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五)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欢迎来到搞笑栏目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婖(tiān)沐 @嗝 @ANnice @时常换名保平安 @lll @挽歌🌴 @秦鹤昀 @白色尨茸 @sweet @满天星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修去修手机时候的反思,和正文一起食用

————————————————————

  温如嵩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他这才明白如今的尴尬局面。


  他无处可去,不得不承认,曲修早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全部。这些年他习惯了把自己封闭,只对曲修剖开一道缝隙。


  想到这些温如嵩干涸的眼眶被风吹的有些湿润,他停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突然感觉饿了,便买了一盒泡面和一个面包,坐在便利店的窗前冲着窗外发愣。


  入冬的天气开始转凉,便利店里并没有很温暖,温如嵩低下头吃了一口泡面,味道寡淡的很像曲修平时煮的挂面,可能是太难吃了,温如嵩还没来得及咀嚼吞咽,豆大的泪珠先掉落在泡面里。


  便利店里没有其他顾客,温如嵩歪过头,装作随意的抹了抹眼角,低下头继续吃着碗里的泡面。


  叶凌宇的电话偏偏这个时候打了过来。


  “温仔你在家吗?下午齐逾明给订年货订多了,我和齐想着给你和曲修送些过去,你们要是没在家我就放在楼下物业公司了。”


  安静的便利店里只剩下叶凌宇轻快的声音,温如嵩刚刚忍住的泪水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他抽了一张纸巾慌乱的捏住鼻梁。


  “你怎么了啊?温仔?你在家吗?”叶凌宇察觉出不对劲,温声询问着。


  “我没在家,东西今天先别送了,你们回去吧。”湿漉漉的纸巾被捏在手里揉成一团,温如嵩自嘲的笑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再抬起头,叶凌宇正好从停在便利店玻璃窗对面的车里下来。


  齐逾明手里还拎着年货,跟在叶凌宇身后径直走到便利店,温如嵩心虚的低头吃着泡面,思索着一会儿的借口。


  可叶凌宇并没有再问出了什么事,只是走过来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来,拍了拍温如嵩的肩膀,“别吃泡面了,回我那咱们仨吃顿好的。”


  “嗯。”温如嵩重重点了点头,差点甩出眼泪,他走过去弯腰准备帮齐逾明拎着两箱年货,却被齐逾明抬手推开了。


  “您快歇着点吧,多大人了自己躲出来哭,丢不丢人?”齐逾明一边说着一边往停车场走,温如嵩被他说的更感觉难堪,刚想停下脚步就被叶凌宇轻轻推着塞进了车里。


  路上三人都没再多说什么,回到叶凌宇家的别墅,叶凌宇联系了人过来做饭,温如嵩便蜷腿缩在客厅壁炉前的皮椅上,听齐逾明在旁边追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叶凌宇在厨房磨了两杯咖啡,打开手机收到了曲修刚刚发过来的消息,问温如嵩是不是在他那里,叶凌宇轻轻叹了口气,反问曲修到底出了什么事。


  曲修把车停在路边回消息,再过两个路口就能到叶凌宇家了,“我不知道啊,我接他下班回家,我就去卧室换了个衣服,然后他就把我手机摔了,把我买的花也摔了,什么也不说就走了。”


  “行吧你快过来吧,过来了你们好好聊聊。”


  叶凌宇端着咖啡回到客厅的时候,齐逾明正急的焦头烂额,可温如嵩就是不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叶凌宇把咖啡放在桌上,先递给齐逾明一杯,又蹲在温如嵩旁边仔细询问着。 

 

  回来的路上叶凌宇想了很多可能,他清楚温如嵩其实是个内心很敏感自卑的人,有些事情会胡思乱想,但他又很懂得忍耐,如果不是天大的事情,而且是他最爱的人身上,他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他出轨了。”温如嵩抬起头,一脸委屈的模样,叶凌宇刚想劝他应该是有什么误会,结果就听到了下一句。


  “他朋友圈加了其他圈子里的人,然后……那个人发朋友圈在花店,他就突然给我买了一束花。” 

 

  叶凌宇转过头和齐逾明面面相觑,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齐逾明毫不遮掩的露出厌恶的表情。 

