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四)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相信我虐不过三章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婖(tiān)沐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秦鹤昀 @盎盎仔 @嗝 @1% @满天星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温仔摔门离开之后去了哪里

————————————————————

  窗外万家灯火,曲修把留了缝透气的窗户关好,又去客厅倒了杯热水,回到卧室的时候正好搂着刚洗完澡的温如嵩钻进了被窝。 

 

  卧室里残留着缠绵的余韵,温如嵩浑身上下泛起浅浅的粉,侧身贴在曲修身边,什么都不用说就足够曲修心跳漏了半拍。 

 

  曲修揉了揉被打仲的两丘,下手没留意力度,疼的温如嵩又闭着眼往他怀里钻过来。 

 

  本来今晚曲修没想着做那种事情,只想好好给人个教训,打的重了些,但送到跟前的美人眼泪汪汪的问他要不要再做一次,曲修可不相信真的有坐怀不乱柳下惠。 

 

  “还疼不疼?”洗完澡的曲修十分懊悔刚刚的粗暴,把人箍在怀里尽量轻柔的揉搓着,“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子?还敢这么主动?你不怕疼了?” 

 

  温如嵩有些疲倦,刚刚的欢愉确实让人放松,但身后丝丝缕缕的疼也着实挠心,他不假思索的回答着:“都是疼,就当教训了。” 

 

  “说什么呢?”曲修的声音陡然升高降温,扬起的手顿了一下最后抽在了白皙的大腿上,“温仔,咱们这两件事情是分开的,我不会在床上故意让你难受,让你受伤。” 

 

  曲修的手重新贴在他身后揉着,缓缓开口,“打你屁囘谷,或者其他一些情趣,只是咱们生活里的一点调剂,一种解决问题的放松,我是觉得咱们都能接受才会这样的,懂吗?” 

 

  哪怕是最正经的道理从曲修嘴里说出来也尤其不着调,可话糙理不糙,温如嵩被他直白的表达说的有些羞赧,但自然也明白爱人的意思,他合着眼翻了个身,隔了许久才小声嘟囔着:“知道了。” 

 

  被爱意包裹的温如嵩缓缓睁开眼,他扯了扯被角,疑惑这次曲修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把他楼进怀里,他迟疑的转过身,看到曲修正捧着手机和别人打字聊天。 

 

  “你……不睡觉吗?”到嘴边的话又拐了弯,温如嵩的脸庞在褪去热潮后依旧清冷,他假装并不在乎的裹了裹被子,不去看曲修和谁在聊天。 

 

  “睡,搂着我家松狮狗狗睡。”曲修一脸灿烂的笑着,随手把手机扔到床头,钻进被子亲了温如嵩一口。 

 

  温如嵩的脸上冷冷的没有太多波澜,曲修以为他只是累了,也没有多想,很快就睡着了。 

 

  床头的手机亮了一下,在黑暗的房间里格外刺眼,温如嵩睁大眼睛望着夜色里熟睡的曲修,还是没有去拿起他触手可及的手机。 

 

  果不其然第二天温如嵩身后疼得不想走路,原本他还咬着牙没吭声,毕竟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一起过了这么久还能因为这种事情下不来床,说出来太丢人了。 

 

  但曲修还是感觉出温如嵩的不对劲,洗漱的时候把人摁在洗手台上,扒了裤子检查了一番,说什么也不同意温如嵩今天再去上班。 

 

  “今天请假吧,正好我还担心那个人渣今天还去公司找你。” 

 

  最后没办法,温如嵩红着清冷的脸被曲修从头到脚套上一套宽松的睡衣塞回了被子,像是个被父母不放心独自留在家里的孩子,被曲修啰嗦的叮嘱着在家里好好休息。 

 

  两天的病假让温如嵩在家里可以舒舒服服的休息,手里的工作顺水推舟给了别人,吴冠言又给他发过几次消息,但都被他以不聊工作以外的事情严词拒绝了。 

 

  晚上曲修回到家,温如嵩会把准备好的热气腾腾的饭菜摆上桌,两人聊着工作上的一些琐事,吃饱后一起搂在沙发看个电影。 

 

