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二)

曲修x温如嵩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陌つ @秦鹤昀 @怜棠 @非青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修知道那个人是吴冠言之后在想什么

——————————————————

  温如嵩从饭店包间里出来,看到赵禹然正靠着楼道旁边的窗户抽着烟,走过去站到他旁边,没有开口说任何解释。 

 

  深谙察言观色套路的赵禹然这顿饭吃下来也猜了个大概,递给温如嵩一根烟,被拒绝后随手放在了窗沿上,“嗨,都不容易,没准以前什么时候得罪过的人现在就成爷了,混口饭吃的事,别往心里去。” 

 

  怎么可能不忘心里去?温如嵩插在口袋里的手摩挲着手机壳,曲修给他发的消息他还没有回,他还没想好怎么把这件事情应付过去。 

 

  这场鸿门宴格外难熬,但好在吴冠言没再说什么出格的话,只是偶尔用眼神玩味的打量着温如嵩,温如嵩也没有示弱,不卑不亢的瞪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温如嵩杵在车门上,简单给又发过来消息的曲修回着话,只是说没什么事情,让他别担心,然后锁了手机望着车窗外的人潮。 

 

  “哦对了,我把刚才吃饭那几个人的微信推给你了,该干的工作还是得干。”分开的时候赵禹然不忘嘱咐了两句,但看着温如嵩如常冷冰冰的样子,也没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 

 

  下午的工作温如嵩都心不在焉的,好在平时他不爱和同事走动,很少有人过来找他说话,他落个清闲独自愣着神。 

 

  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温如嵩瞥见消息是“晚上有时间吗?”,下意识的以为是曲修发来的,正要回复才注意到是刚加上好友的吴冠言。 

 

  温如嵩的脸上挤出一个厌恶的表情,随手把吴冠言的聊天框删除,可对方不依不饶又发来一条消息。 

 

  “怎么?有了新换就忘了旧爱了?你当初追我的时候可也是爱的要死要活的。” 

 

  温如嵩极力克制住让他感到反胃的厌恶,扯了扯嘴角装出礼貌的态度说他晚上没有时间。 

 

  “哦也对,你现在可是有对象的人,下班了肯定是有人接吧?” 

 

  吴冠言的语气近乎挑逗,温如嵩没再回复,把手机扔到旁边专心盯着电脑上的工作。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温如嵩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便离开了公司,下楼的时候他低头看着手机里曲修问他晚上要不要去看场电影的消息,难受了一下午的心情缓和了不少。 

 

  过去的事情早就飘散如烟,温如嵩大步往自行车停车场走去,准备把吴冠言的骚扰抛到脑后。 

 

  “一个人回去啊?”等在公司大楼外的吴冠言踱步到一排排自行车旁,双手抱臂眯着眼望向开锁的温如嵩,咋舌道,“我倒是也没成想你混的这么惨,每天骑着个破车窝在这么一家小公司。” 

 

  吴冠言走近些抬腿踢了踢自行车的车轮,面露不屑的打量着面前的人和车,“你该不会还是喜欢男的吧?都这么多年了还没玩腻?” 

 

  旧事重提,温如嵩仿佛又听到了大学时吴冠言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那些如今看来可笑的侮辱,曾经被他抓在手里当成涉水渡川唯一的救命稻草。 

 

  他站起身,面无表情的推着车准备离开,径直走过吴冠言身边时,那只带着婚戒的手拦住了他的车把。 

 

  “不等你对象来接你了?”吴冠言把脸凑到他面前,轻佻又嘲讽的注视着温如嵩带着隐隐怒气的双眼,找寻着过去卑微怯懦的影子。 

 

  两人的姿势靠的过于近了,温如嵩毫不遮掩脸上的憎恶,往后退了一步推着车准备绕路离开。 

 

  “这是你同事吗?” 

 

  曲修骑着车停在温如嵩身后,他原本想着今天和温如嵩一起骑车回家,弥补上周五没能一起回去的遗憾,停在远处时就看到了停车场不太愉快的交流,虽然没搞清楚状况,但还是感觉不太对劲。 

 

  温如嵩微微一怔,表情复杂的转头看向曲修,被救场的释然和被发现的紧张此消彼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搞清楚状态的曲修上半身俯在老旧自行车打车把上,看看沉默的温如嵩又瞅瞅有些惊愕的吴冠言,伸过手和人打了个招呼,“你好啊,我是温仔的朋友,来接他下班回去的。” 

 

  从中午吃饭开始吴冠言就始终认为温如嵩口中的对象不过是个掩饰落魄的借口,本想着借此挖苦他一番,没料到还真的等来了接温如嵩的人。 

 

  曲修伸出去的手突兀的停在吴冠言面前,却迟迟得不到对方礼貌性的回应,温如嵩回了神,他转身握住曲修的手,宣示主权般用力的攥在手里,声音不大却格外铿锵有力,“这是我爱人,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家了。” 

 

  一脸懵的曲修被温如嵩握住手腕拉走,虽然有些惊讶温如嵩在外面气场全开的样子,但还是乖巧的骑车跟在冷着脸的温如嵩后面,一直到楼下把车停好,他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刚才的人是谁。 

 

  温如嵩没有回答,两人沉默的回到家,曲修想起了温如嵩中午那场奇怪的饭局,但看着温如嵩面色沉沉的样子,又没想好该如何委婉关心一下。 

 

  倒是回到家卸去一身寒气的温如嵩先开了口,声音没有了刚才的坚定,掺杂了一丝丝不宜差距的微颤,“那个人是吴冠言。” 

 

  房间一下子变得安静,曲修长出了一口气,思索着刚才的行为有没有在吴冠言面前给温如嵩丢面子。 

 

  “中午吃饭,他是合作方?”曲修坐回沙发上,抬头望着没了刚才那般锐气的温如嵩,耐着性子淡淡开口问道,“那我问了你好几次,你都和我说没事?” 

 

  “嗯。”温如嵩把眼神躲闪到旁边,他不清楚曲修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他感到紧张但并没有任何的惊恐。 

 

  因为他很清楚,曲修是他的爱人,曲修和吴冠言不一样。 

 

  “他刚才在停车场说什么?”曲修一向温和的脸上眉头紧锁,他思索了片刻又严肃追问道,“中午吃饭的时候说什么了?” 

 

  温如嵩别着头没有回答,他走过来坐在曲修旁边,带着些许迟疑但还是主动的伸开双手抱住了冷着脸的曲修。 

 

  和刚才在外人面前的凌厉完全不同,曲修看着连扑进自己怀里都带着小心翼翼的温如嵩,像是一只缩在他怀里的松狮狗狗,忍不住用手捏了捏他的脖颈,“装乖也不管用,之前说了多少次了,遇到麻烦事要告诉我,那我今天要不是心血来潮去接你,你就不打算告诉我了吗?” 

 

  “嗯。”温如嵩再次轻声回答着,他感觉自己今天格外贪恋曲修怀里的温度,紧紧抱住不想松开,这些年总是一副清冷的样子,让他都快忘了自己从前是真的很喜欢黏人。 

 

  “之前怎么答应的?再有事瞒着我给你屁股打烂,光嘴上说记不住是吗?。”曲修的手顺着温如嵩紧实的腰线向下滑去,在身后挺翘的部位扇了两下,“抱我也不好使,今天晚上让你好好记住教训。” 

 

———————————————————

回礼彩蛋是曲修知道那个人是吴冠言之后在想什么

喜剧人修哥:社畜的卑微梦想




评论(134)
热度(2119)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