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七十三)

年下小甜文

文中行为不要模仿!!后果很严重!


感谢@夙愿 和@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嗝 @软あ甜 @清雨 @…… @一个毛毛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第二天谢云安和楚阔打电话交流那啥啥啥的心得,以及楚阔到底有多惨哈哈哈哈

————————————————————

  热闹的街市,路边的小吃摊支着几张旧桌子,谢云安望着眼前的馄饨,嫌弃的把香菜挑到楚阔碗里。 

 

  “所以这么长时间了,你俩都一个床睡觉了,也没发生点啥?”楚阔又把香菜挑到旁边的卫生纸上,“不是吧,季小孩不会真是有点啥问题吧。” 

 

  四周多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无人会在意他们在聊些什么,谢云安抿了口面汤,没理会楚阔的惊叹。 

 

  这种事情谢云安也不知道怎么说,虽然不是觉得上床这种事情必须要有,可俩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又天天腻在一起,周末还在一起住,季湘迦一点反应都没有,让他很是别扭。 

 

  难不成季湘迦就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想到这种问题谢云安竟然很是失落,原先和季湘迦一起睡觉就足够他安心许久,可两人在一起之后,每次相敬如宾的同床而眠反而让他感觉没了期待。 

 

  这种事情他自然不好直接和季湘迦说,只好把熟悉这些的楚阔叫出来吃饭。 

 

  “你当时是怎么追到穆沉的啊?”谢云安一贯没大没小的直呼姓名,楚阔也不会很他计较。 

 

  被戳到过往的楚阔抿了抿唇,很快就咧嘴笑了起来,“我俩啊,我追的他啊,后来他一看我这么好,颠颠就把我领回家了。” 

 

  “那你俩……那种事情也是你主动的?”虽然知道楚阔不着调的样子,可问出这种话还是让谢云安不太适应,脸上不自然的发热。 

 

  “我俩……”楚阔咂了咂嘴,陷入回忆,“他那时候不从了我,我就歪门道找了点药,给他下在酒里,顺理成章就把他骗上床了。” 

 

  谢云安思索了几秒,无情的拆台道:“你刚才不还说他颠颠把你带回去了吗?” 

 

  不过这个方法倒是合乎谢云安的想法,他既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主动先提起这个事情,又想找个办法让季湘迦主动些。 

 

  碗里的馄饨下肚,谢云安抬头看了看楚阔,冷不丁冒出一句:“你给我也整点,我回去下给季湘迦。” 

 

  回小店拎了两瓶玻璃汽水的楚阔坐回座位,一边开瓶盖一边揶揄:“你可省省吧,我这么大人了还能跟着你胡闹?我上次那回穆沉回了神差点把我从窗户扔出去。” 

 

  话虽然这么说,但谢云安最后还是如愿以偿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的几粒药片。 

 

  回了家的谢云安心情大好,和沙发上看电视的季湘迦打了个招呼,就跑回了卧室把药片放在了床头抽屉,剩下的就是好好规划一下怎么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其实谢云安对这件事情心里也直敲鼓,但毕竟楚阔天天在他耳边絮叨,又有楚阔之前的精力摆在他面前,只要到时候他咬死不承认,季湘迦也没理由赖到他头上。 

 

  之后几天还是日复一日的上课、放学,转眼到了周五,谢云安中午就兴冲冲和季湘迦说晚上在家一起吃饭,季湘迦眼瞅着他最近兴奋的样子,不知道他是遇到了什么高兴事,但总归能这么开心就好。 

 

  下了课谢云安往回走,路过奶茶店的时候顺手买了两杯奶茶,他和季湘迦一直都不爱喝这种甜腻的东西,但正好今天可以派上用场。 

 

  到家的时候季湘迦正在准备晚上要做的菜,谢云安拎着奶茶思索了一会儿,感觉还是先吃饱比较重要,就把奶茶放进了冰箱。 

 

  吃饭的时候季湘迦时不时瞄两眼满脸写着兴奋的谢云安,给他夹菜的时候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最近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吗?” 

 

  谢云安吃东西的样子活脱脱像一只贪吃的花栗鼠,“还行吧,开不开心得等等才能知道。” 

 

  这话听的季湘迦云里雾里,百思不解的吃了两口菜,谢云安看两人吃的差不多了,便去厨房冰箱把刚才的两杯奶茶拿了出来。 

 

  床头柜的药片刚刚就放在了口袋里,谢云安把奶茶的盖子打开,慌慌张张的把几粒药片放进去,盖上盖子拎到餐桌递给季湘迦。 

 

  “怎么突然想起买奶茶了?”季湘迦接过来放在桌上,“你之前不是说太腻了吗?” 

 

  季湘迦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架子上找出一个玻璃杯,因为不喜欢奶茶的底料,他一直都有把奶茶倒出来喝的习惯。 

 

  连贯的动作完全不在谢云安的意料之中,他还没反应过来,季湘迦已经轻轻挑开了奶茶盖,倒在旁边的玻璃杯中,尚未溶解的白色药片静置在下面的底料上,格外突兀刺眼。 

 

  季湘迦眉头紧皱,“你这奶茶是哪买的?” 

 

  话刚出口季湘迦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看药片的溶解程度应该是刚放进去不久,季湘迦抬起头望着脸色变得煞白的谢云安,差不多有了答案:“你放的这是什么?” 

 

  “就是……普通的药片。”谢云安结结巴巴的声音彻底出卖了他的心虚。 

 

  季湘迦是真的被气笑了,他打量着后退了半步的谢云安,这才意识到在一起之后,谢云安的乖巧让他已经快要忽略之前的谢云安是如何嚣张横行,无所顾忌。 

 

  “行,那你把这杯奶茶喝了吧。”季湘迦压着怒气把奶茶递给谢云安,谢云安没有接,他便拉起谢云安的手塞了过去,“谢云安,你到底放的是什么?” 

 

  季湘迦又气又急,下手也没了轻重,捏得谢云安手腕生疼,举着半杯奶茶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到底要他怎么回答,他总不能真的说实话,放的药片是为了让季湘迦能和他上床的烈性药。 

 

  谢云安的沉默无异于火上浇油,季湘迦站起身把奶茶扔进垃圾桶,转身冷冷扫了一眼谢云安,“谢云安,你是没感觉出来这件事情有多严重吗?” 

 

  谢云安抬起头眨了眨眼,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可他又实在放不下面子去承认自己的幼稚行为。 

 

  季湘迦也不想再废话,毕竟这件事情严重到超过了他能解决和接受的范围,季湘迦拎着谢云安的衣领把他拖到卧室,还没等他站稳就扫过他小腿,又压着他肩膀把他摁在地上跪好,但收了些力,不至于真的嗑坏他膝盖。 

 

  “什么时候想说了,什么时候再起来。” 

 

   

——————————————————-

回礼彩蛋是第二天谢云安和楚阔打电话交流那啥啥啥的心得,以及楚阔到底有多惨哈哈哈哈



  

评论(154)
热度(1216)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