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七十二)

年下小甜文

开车前先考驾照


感谢@hzfsjxyxpy 和@软あ甜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给楚阔发短信请教

————————————————————

  这个周末两人本来也没什么安排,季湘迦即使之前准备充足,跑完五千米第二天也是累到不想动弹,干脆和谢云安俩人一趴一躺在卧室打游戏。 

 

  中午的时候季湘迦准备去做饭,谢云安漫不经心的勾了勾他的小臂,季湘迦心里酥酥麻麻,然后被谢云安抬眼晲了过来。 

 

  “我又没压你胳膊,你杵在这跟我碰瓷吗?”谢云安侧过身又开了一局游戏,他清楚跑完步季湘迦也累,不忍心再让他去做饭,“咱们中午叫外卖吧,你别做饭了。” 

 

  季湘迦拿起床头的扫灰尘的床刷,往谢云安身后两三成力气打了一下,谢云安从床上弹起来凶巴巴的瞪着他。 

 

  “我没啥事,反正躺着也没事干,把前两天的肉炖了,再炒俩菜。”季湘迦一边说着一边往厨房走去,留谢云安在身后嘟囔着说了几句叫嚣的话。 

 

  香气开始在屋里飘荡的时候,谢云安收到了楚阔的消息,他眯着眼把一句话读了好几遍,倒吸了一口气床上翻下来出去叫季湘迦。 

 

  “楚阔中午说来咱这儿蹭饭。”谢云安把手机晃到洗菜的季湘迦面前,“我直接跟他说咱没在家吧。” 

 

  还没等谢云安把消息发出去,一连串敲门声已经同时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谢云安表情一阵扭曲,不情不愿的走出去给楚阔开门。 

 

  “在楼道都闻见你们家做饭了。”楚阔跟在谢云安后面走进来,饶有兴趣的盯着谢云安有些不自然的步伐。 

 

  “你这是挨打还是挨槽了?” 

 

  葱姜蒜下锅,油花噼啪炸裂被收入抽油烟机的轰鸣,谢云安来不及多想转身捂着楚阔的嘴把他推倒在了沙发上,转头望向厨房,入眼只有浓浓烟火气。 

 

  楚阔被他此地无银的反应逗的连连发笑,手里的包装袋顺手放在茶几上,手肘撑在沙发靠背上冲谢云安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就你这样,估计挨槽了都下不来床。”楚阔稍微调低了嗓音,眼神仍时不时瞥向厨房,“那就是挨打了,诶过来让我看看打的狠不狠……” 

 

  “楚阔!”谢云安被他臊的脸都红了,站起来指着他气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你没事跑我们这吃什么饭?你再乱说一会儿饭里给你下药。” 

 

  楚阔眯起眼笑了笑,他一直都不讨厌谢云舒这个弟弟,他高中起就看着谢云安长大,总有种看孩子的感觉。 

 

  “这不是过来看看你和季小孩怎么样吗?顺便看看之前给你寄的东西效果怎么样?”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谢云安气不打一处来,自从楚阔知道了他和季湘迦在一起之后,一有时间就发消息骚扰他,后来更是直接要地址给他寄了一箱子乱七八糟的床上用品,至今还藏在谢云安卧室的抽屉里。 

 

  谢云安羞得脸色都变了,骂骂咧咧跪在沙发上和楚阔扭打起来,楚阔看他真要动手,趁着被压倒的机会扬手在谢云安腿根扇了一巴掌。 

 

  牵连到昨晚的伤让谢云安的脸拧成一团,坐直身子伸手挡在身后,看到楚阔玩世不恭的样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给你碗里下药去。”谢云安嚷嚷着从沙发上下来,碎步到厨房去找季湘迦。 

 

  季湘迦还在等着菜汤收汁,准备一会儿多炒一个菜,刚把菜盛出来腰间就被紧紧绕住了。 

 

  “怎么了?”季湘迦轻声笑着。 

 

