九岁的温如嵩颤抖的说出那句话。 

 

  “他们是真的,再也不要我了。” 

 

——————————————————  

回礼彩蛋是修哥对于这次床上的总结

来自修哥喜剧人的总结



  

评论(116)
热度(1791)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