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一)

曲修x温如嵩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人渣该出场了


感谢@泪落无声 @巳日时君 @青墨 送的奶茶和@白色尨茸 @尘萦 @韩咸鱼 @1155宋 @. @转身丿花未开 @鸭鸭鸭鸭鸭鸭 @嗝 @今天秦昭明哄小叶了吗 @枪决 @秦鹤昀 @松月 @吾名落神 @海潮爱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温仔以后辞职和叶凌宇他俩一起创业的故事

——————————————————

  周末两天曲修和温如嵩如常赖在家里,周六夜里有曲修心心念念的球赛,温如嵩炸了些炸食端到客厅,却看到曲修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全神贯注盯着电视,而是捧着手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两个人手机的密码彼此都知道,是对方的生日,按理说是没有秘密的,但毕竟都在一起了这么多年,他们都不是再做出那种查看对方手机的幼稚行为。 

 

  “聊什么呢?”温如嵩把装满炸串的盘子放在茶几,转头看向电视屏幕上焦灼的比分,小声重复着像是在提醒曲修,“国家德比啊。” 

 

  曲修笑了笑把手机扔到旁边充电,拿起签字咬在冒着油花的肉串,手臂搭在温如嵩肩膀,一起看起了比赛。 

 

  只是没一会儿两人就变成了靠在一起的姿势。 

 

  明明支持的球队输掉了比赛,曲修却像是心情不错,哼着歌去厨房刷盘子,温如嵩望见曲修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着实有些好奇到底什么事情让曲修这么开心,犹豫之下还是没有查看他的手机。 

 

  温如嵩非常坚信,如果是重要的事情曲修肯定会告诉他的。 

 

  周日晚上叶凌宇坐庄,在酒店定了包间请他们两个人吃饭,两人没理由推脱,吃饭的时候温如嵩惊讶的注意到齐逾明的异常,趁着去洗手间的时候和曲修提了两句。 

 

  “他们两个好像在一起了。”温如嵩低声揣测着,曲修在其他人的感情问题方面向来迟钝,也没有多问,只是对叶凌宇的手段很是震惊。 

 

  曲修一如既往的不着调附和道:“那叶凌宇对他对象还这么狠吗?我可不敢这么对你,在家里给我看就够了。” 

 

  回家的路上曲修喝了些酒,温如嵩把他扶到床上躺好,刚要起身去给他到杯酸奶,就被曲修拽住小臂拉到了床上。 

 

  “你好像和齐逾明关系不是很好啊?”曲修的脸上还泛着微醺的红润,他微微偏过头,不让酒气沾湿温如嵩,“我怎么看你刚去的时候看见他就不太高兴的样子?” 

 

  压在曲修身上的姿势让温如嵩很不自在,尤其是身下某个部位摩擦在曲修跨间,有种他在主动求欢的错觉。 

 

  “没有。”温如嵩冰冷干脆的拒绝着,“你喝多了,我去给你拿点解酒药。” 

 

  出了卧室温如嵩才松了口气,坐在沙发上对着茶几上的水杯愣着神,直到曲修缓了一会儿酒劲儿出来叫他睡觉,他跟着曲修回到卧室,才想起来自己刚才是说给曲修找药的。 

 

  卧室里熄了灯,两人躺在床上,呼吸声此起彼伏,像是夜里穿行过草丛的蛇。 

 

  “温仔,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曲修枕着手臂没有入睡,他翻过身在昏暗中揉了揉温如嵩的脑袋,“之前的事情说了就过去了,再有瞒着我的,上次可说好了,把你屁股打烂。” 

 

  温如嵩被他说的下意识缩了缩身子,正想反驳那是曲修单方面决定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曲修揽进了怀里,呼吸声开始交融。 

 

  但显然温如嵩来不及担心之前发生的事情,第二天周一上班他就遇到了更棘手的事情。 

 

