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秋后算账(一)

儒雅实际暴戾攻x嘴欠死活不给受

叶凌宇x齐逾明

这章耳光预警🌟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Y U @秦鹤昀 @嗝 @墨晴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四个人聚餐的故事

———————————————————

  耳边的汽车鸣笛声刺耳,齐逾明也没听清楚电话里那一声脆响究竟是什么,但秉持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还是打算揶揄几句,却被叶凌宇眼疾手快挂断了电话。 

 

  “啧啧,温仔这个脾气,要是在我手里边,我绝对给他调教的服服帖帖,他那个对象还是不够心狠。”齐逾明插着兜边说边继续走,一扭头才发现叶凌宇还站在原地,眼神里掺杂着阴鸷。 

 

  齐逾明扭了扭脖子,斜着眼晲过去,“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发现你回国就是寂寞了,放s.u.b.身上那一套别天天想往我身上放,爸爸可不吃你这一套。” 

 

  “齐逾明,你这张嘴,还真是十几年一点没变化啊。”叶凌宇冷笑了一声,走过去拍了拍齐逾明的肩膀,挥手继续往前走去。 

 

  齐逾明在还叫齐明的时候就认识了叶凌宇,那时候他上高一,叶凌宇上高二,齐逾明那时候还没张开,个子矮但心气高,一张嘴誓要把学校里的人全都得罪遍。 

 

  后来说话得罪了叶凌宇,歪打正着叶凌宇觉得他整天欠欠的样子,只有不跟他生气,放在身边就当个人形吐槽机来看,也不失为有些乐趣,干脆俩人就天天一起吃饭、放学,慢慢竟然成了朋友。 

 

  至于为什么叶凌宇后来到了高一,也是因为齐逾明说话得罪了人,在校外被人围殴,叶凌宇帮他出头却被人偷袭砸了一板砖,休学了几个月,到了学校功课跟不上,干脆就降级到了齐逾明的他们班。 

 

  之后俩人每天斗斗嘴,日子竟然一转眼就过去了这么多年。 

 

  回去的路上齐逾明依旧没心没肺的吐槽着刚才谈合作的那个老板,说看长相这个人命里就没有富贵,幸好合作又谈黄了。 

 

  叶凌宇儒雅俊朗的脸上慢慢结满冰霜,他搓了搓手指想起自己在戒烟,指尖狠戾的做了个掐灭烟头的动作。 

 

  毕业之后齐逾明一直在试图创业,几次失败下来又把目光瞄准在了他熟悉的情趣产品方向,前些年成立的夜行一直只在小范围内有不错的口碑,公司更是紧巴巴的勉强度日。 

 

  最近合伙人撤资,齐逾明在谈判桌上杀红了眼才用凑出来的钱保住了这个多年来唯一能让他看到希望的小公司,可接下来要面临的债务和发展压力让齐逾明走投无路。 

 

  峰回路转,叶凌宇在国外跟着他爹野了这么多年,终于决定回国开始自己的创业生意。 

 

  不够齐逾明知道,叶凌宇这次回来,是因为他在国外养了两年的s.u.b.把他甩了,然后转身上了别人的床。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共同把“夜行”做大。 

 

 

   

  齐逾明的家很偏,藏在一栋破旧的老居民楼里,从为数不多的灯光中都能看出在这里住的人已经不多了,齐逾明就是其中之一。 

 

  开了灯齐逾明一头扎进沙发里,拿起茶几上临走前喝剩的饮料,“渴死我了,我算看透了,就这些投资人,就爱听人耍嘴皮子。” 

 

  叶凌宇的眼神随着忽明忽暗的吊灯冷冷的扫向齐逾明,他转身把大门锁好,走到沙发前,淡淡开口:“齐逾明,这是我给你找来的最后一个投资人了,你刚才聊的那些话就摆明了要把人气走,那你说说,以后你想怎么办?” 

 

  还没意识到气氛有些微妙的齐逾明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叶凌宇这张带着混血感的脸,摊开手笑了笑:“诶呀,就这些投资人,我可不放心把夜行交给他们,咱俩都认识这么久了,叶凌宇,你直接拿点钱和我一起来发展不就好了吗? 

