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七十七)

也不知道预警啥,但还是预警一下


感谢@青墨 的巨额打赏!

感谢@泪落无声 @韩咸鱼 的奶茶和🍬还有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解释了谢云舒和谢云安的关系,澄清一下谢云安到底是如何看待和季湘迦这段感情的!不是替身文学!不是替身文学!不是替身文学!

————————————————————

  这是谢云安过的最紧张的一次考试月,连着五六门考试挤在一起,每天他还要赶到医院去照顾谢云舒,虽然谢云舒和叶梧不止一次告诉他让他不用来了,但谢云安还是每天最少过去一次。


  有时候谢云安甚至直接背着书包去医院复习,季湘迦看着他这个样子是说不出来的心疼,每天变着法的给他做好饭带到医院。


  偶尔季湘迦能抽出时间,也会跟着谢云安一起去医院,他在医院的走廊见过一次楚阔,胡茬青浅,一脸颓废,季湘迦走过去和他打招呼,楚阔望向他的眼神不知为何带了些深意。


  “谢云安每天都过来?”楚阔望着病房,拍了拍季湘迦肩膀,“你每天送谢云安过来?”


  季湘迦如实回答着,和楚阔闲聊了几句谢云舒生病这段时间忙碌的工作,带着青涩的模仿着宽慰的话语,“云舒哥肯定没什么事的,过了这段时间就回公司了。”


  暑假的出游计划也早就被谢云安抛到了脑后,他有时候会和季湘迦抱怨为什么不能早点考完试,放了假他才好去医院照顾谢云舒,让季湘迦由衷地感慨兄弟俩的感情是真的很好。


  可季湘迦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一种模糊的感觉在他心里肆意生长着,直到某天深夜他从梦里醒来,看到旁边谢云安熟睡的侧脸,他才明白自己的疑惑。


  谢云安到底为什么会和谢云舒关系这么好?明明从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种种事情来看,谢云舒对谢云安并没有给出足够的关心,甚至带着一丝丝厌烦的情绪。


  季湘迦翻了个身,闭上眼催促自己入睡,不再去揣测谢云安家里的旧事。


  还剩最后一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谢云安下午从医院回来窝在房间里复习,季湘迦已经结束了这个学期的所有考试,在客厅给谢云安削水果。


  他听到房间里传来骂声,推门进去正好撞上谢云安从房间里往外走,气冲冲举着手机打开的微博页面伸到他面前。


  “这什么垃圾媒体,微博上有人造谣说什么谢云舒车祸撞残废了,董事会那边内斗乱七八糟的。”


  季湘迦瞅着微博里的同城热搜,一目十行的扫了一眼新闻,把水果给谢云安放在桌子上,“你先复习吧,这种事情你家里那边肯定都能解决好,等你明天考完试再过去问问情况。”


  能看出来谢云安还是愤愤不平,把手机重重摔在书桌上,随便吃了两口果盘里的水果,但季湘迦的话他还是听了进去,没再计较这件事情。


  第二天的考试是在上午,谢云安早早就出了门,临走的时候季湘迦嘱咐他中午考完了两人一起去医院看谢云舒。


  厨房里还在煲粥,米香弥漫着整个房间,季湘迦靠在沙发上突然想起了昨晚那条微博,想着正好无事可做,下载一个微博去评论区帮忙澄清一下。


  季湘迦从来不用微博,反而是他经常看到谢云安无聊时候刷刷微博的热搜,偶尔也发给过他几次好玩的视频,点开太麻烦季湘迦便敷衍过去。


  打开微博是各种各样的热搜话题映入眼帘,季湘迦尝试着用关键词搜索出昨天那条同城新闻,很快就找到了谢云安给他看的那个。


  评论区里挤满了几百条各式各样的留言,有感慨的也有泼脏水的,但更多的还是吃瓜的群众,季湘迦匆匆扫着形形色色的评论,很快就注意到了一条明显愤怒的骂人评论。


  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谢云安,季湘迦忍不住笑了笑,顺势点开了谢云安的微博主页,干干净净只有一些偶尔的抽奖转发,季湘迦随手点开了几个,记下来了礼品准备过几天谢云安生日的时候买给他。


  季湘迦准备退出页面的时候,注意到谢云安居然还有十几个粉丝,好奇心趋势下点开了他的粉丝列表。虽然他没用过微博,但也能看出来十几个粉丝里面都是广告号,除了一个最早的粉丝号,和一堆广告号中显得格格不入。


