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开了一家俱乐部番外】秋后算账(五)

儒雅实际暴戾攻x嘴欠死活不改受

叶凌宇x齐逾明

手考口求预警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一个毛毛@lll @清雨 @就是喜欢帅哥 @秦鹤昀 @薄荷柠檬绿 @卿彧 @胖胖的鹤 @枪决 @鸭鸭鸭鸭鸭鸭 @白色尨茸 @挽歌🌴 @韩咸鱼 @.(中考暂退)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之前四人聚餐修罗场的后续,四人吃完饭的两两交流

————————————————————

  齐逾明的家很小,只有一间卧室,另一个房间是小小的书房,堆满了各种夜行的产品和公司的资料。 

 

  齐逾明趴在桌子上缓了好一会儿,他庆幸叶凌宇转身就走,让自己不至于太过于难堪,可心里某处角落却又有些说不清楚的酸涩。 

 

  颤抖着把裤子穿整齐,简单的动作却让齐逾明好几次又疼出眼泪来,皮带还放在桌子上,像是提醒着他远没有结束。 

 

  愣在原地的齐逾明不知道要不要出去,他调整着错乱的呼吸让自己从狼狈中逃离,叶凌宇的开门声却差点让他腿一软跪在地上。 

 

  对他的反应有些惊讶的叶凌宇微微蹙眉,但还是选择忽略,“我今晚在这住,沙发我收拾好了。” 

 

  疼的快要站不稳的齐逾明只想赶紧找个地方趴一会,“你晚上当心别从沙发上翻下来。“ 

 

  “我睡沙发?”叶凌宇轻声问到。 

 

  齐逾明眼前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不是面料下绷紧的两丘太疼,而是他也说不出的奇怪原因。 

 

  “嗯,我睡沙发。”齐逾明重重点了点头,抬腿往书房外走去。 

 

  看到人居然被自己逗哭了,叶凌宇先是错愕,等到齐逾明走到自己旁边时伸手拍了拍齐逾明肩膀,“去床上趴会儿,累了就睡。” 

 

  趴在床上的齐逾明真切的感受到令人抓狂的疼有多么难熬,他没心思去揣测叶凌宇刚刚的话到底是心软还是其他的,只想赶快逃入混沌的梦境。 

 

  齐逾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想起了这么多年自己肆意妄为的样子,对谁都没有服过软,偏偏最后栽在了叶凌宇身上。 

 

  可一切又好像合情合理,毕竟肆意张扬后唯一的归属只有叶凌宇。 

 

  第二天齐逾明睡到中午,再醒来的时候全身骨头像散了架,如果不是因为叶凌宇还在外面,他估计一整天都不会下床。 

 

  身后的伤昨天也没有上药,能感觉出是有破皮的地方,可齐逾明没精力去想过了一晚上会是怎样的惨状。 

 

  “醒了?过来吃饭。”叶凌宇端着两盒泡面放在茶几上,“你吃哪个味道的?让你先挑。” 

 

  如果不是一身的疼让齐逾明懒得说话,他肯定要揶揄几句,叶凌宇这么有钱就不能订个外卖,还要搜刮他的泡面。 

 

  “不辣的吧。” 

 

  齐逾明望了一眼沙发,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坐下,端起泡面随便吃了几口。 

 

  没什么胃口的齐逾明把吃剩的泡面放回桌上,站在旁边疼的根本坐不下,可这样站在旁边让他有种自己很是乖顺的错觉。 

 

  “来聊聊?”叶凌宇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看见齐逾明有点被打怕的样子很是满意。 

 

  本来这顿打就是要板正他的一身臭毛病,总不能永远这样口无遮拦下去,既然真的打怕了,适可而止也不是不可以。 

 

  齐逾明咬住嘴唇没有应声,眼神看向叶凌宇这张永远带着笑意的脸,讪讪转移了视线,手指紧张的揉搓着睡衣面料。 

 

  叶凌宇并不去理会他的小动作,“以后你这些毛病都改改,这么大人了一天天说话这么不着调,那些投资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让你太难堪,那要是我不在呢?” 