  短暂的世外桃源般生活很快就过去了,等周四早上温如嵩准备出门,被曲修拦了回来,他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最近我送你吧,晚上你在路口等我,我去接你。” 

 

  两人最近的状态可谓是蜜里调油,温如嵩虽然依然有些顾虑,但还是点点头同意了,等到了公司的路口,他们在车里吻别,炙热的爱意仿佛校园里的青涩少年。 

 

  可温如嵩总感觉曲修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温如嵩经常看到曲修捧着手机和别人在聊天,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偶尔会在旁边委婉问一句,曲修便迅速放下手机贴过来,但温如嵩总感觉怪怪的。 

 

  周五的时候曲修照常把车停在路口等温如嵩过来,等温如嵩上车后发现后排放了一捧香槟色的玫瑰花,而上一次送花还是曲修追他的时候。 

 

  “怎么突然买花了?”温如嵩疑惑的盯着玩手机的曲修,他敏锐的感觉到这束花的出现很是突兀。 

 

  哼着歌的曲修放下手机,开车往家的方向驶去,“看到朋友圈有人晒花,就想起来给你也买一束。” 

 

  这样的回答显然让温如嵩的顾虑越来越深,他望着车窗外渐沉的夜色,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回到家曲修随手把手机放在鞋柜上,去卧室换衣服,温如嵩故意在玄关磨蹭了一会儿,等曲修进了卧室,他才犹豫着打开了曲修的手机。 

 

  温如嵩并没有抱着任何幼稚试探的想法,他只是想看一看曲修朋友圈里究竟有没有晒花的朋友,可点开朋友圈,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那个叫谭睿的少年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己在花店的照片,而这个名字温如嵩之所以认识,是因为谭睿是俱乐部登记过的会员。 

 

  这个名字和这张脸温如嵩都再熟悉不过,当时在线下活动谭睿来登记的时候,温如嵩看他一张娃娃脸,以为他是未成年,冷着脸让他不要来这种地方,结果谭睿把各种证件甩了一桌子,证明他已经是个二十岁的大学生了。 

 

  可说到底,这个人和曲修没有任何交集,更不应该出现在曲修的朋友圈。 

 

  温如嵩脑海里回想起曲修最近一段时间的奇怪行为,想起他频繁的手机聊天和脸上奇怪的笑意,温如嵩又打开曲修和谭睿的聊天框,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想必是已经删除了。 

 

  “你拿我手机干嘛?”换好睡衣的曲修从卧室里走出来,冷不丁高声问了一句。 

 

  这种此地无银的行为再一次印证了温如嵩的猜想,他抬起头望着曲修,突然感觉面前的这张脸如此陌生。 

 

  那个说不介意他的一切会一直爱他,和他在床上欢愉,对他呵护至极的爱人,手机里却有圈子里其他的人。 

 

  他们两个人会聊些什么,甚至做些什么?温如嵩不敢再细想,他深吸了一口气屏住眼眶里的泪水,颠倒崩塌的世界让他窒息到干呕。 

 

  也许曲修对他的爱意也不过是逢场作戏,曲修也像其他人一样对他不满意,不喜欢他故作矜持的姿态,不喜欢他千疮百孔的过去,更不喜欢他在床笫间的表现。 

 

  手里的花被狠狠摔在地上,香槟色花瓣抖落在地板上,让温如嵩觉得恶心,与此同时落在地板上的还有曲修的手机,破碎的屏幕隔在两人中间,像一道无法横跨的沟壑。 

 

  满脑子只想着今晚吃什么的曲修显然被这幅场景吓懵了,等他回过神,温如嵩已经摔门离开了家,只剩下他蹲在地上思索着手机还有没有抢修的必要。 

 

  但曲修很快就扇了自己一巴掌,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修手机,先把温如嵩追回来才最重要。 

 

———————————————————

回礼彩蛋是温仔摔门离开之后去了哪里

叶哥才是永远的港湾x


放心只是一丢丢小误会

误会说开后温仔还要挨顿狠拍

修哥这种大傻狗如果没有温仔连玫瑰和百合都分不清楚

哪里会有其他人看得上他bushi



  

评论(140)
热度(2069)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