  “姓楚的那个憨批欺负我。”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有多幼稚的谢云安自己说完后愣住了,他慢慢松开手,环在胸前靠到旁边的橱柜上。 

 

  季湘迦忙着准备下一个菜,头都没抬起来应和着:“那我一会儿给你揍他。” 

 

  四溢的饭香有那么一瞬间让谢云安想起了以前过年的年夜饭,小时候的谢云景被他抢了玩具会哭着去找杭淑言或者谢云舒告状,他在旁边嗤之以鼻,却从来不知道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吃饭的时候楚阔也不见外,想起什么聊什么,季湘迦虽然之前和他没有太多交集,甚至一直对他十分尊敬,但聊的越来越多,倒想只是身边的同学朋友,完全没有顾忌。 

 

  “哦对了,上次给谢云安寄的水果你们吃了吗?”楚阔满意的看着被自己逗红了脸的谢云安,笑了笑又看向一脸懵的季湘迦。 

 

  所谓的水果只是之前楚阔寄来的一箱子各位水果口味的润滑剂,谢云安根本都没拆开细看,就塞进了卧室的抽屉里。 

 

  “没有,谢云安说他扔了。”季湘迦隐隐也从楚阔不着调的样子了感觉出来可能是什么不方便明说的东西,便实话实说了。 

 

  “怎么能扔了,我特意买的好的,谢云安你不喜欢不代表小季不喜欢啊。” 

 

  谢云安气得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开口都有些结巴,“那么好你自己留着呗,别给我寄了!我不需要!” 

 

  “不需要?那样对身体不好。”楚阔又转向表情松动恍惚的季湘迦,“我的意思是不吃水果容易上火。” 

 

  这顿饭谢云安吃的食不知味,一门心思想着吃完饭怎么收拾楚阔,结果刚吃完饭楚阔就说要走,谢云安套上衣服咬牙切齿的说送他下楼。 

 

  “有什么话不好意思当着季小孩的面问我的啊?”等电梯的时候楚阔又忍不住开始调侃,“真不是我说你俩,你俩这天天一个屋檐下睡觉,真不发生点啥,到底是谁有问题啊?” 

 

  电梯到了他们的楼层,谢云安拎着楚阔把他推进电梯,用手肘顶在他胸口推到墙上,“叶梧不是说公司最近特别忙吗?你这是被开除了来我这寻开心吗?” 

 

  “确实忙,这不是出来放松放松吗。”楚阔轻松的挣开了谢云安的束缚,笑着整理开起褶的衣领,“顺便帮每天日理万机的谢总关心关心他纯情的弟弟。” 

 

  电梯慢慢降到了一楼,楚阔大步踏出了幽闭的空间,看到谢云安没有再继续送的打算,趁着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轻飘飘留下一句:“不白吃你们饭,这次带的水果给你放茶几上了,你俩都记得吃。” 

 

  谢云安在电梯里狂摁着楼层键,嘴上骂人的话越骂越离谱,电梯门一开撒腿就往回跑去。 

 

  季湘迦正准备楚阔刚带来的草莓拿去厨房洗,抬头正好和表情狰狞的谢云安对视。 

 

  “怎么了?” 

 

  “没事了。”谢云安暗骂又被楚阔给耍了,恶狠狠的瞪着有些无辜的草莓,“回来吃水果。”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听楚阔不着调的话听的太多了,晚上谢云安躺在床上,竟然真的因为这个事情失眠了。 

 

  谢云安翻过身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季湘迦,着实有些好奇季湘迦究竟是如何看待这种事情的。 

 

  毕竟那一箱子稀奇古怪的床上用品还收在床头抽屜里,谢云安可不知道怎么用,还得拿过手机给楚阔发消息请教请教。 

 

   

 ————————————————————

回礼彩蛋是谢云安给楚阔发短信请教

算个小伏笔

下一顿拍就该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9)
热度(1246)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