 

  正如齐逾明所说的,对于叶凌宇家的情况,掏出点小钱投资给齐逾明轻松到不值一提,可叶凌宇始终不想和自己的朋友掺杂上太多的利益往来,顾及着这个才想着授人以渔。 

 

  但在看着齐逾明一如既往的毫无顾忌的嘴欠和胡闹,叶凌宇逐渐开始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齐逾明的这些毛病,总要有人来收拾收拾他。 

 

  “齐逾明,你想好了,我投资你,可是要有条件的。”叶凌宇的薄唇藏起一丝不宜察觉的笑意,他不再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而是坐到齐逾明旁边,随和的宛如饭后的闲谈。 

 

  齐逾明坐直身子,打了个哈欠,“你的条件我还能不满足吗?我知道你现在缺啥,不就是感情上受了点伤吗?爸爸下次遇到好的s.u.b介绍给你。” 

 

  “齐逾明,如果要我投资你,那以后对夜行的重大决策你需要先来找我商量,而在其他方面。”叶凌宇平淡的口吻不愠不火,“如果我觉得你有不对的地方,我也有资格教训你。” 

 

  都是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的,叶凌宇的话委婉又显而易见,齐逾明也是从小圈玩到大圈,但这些年不管怎么玩,他从来没当过被压制的那一方。 

 

  “你他妈开什么玩笑呢?”齐逾明倏地从老旧的沙发上站起来,他是一心想哄骗着叶凌宇给自己投资,为了以后可以不受投资方约束自由发展,可现在夜行不受约束了,他倒要处处被叶凌宇管着。 

 

  叶凌宇的手指轻轻扣在沙发上,“齐逾明,如果没有我,你甚至没有资格去见这些级别的投资人,我尽我可能在帮你,可你只一心想着找我来投资,既然这样想了,我满足你,那你也要拿出点代价吧?” 

 

  这件事情确实是齐逾明理亏,他无话可说,自从叶凌宇回国之后他开始对夜行未来的发现有恃无恐,反正不管怎样他相信叶凌宇不会对他见死不救。 

 

  但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是齐逾明始料未及的。 

 

  “你说的教训……那咱俩得好好谈谈,你也知道规矩,更知道我以前和你是一个属性的,我不接受的你不能用在我身上,就像温仔当时那样,对不对?”这是齐逾明的让步,无异于表示他可以接受叶凌宇的要求。 

 

  提到温如嵩的事情,叶凌宇眉头微蹙,目光冰冷的像流动的玻璃,他点了点身边示意齐逾明坐在自己旁边。 

 

  “脸转过来,看着我咱们再聊。”气氛开始降温,凝固结冰,可齐逾明并没有意识到,只是把脸转了过来。 

 

  一个耳光夹着风掴在脸上,齐逾明眼前一阵眩晕被巨大的冲击力打歪了身子,回过神脸上是火辣辣的疼,他瞪大了眼望向叶凌宇。 

 

  叶凌宇的脸依旧儒雅不起波澜,举手投足都尽显处变不惊的气质,仿佛刚才狠厉的掌掴只是随手的轻轻抚拍,“这就是我要和你聊的,没有规矩,你只需要听我的。” 

 

  终于开始意识到失态严重性的齐逾明往旁边退缩着,他想说些什么驳斥叶凌宇,在那一瞬间他却想到了这些年他无数次从跪在他身边的人眼里看到的惊恐。 

 

  这些慌乱和无助此时此刻全都变本加厉还到了他身上。 

 

  “现在,咱们来秋后算账。” 

 

   

 ——————————————————

回礼彩蛋是四个人聚餐的故事,温仔数齐逾明身上被放了多少道具哈哈哈哈哈哈哈

彩蛋写着写着写了一千字,但我觉得还可以继续扩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不用心疼齐逾明,算完账就知道他到底有多欠了

这个番外就是为了狠拍的

提前预警一下,真的会一点不留情

无脑爽x一定要让齐逾明哇哇哭才结束


  

评论(310)
热度(3493)
  1. 共4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