  如果以后的季湘迦回忆自己的一生,他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点开了那个微博账号,然后用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看完了里面几千条的微博。


  季湘迦想起了他和谢云安表白的那天,谢云安说他这些年唯一坚持下来的事情就是写日记,季湘迦从来没见过他写东西,如今看来,谢云安这六七年的每一天,都写在了这个藏匿于晦涩角落的微博账号里。


  厨房里飘来粥烧糊的味道,可季湘迦不想走过去关火,他握住克制不住颤抖的手,手里的汗水濡湿了他膝盖上的面料。


  谢云安回来的时候,满屋的糊味呛的他不停咳嗽,他冲进厨房关了火,抱怨着走到客厅,“你干什么呢?烧成这样你都不去关火?你把厨房炸了我每天得去医院照顾两个人了。”


  “谢云安。”季湘迦抬起头,望着这张他曾经以为会和他度过漫长岁月的脸。 

 

  季湘迦笑着偏过头,有太多可笑而幼稚的话让他难以说出口,可这些,谢云安也许压根不会在乎。 

 

  “谢云安,你和我第一次实践的时候想到的是谁?你和我在海边看日出的时候想的又是什么?”季湘迦的声音逐渐从颤抖变为沙哑,他死死盯着谢云安脸上一点点脱落的笑意,曾经滔天的爱意从云端坠落,低贱到如碎落满地的尘埃。


  “谢云安,在你和谢云舒吵架找我讨打的那天,你所说的对不起,到底是疼到口不择言,还是你抱着我,说出的却是对谢云舒想说的话?”


  谢云安脑海里的场景天塌地陷,巨大而强烈的眩晕感随着季湘迦一步一步向他走进而格外清晰。


  他浑身的血液一点点退去潮热,凝滞成轻轻触碰便会粉碎的易碎品。


  他看到季湘迦勾起的嘴角写满了不屑,声音并不冰冷,相反的与平日的低沉相比竟高扬了几分。


  “谢云安,你他|妈根本配不上我爱你。” 

 

  “季湘迦,这些事情……”那一瞬间谢云安犹豫了,他不知道是季湘迦决绝的话让他分神,还是他压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谢云安被巨大的蛮力拽住头发,他来不及站稳,扇在脸上的耳光让他整个人跌落在地上,他想起季湘迦以前说过绝对不会扇他脸,惊慌的抬起头,看到的只剩下季湘迦近乎失控的阴鸷眼神。 

 

  第二个耳光扇下来的时候谢云安试图躲闪,却被拎起来摁在了茶几边缘,尖锐的玻璃棱角戳在谢云安脸上,他想挣扎或者叫喊,可骤然摔碎在他面前的玻璃杯让他忘记了发声和落泪。 

 

  也忘记了为什么两个人落到了这种无可挽回的局面。 

 

  季湘迦从地上捡起一把碎玻璃扔在谢云安身上,另一只手死死顶在谢云安头上,他看到地上的血,可是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的,他只感觉一切都像个笑话。 

 

  他以为他可以带给谢云安所有的爱,他想把他未曾有过的感情和谢云安所缺失的爱全部交给谢云安,可谢云安给他的,不过是一场从别人身上投射而来的海市蜃楼。 

 

  季湘迦把手中锋利的玻璃碎片抵在谢云安的脸上,只要他轻轻划开,身下只会颤抖而放弃挣扎的人脸上便会划开一道血淋淋的血口。 

 

  玻璃碎片一点点割进季湘迦的掌心,他眼前一阵模糊,他抬起头看着窗外晃眼的烈日,再低下头,他看到了十五年前他父亲拿起烟头在母亲脸上烫出那道永久疤痕时,那张极近狰狞的脸。 

 

  记忆重合,像手中的带血碎片一点点拼凑出斑驳的回忆,那张他厌恶了十几年的脸,像一张挥之不去的面具,侵蚀着他每一寸皮囊。 

 

   

 ————————————————————

回礼彩蛋是解释了谢云舒和谢云安的关系,澄清一下谢云安到底是如何看待和季湘迦这段感情的!不是替身文学!不是替身文学!不是替身文学!


这个误会很快就会解开的!这个误会不是他们后来分手的全部原因!!!

很多伏笔都要开始收网了✓

呜呜呜希望评论区理性骂小季,后面虐小季的地方还有一火车bushi


评论(192)
热度(1453)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