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泪落无声@婖(tiān)沐  送的奶茶和@Y U @hzfsjxyxpy @嗝 @秦鹤昀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如果温仔能看到修哥在想些什么

————————————————————

  医院的走廊,温如嵩一个人坐在尽头的长椅,口罩遮挡下的脸苍白无力。 

 

  十几米之外的急救室里是他的母亲和他即将出生的弟弟,但他没有资格踏进一步。 

 

  父亲在另一头目光沉重的望着窗外,偶尔和医生护士焦急的打探消息,但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温如嵩的外套很单薄,坐在医院里还是很冷,他打了个喷嚏,为打破了走廊的宁静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掏出手机给吴冠言发了条短信。 

 

  从上午他到医院开始吴冠言始终没有回他的消息,温如嵩揪成一团的心得不到任何缓解,放心不下的去医院厕所拨通了吴冠言的电话。 

 

  电话里的吵闹声聒噪刺耳,时不时还有麻将牌碰撞的声音,温如嵩愣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问吴冠言能不能来医院陪自己。 

 

  吴冠言的回答和之前一样,“不就你妈生个孩子吗?有啥可陪的,我才不去你家里人面前跟着丢人。” 

 

  通话声戛然而止,温如嵩裹紧了身上有些不合身的外套,回到刚刚的长椅,却发现已经有其他人坐在了那里,他只好蹲在旁边假装看着手机里无人回应的短信。 

 

  医生出来宣布母子平安的声音掷地有声,哪怕是旁边的陌生人也会为新生命的顺利到来而会心一笑,温如嵩站起身小腿已经发麻没有知觉,他听到旁边的一对夫妻在小声议论着。 

 

  “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有生二胎啊,差点就出不来了,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谁知道呢,估计是老大犯啥事或者不争气吧,这是造孽让自己爸妈这么大岁数还受罪。” 

 

  温如嵩望了旁边的夫妻一眼,没有说什么,径直向另一头的病房走去。 

 

  每一步都走的格外漫长,温如嵩站在父亲面前,躲开对方的眼神直接去推病房的门。 

 

  “你现在进去是想直接把你妈气死吗?” 

 

  温如嵩握住门把的手停下了动作,他站在父亲身侧,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 

 

  “都说过了,你也不用回来给我们添堵了,我们就当你死在外面了,以后我们慢慢把小溯养大成人,他绝对不会干出你这种事情。” 

 

  男人的口吻平静而冷漠,和之前的暴怒相比宛如换了一个人,温如嵩转过头,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爸。 

 

  抬腿一脚直接踹在膝盖上,决绝的话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别在这恶心人了,滚。” 

 

  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过饭的温如嵩被这一脚踹的几乎站不稳,踉跄的往后退了半步,低着头被这座来自至亲的大山压在胸口,无法挣扎。 

 

  男人苍老的脸上只有憎恶,他推开病房的门,有重复了一遍滚,然后重重关上了门。 

 

  温如嵩似乎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那个再也不会谋面的弟弟,他蹲在医院的走廊,身上穿着的是已经旧了的外衣,可他没有钱买新的。 

 

  他还有太多的路要走,被赶出家时带出来的钱是他大学的学费,剩下的他都要自己想办法。 

 

  温如嵩站在医院的门口,他给吴冠言打电话问能不能过来接他,吴冠言听出了他的哭腔,问他怎么了。 

 

  “我以为多大点事呢。”吴冠言的声音冰冷,和刚才男人的声音别无二致,“这不是你活该吗,没事等随便玩两年,你毕业了找个女的结婚生了孩子,你爸妈肯定就不说你啥了。” 

 

  在一声胡牌的叫好声中,电话被挂断,温如嵩的泪水浸湿了脸上的口罩,他插着兜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从医院到学校,他从下午走到晚上,脸上的口罩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抹布糊在脸上,让他感觉窒息。 

 

  十九岁的温如嵩一个人躺在宿舍里,哭着睡着又哭着醒过来,凌晨他饿到胃疼疼醒,舍友的鼾声吵的他无法继续入睡,手机里也没有任何人给他发消息。 

 

  没有人要他,也没有人在乎他。 

 

  也许这些事情放在二十九岁的温如嵩身上,只是生活的苦涩和磨难,可十九岁的温如嵩带着这些伤痕走过之后的很多年,岁月没有馈赠给他解药。 

 

  曲修看着眼前如今清冷内敛的温如嵩,忍不住用手捧过他的脸。 

 

  十年前仅仅需要一两句安慰就可以得到温暖的青涩少年,捧出一颗心去坦荡面对所有,他以为总会有着未来在等待他,可现实一次次摔碎他所有的希望。 

 

  用残忍到令人发指的决绝教会他不该承受的痛苦,可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错。 

 

  “温如嵩。”曲修很想回到十年前的医院门口,在那个被挂断电话的少年哭泣时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我可能无法弥补你失去的,但我会永远爱你。” 

 

  如果可以,他还想抱住单薄的少年,拉着他的手站在他父母面前,帮他向父母去解释和证明一段同样茶米油盐的生活。 

 

  即使得不到祝福和理解,但曲修想证明给伤害过温如嵩的人看,他现在过的真的很好,他值得去拥有最美好的爱意。 

 

  “其实我知道这种事情现在说出来挺矫情的。”温如嵩自嘲的笑了笑,“要不是你今天看见了,估计再过些年我自己也不在乎了。” 

 

  “刚毕业的时候他们叫我回去相亲过几次,但我跟女方都会说我的取向问题,我不想去隐瞒或者欺骗,后来和你在一起之后我也告诉他们了,他们除了偶尔还问我相亲的事情,其他就真的不联系了。” 

 

  温如嵩精疲力尽的靠在床头的软垫,手背抵在额头挡住眼前的光亮,似千帆过尽又似乎仍有眷恋,曲修和他一样抬起头望着空洞的天花板眨了眨眼,然后翻身面向着温如嵩。 

 

  “亲爱的,你转过头看着我。”曲修等待着温如嵩撇过头望向他,伸过手握住他的手,“我是你遇到问题时候的朋友,也是和你相濡以沫的爱人,还会是和你度过一生的亲人。” 

 

  “以前的事情也许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不能保证能不能去添补过去的这些破事,但我能保证以后的事情咱们可以一起面对。”曲修说的很慢,心里暗暗筹划着自己的计划。 

 

  温如嵩刚想点头,曲修一把伸过手抵住了他的下巴,“别点头,哪次让你有啥事跟我说你不是点头?到最后还是得我看见了问才肯说。” 

 

  “主要是这种事情说不说也不妨碍咱俩过日子,说出来……” 

 

  后面的话温如嵩没有说完就被曲修笑着打断了,“什么叫说不说都不妨碍?你说了我还能抱怨你嫌弃你吗?以后你再有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说,信不信给你屁囘股打开花。” 

 

  温如嵩也习惯了曲修没几句正经话就又开始瞎闹,推了推他肩膀,结果直接被曲修压住盖上了被子。 

 

  温如嵩是真的累了,刚刚聊了这些也没有兴致,本想开口拒绝曲修,却被曲修哄孩子似的裹好被子搂在了怀里。 

 

  “睡觉吧,你什么都不要想,你就想着明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我就够了。” 

 

   

 ————————————————————

回礼彩蛋是如果温仔能看到修哥在想些什么 

灵感来源于于昨天评论区的留言哈哈哈



 

  

评论(104)
热度(1906)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