  温如嵩这些年一直在一个小公司里工作,快三十岁也没混出什么名堂,总想着再等等再等等,可等来等去到了现在这个年级,跳槽也愈发困难,每天的工作更是望不见未来。 

 

  周一上班开完晨会主管突然叫温如嵩留下来,告诉他中午的时候一起出去见一个合作方。 

 

  “带我去应酬?”温如嵩微微蹙眉,倒不是说他厌恶,只是无缘无故单独叫着他一个老员工去接待客户,难免有些不合情理。 

 

  主管倒是也没端着架子,坦白直说:“我也不清楚,本来这种事情都是带小陈那几个小孩去的,但这次的合作方点名要你去,那边来头也不小,我们也没有多问,就辛苦你一下了。” 

 

  即使温如嵩有千般疑惑,但工作为先,大家都有难处,便也没有再多问什么,他打开手机查看了这次合作方的相关资料,依然没有找到任何和他有关系的蛛丝马迹,只当是做了充分的背调。 

 

  中午的时候主管开车带着温如嵩去了定好的饭店包间,温如嵩有些年头没出来应酬过,起初还有些紧张,主管陈禹然是当初和他一起来的公司,也算是老相识,拍了拍他肩膀调侃着:“诶就吃个饭,说点场面话,放咱们刚来公司的时候不是小菜一碟?” 

 

  眼瞅着快到了约定的时间,合作方还没有到,温如嵩和同事私下的接触向来不多,两人尬聊了几句就各自低头刷起了手机,温如嵩告诉曲修今天中午要和一个合作方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叫我来,估计是对面想找老员工吧,觉得好说话些。”温如嵩一五一十把这次奇怪的应酬告诉了曲修,曲修那边也正在忙工作的事情,便嘱咐他如果有什么问题即使告诉他。 

 

  “不会有问题的。” 

 

  发送完最后一句话,合作方正好姗姗来迟,“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耽误了。” 

 

  温如嵩愣住了,他眨了眨眼试图证明这是一场幻觉,甚至忘了站起来迎接握手,在外始终冷若冰霜的一张脸一点点破败崩塌。 

 

  吴冠言绕到桌子后面,伸过手对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温先生看上去不太欢迎我们啊。” 

 

  旁边的主管瞬间就猜出来个大概,招呼合作方过来的两人坐下,又到旁边推了推温如嵩,示意他站起来打招呼,可温如嵩全部置若罔闻,直勾勾的盯着面前这张许多年未见的脸,以及吴冠言手上刺眼的婚戒。 

 

  吴冠言笑了笑,不急于这一时,他坐回紧挨着温如嵩的位置,和赵禹然商量着点好了菜,闲聊时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温如嵩。 

 

  “温先生看上去还是单身吧?”吴冠言轻声笑着,带着不易察觉的轻蔑,“看来是一心扑在工作上。” 

 

  赵禹然看出了对方安排这次应酬的目的,心里猜测估计是对方和温如嵩早年有什么过节,但顾及着工作属实无力替温如嵩说些什么。 

 

  吃饭的时候吴冠言一直在给温如嵩递酒,几杯过后温如嵩便开始沉默的摆手拒绝,赵禹然在旁边解释温如嵩胃不太好,不能喝太多。 

 

  “你上学那时候不是挺能喝的吗?怎么这些年不见,自己把自己给作贱成这个样子了?”这句话里有话说完,温如嵩明显听到吴冠言带了的另外两人在嗤笑,他抬起头想质问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吴冠言依然要把他当成一个笑话讲给所有的人。 

 

  手机震了一声,温如嵩知道肯定是曲修给他发的消息,他举起酒盅泼在地上,抬头看着面前这张油腻轻蔑的脸。 

 

  “不好意思,吴先生,我对象不让我在外面喝太多酒。” 

 

————————————————————

回礼彩蛋是温仔辞职和叶凌宇他俩一起创业的开始

曲修:我对象开了一家情囘趣产品公司x


 

  

评论(87)
热度(1933)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