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七十六)

年下小甜文

珍惜我最后一次写小甜文这几个字


感谢@夙愿 @盎盎仔 @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一个毛毛 @许白的白啊 @鹤川 @松月 @半块酸奶酪 @江城子 @韩咸鱼 @清雨 @biubiubiu @QYLW @平阳 @爱意不朽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一家四口配一条狗(楚阔)的斗嘴日常

————————————————————

  日子行云流水的过去着,半个学期悄然来到了尾声,谢云安百无聊赖的转着手里的笔,听着这个学期的最后一节课。 

 

  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夏日的校园是薄衫和蝉鸣的底色,谢云安望着窗外天边的云,随手拍了一张发给季湘迦。 

 

  “好好上课。”季湘迦的回复格外煞风景。 

 

  谢云安撇了撇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季湘迦闲聊着,最后一节课是自由复习,放到以前谢云安早就翘课回宿舍睡觉了,现在虽然坐在教室,但也无心学习。 

 

  熬过了最后的考试就到了谢云安心心念念的暑假,最近他天天忙着四处搜集旅游攻略,准备和季湘迦出去旅游,季湘迦总是事事顺着他的心思,结果他自己倒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拿准主意到底去哪里。 

 

  他们聊着过几天的考试,聊着暑假的计划,也聊着放学后去哪里吃晚饭,谢云安支着手臂靠在窗沿上,嘴角始终勾出明显的弧度。 

 

  打了下课铃谢云安不着急收拾东西,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拎着包走出教室,正好看到季湘迦站在楼梯口等着他。 

 

  谢云安小跑过去,勾起季湘迦手臂晃了晃,并排往楼下走去,路上谢云安还在说着新想到的旅游景点,季湘迦笑着听他说个不停,偶尔伸手和他打闹着。 

 

  走出教学楼的时候谢云安望见天边半明半暗的云,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看过的《黄金时代》,正要调侃着说自己快过生日迎接黄金时代了,口袋的手机震了起来。 

 

  谢云安拿出手机,看到是叶梧的电话有些惊讶,他和季湘迦对视了一眼,打开免提是叶梧掩饰不住慌乱的声音,“你哥出车祸了,你赶紧过来,情况……不太乐观。” 

 

  所有的计划包括晚饭全都被谢云安抛到了脑后,等他和季湘迦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外已经站满了人。 

 

  急红了眼的谢云安拨开人群找到靠在墙边满脸颓废的叶梧,所有的急躁一时间宣泄出来,他拽住叶梧的衣领质问他怎么回事。 

 

  旁边早就料到谢云安会有这种反应的楚阔板着脸拉开谢云安,把他推回季湘迦身边,挡在叶梧身前用手指着谢云安,“你老实点,你哥自己疲劳驾驶出的车祸,有气别乱撒泼。” 

 

  谢云安的眼神颤抖着,手术室的灯刺得他双眼发酸,下坠的眩晕感和无助感几乎让他想要大哭出来,他抬头望向他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医院走廊,把手贴在雪白的墙壁上,支撑出最后一次力气。 

 

  “不会有事的。”季湘迦轻声安慰着,拉着谢云安到旁边的座椅上坐下,“你哥那人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肯定不会有事的。” 

 

  空气中的消毒水和白晃晃的走廊让谢云安不愿再睁开眼,他知道旁边有很多公司和谢家的人,他避嫌的松开握住季湘迦手腕的手,揉搓着指肚。 

 

  再睁开眼,谢云安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下午,他发着烧坐在医院的走廊,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无声的哭泣着,他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来接他回家。 

 

  在那条他永远看不清的长廊尽头,他看到谢云舒向他走过来,抱起他说该回家了。 

 

  “你和你哥感情一直都很好啊。”季湘迦轻轻包住谢云安的手,磁性的嗓音试图轻柔的帮谢云安缓解焦急的心情。 

 

  季湘迦想起了两人刚认识的时候谢云安在酒吧喝醉酒喊的谢云舒的名字,也想起了过年回去谢云安对谢云舒的不舍,再看到谢云安缩在长椅上脆弱的样子,不禁再次感慨谢家兄弟二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小时候我发烧,我爸带我来医院看病,看到一半杭淑言叫他去聊结婚的事情,他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医院了。”谢云安睁开眼,他看见的是季湘迦澄澈如水的双眸,“后来我一个人在医院哭了很久,最后是谢云舒把我接回去的。” 

 

  得到回答的季湘迦脸上闪过些许惊讶,但联想到谢云安家里复杂的情况,剩下的只有对谢云安儿时经历的心疼,他试图拉起谢云安的手,却被躲开了,季湘迦只当他是想避嫌,并没有多想。 

 

  两个人沉默的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季湘迦时不时打量着谢云安的侧脸,比以前看起来多了些肉感,过去那个消瘦狂傲的少年一点点褪去外壳,剩下的是坐在他身边,他放在心里最重要位置上的男友。 

 

  他想,如果有机会,以后的所有日子他都想和谢云安一起度过,他会珍惜每一天,弥补谢云安过去十几年所失去的一切,就像谢云安同样会带给他所缺少的所有。 

 

  在冰冷的手术室外,季湘迦虔诚而坚定的奢望着,他想他们还会有很多的未来,去给对方带来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幸福。 

 

  手术室外的灯灭了,谢云安并没有站起身等到门口,他望着焦急每个人焦急的背影,把手伸交到了季湘迦的手心上。 

 

  谢云舒的手术很成功,但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谢云安又坐在病房外安静的等待着,叶梧有些疲惫的走出病房对他笑了笑,让他没事就先回去消息吧。 

 

  “没事,我在这等着他醒了再走。”谢云安显然有些不满叶梧让他离开的建议,细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眼底扫出一片阴影,“我哪也不去,就在这等着。” 

 

  季湘迦感觉出来两人都是又累又急,更怕谢云安的性子闹出什么问题来,赶忙往谢云安身边靠近了些,拍了拍他的手背,“要不我回去煲个粥送过来吧,你俩晚上也都没吃饭,正好一起喝点。” 

 

  等季湘迦晚上拎着保温盒回到医院的时候,谢云舒已经醒了过来,他腿上的伤最为严重,医生说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能随便走动,季湘迦推开门,正看到谢云安苦着一张脸趴在谢云舒的病床上,一双眼始终没离开谢云舒半分。 

 

  等一切都安顿好已经是凌晨,回去的路上谢云安一直低着头昏昏欲睡,夏夜的风微凉,季湘迦把自己的外套披在谢云安身上。 

 

  “最近这段时间,我想经常来医院照顾一下谢云舒……照顾一下我哥。”谢云安突然打破了沉默,充满倦意的一双眼真诚的望向季湘迦。 

 

  季湘迦自然没有理由不同意,“行啊,到时候你提前跟我说,我做好了饭给你带过去,也算我一份心意。” 

 

  谢云安点了点头,他把外套重新披在季湘迦身上,望着照亮着回家的路的路灯,两个人的影子被拉长,摇曳纠缠。 

 

  他突然希望这条路能一直走下去,像五岁那年的医院长廊,望不见尽头。 

 

  但这次路的尽头会有人在等他。 

 

   

 ————————————————————

回礼彩蛋是一家四口配一条狗(楚阔)的斗嘴日常

彩蛋1k+,放心食用,送送粮票就可以看了!


最近正文要开虐了,彩蛋就写甜一些x



  

评论(82)
热度(123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