 

  “嗯。”齐逾明点了点头,坦白来说,哪怕现在的叶凌宇心平气和和他讲话,昨天那一顿痛打的余威仍让他紧张到窒息。 

 

  站得久了齐逾明忍不住有些发抖,他扣住大腿外侧让自己站稳,但过于惨烈的伤还是让他疼到连连吸气。 

 

  “要上药吗?”叶凌宇微微眯起眼,和煦的笑着望向齐逾明,和齐逾明认识这么多年,他不会不了解自己这个朋友是什么性子,昨天这一顿痛打肯定让他心里倍感羞赧。 

 

  虽然这是他该承受的,叶凌宇不会给予太多安抚,但最起码的关心还是要有的。 

 

  齐逾明摇了摇头,他现在看见叶凌宇都心里发慌,只想赶紧回到卧室再趴着休息一会。 

 

  自从之前养了好几年的s.u.b把他甩了和别人上床之后,叶凌宇并不相信自己这幅温润儒雅的面孔能给对方带来多大的震慑,更何况是相识了这么多年的齐逾明,“不至于这么怕我吧?” 

 

  被戳穿了心思的齐逾明自觉难堪,脑子一热,咬着牙回怼过去,“怕你不才好吗?毕竟你之前对收的s.u.b那么狠,人家照样绿了你。” 

 

  并不宽敞的客厅迅速安静下来,空气仿佛静置凝固,叶凌宇镜片后的双眼一点点褪去刚才的笑意,他把泡面扔进垃圾桶,站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手,又径直走到齐逾明面前。 

 

  “你这张嘴,还真是不好管。”叶凌宇轻笑了一声,抬起手拍了拍昨天掌掴过的脸颊,一夜的消肿后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 

 

  齐逾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这件事情是叶凌宇的伤疤甚至是雷区,放在之前他也不会轻易提起,偏偏在疼痛侵扰之下脱口而出。 

 

  还未等齐逾明开口解释,他就被巨大的拖拽力拉到了卧室,叶凌宇冲他膝窝狠踹了一脚,本就颤栗的双腿直愣愣嗑在了地板上。 

 

  身后的脚步声离开,齐逾明喘息的佝着背揉着刺痛的膝盖,不敢再贸然站起来,但昨天的伤变本加厉的叫嚣起来,连最基本的跪直都变得困难。 

 

  金属碰撞的声音穿透耳膜,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让齐逾明瞪圆了眼睛,他本能的打了个寒颤,来不及转过头,虚搭在双腿上的手臂便被叶凌宇反钳到了身后,金属材质的手铐扣在手腕,冰凉刺骨,更让齐逾明完全无法再挣扎。 

 

  “叶哥,我刚才那些话……” 

 

  解释的话齐逾明自己都没脸再说下去,他向来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但他还是第一次踩在叶凌宇的雷区上。 

 

  不过叶凌宇也没有给他再说下去的机会,骨节突出的一只手粗暴的捏住他两侧脸颊,像是要活生生捏碎的力气迫使他发干的嘴唇张开,硅胶材质的口求被直接塞进嘴里。 

 

  齐逾明彻底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只能用眼神流露出对即将执行的刽子手的恐惧。 

 

  “昨天的数,今天继续。”叶凌宇身上没了昨天的从容,取而代之的是只剩下暴戾阴鸷的眼神,宛若睥睨着猎物的鹰,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盛气逼人的强势。 

 

  齐逾明这才看到叶凌宇手中又拿起了那条让他痛不欲生的皮带。 

 

   

 ————————————————————

回礼彩蛋是之前四人聚餐修罗场的后续,四人吃完饭的两两交流

顺便也是给温仔和齐逾明的矛盾一个小交代

以及叶凌宇的未解之谜,温仔到底看上了曲修喜剧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啊其实真的不用这么早心疼齐逾明

他这张嘴……确实很欠很欠

放心吧最后肯定会被叶凌宇哄到手的


  

评论(187)
热度(2936)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