 

  “这他妈是什么人渣?他算个屁啊?”齐逾明双手抱臂叫骂着,“没事温……温如嵩,你俩赶紧断,断了你来夜行,咱们合伙做生意,让叶凌宇给你介绍更好的。” 

 

  温如嵩感觉自己活脱脱像被渣男抛弃后来投奔“娘家人”,虽然不再有无依无靠的孤独感,但心里的酸楚只有自己能懂,他把脸埋在膝盖里,不想再多说什么。 

 

  就连听信了温如嵩一面之言的叶凌宇也不再认为这是什么误会,更不是温如嵩的敏感,他开始后悔刚才要告诉曲修来这里接温如嵩。 

 

  不过来了也好,叶凌宇沉着脸和齐逾明对视了一眼,摆摆手把他叫出了客厅。 

 

  “曲修应该快到了。” 

 

  齐逾明马上心领神会,摸了摸下巴斟酌道:“打完了是直接扔出去还是押到客厅让温如嵩出出气?” 

 

  “押到客厅吧。”叶凌宇严肃的点了点头,“只打一顿太便宜他了。” 

 

  温如嵩双手捧着斟满热腾腾咖啡的白瓷杯,这么多年的生活铺满了他人生的画卷,他回想着这些年,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曲修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曲修不正经的语气总会把人逗笑,可眼睛里又含满了泪水。 

 

  肯定是他这幅样子,什么都不肯主动说,甚至不会主动去表达爱意,才让曲修感觉厌倦和疲惫。 

 

  温如嵩知道一段感情不应该成为生活的全部,哪怕他们真的缘分到此为止,他也应该去开始新的生活。 

 

  可温如嵩真的以为曲修会是和他一起度过余生的人。 

 

  客厅外传来争吵声,温如嵩听不真切,他依旧蜷着双腿缩成一团,像要逃避今晚的种种,让时间逆流,他一定不会选择打开曲修的手机。 

 

  “我说齐逾明你有病是吗?”吵闹声逐渐逼近,是温如嵩再熟悉不过的那个声音,“这他妈叶凌宇你也犯病是吗?大哥大哥,别拧了别拧了,下周还得上班呢。” 

 

  曲修的双臂被钳在身后,叶凌宇抬脚轻轻碰开客厅虚掩的门,冰冷却轻松的表情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毫无还手之力的曲修拎进了客厅。 

 

  被曲修一拳打在眼眶上的齐逾明跟在后面捂着眼睛骂骂咧咧,“曲修你等着,一会儿让温如嵩跟你出完气,老子今天把你阉了。” 

 

  叶凌宇松开手,斜眼晲着曲修活动手臂的动作,轻轻咳嗽了一声打破了沉默,刀子般的眼神戳在曲修身上。 

 

  “让你说话呢!说你干的那些事。”齐逾明怕再这样下去让叶凌宇动了怒真干出什么不好收场的事情,厉声提醒了一句。 

 

  这一晚上经历了太多未知冲击的曲修不知所措,他看着温如嵩明显刚哭过的脸,走过去缓缓蹲在温如嵩旁边,拉过温如嵩的手放在自己掌心。 

 

  “温仔,来的路上我想了好多。”曲修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停顿,“你是不是不喜欢花啊?你花粉过敏?” 

 

  “曲修,楼上就有工具,你不会真以为我们说把你阉了是在开玩笑吧?”叶凌宇的眼神闪过一丝寒光,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冷笑了一声,摘下眼镜随手丢弃在桌子上,撑在座椅把手上盯着曲修。 

 

  曲修把温如嵩的手攥的更紧了些,态度诚恳的再次说出自己路上的反思结果,“是不是你不想每天回家做饭了?这些年我每天不做饭都得辛苦你,以后我慢慢改。” 

 

  “别他妈跟这傻狗废话了。”齐逾明掏出手机,“我这有名单,直接把谭睿叫过来对峙。” 

 

   

——————————————————

回礼彩蛋是曲修去修手机时候的反思,和正文一起食用


下一章误会就解开了

相信我,修哥喜剧人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温仔这种做法肯定是不对的!!!长嘴就是要沟通的!!!


 

   

 

  

评论(135)
热度(186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