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七十八)

年下小虐文x


感谢@夙愿 的巨额礼物!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青墨 @可🉑乐乐乐 @韩咸鱼 @陈十一 @软あ甜 @雅正✪ω✪ @鹤川 @biubiubiu @一口铜锣烧 @生如夏花 @江城子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谢云舒在诊室和谢云安聊天的内容

————————————————————

  那些尖锐的玻璃渣似乎戳到了眼睛,谢云安眼前只剩下混沌的刺疼,他想不出任何可以为自己辩解的话,更不知道如何把这件事情讲给情绪失控下的季湘迦。 

 

  谢云安不是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要把关于谢云舒的事情讲给季湘迦,他想那一定是他足够把一切都参透,心平气和的告诉季湘迦自己年少时候做过的一个梦。 

 

  趋利避害是每个人的本能,哪怕在谢云安无数种设想中,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是季湘迦先发现这件事情。 

 

  发现他那些关于谢云舒却无疾而终的荒唐年月。 

 

  也许本就无话可以辩驳,谢云安的额头被茶几边缘的棱角嗑出汩汩鲜血,发梢被血黏腻的粘连在一起,他一遍遍思索着,可却怎么也不明白,究竟该如何去形容自己对谢云舒这段天方夜谭的感情。 

 

  连谢云安自己都搞不懂的事情,他不怪季湘迦会感到背叛,如此失去冷静的季湘迦让他害怕,可谢云安还是想等他能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 

 

  可他究竟又能解释什么呢?每一条记录清清楚楚写着这么多年他对谢云舒的可望而不可得,在他和季湘迦初识,在他和季湘迦的争吵、误会,在过年时候的谢家,他确确实实曾经在季湘迦身上去寻找谢云舒的影子。 

 

  可最后季湘迦只是拎着他的脖领扔出了门外,像随手丢弃一件不值一提的废弃物,没有给他留下一丝余地。 

 

  谢云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哪怕季湘迦让他解释,他恐怕也只能说一句不痛不痒的“对不起”,无法抵消任何因果。 

 

  谢云安的左眼已经疼到根本睁不开,整个人陷入飘渺的坠落感中无法自拔,他撑着墙站稳,抬起的手还没有扣在门板,季湘迦已经拉开了门。 

 

  “滚。”没有情绪起伏的语气决绝到发指,伴随着手机重重摔在地上的脆响,然后又是毫无犹豫的关门声。 

 

  谢云安再也没有力气做任何无谓甚至可笑的挣扎,他蹲在地上用手捂住额头的伤口,捡起地上碎屏的手机,顺着脸颊淌下的献血滴在手机上,顺着裂痕在屏幕上晕染。 

 

  谢云安撑起所有的理智,不让自己去想前因后果,他现在需要一个人想办法面对一身的血渍和仍在淌血的伤口。 

 

  左眼还在刺痛见不得光,谢云安缩在楼梯口,睁着一只眼睛翻看着手机里为数不多的联系人,这幅样子总不能被外人看到,可谢云安最先想到的楚阔前天又去了外地出差。 

 

  谢云安没有时间去震惊自己的冷静,顺着刺痛眼角流出的生理性泪水掩盖了所有本该存在的惊恐和慌张,汗水和血液让他清醒而孑立,他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受到,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依靠。 

 

  被碎玻璃嵌入而撕扯模糊的指尖翻看着见底的联系人,全身上下从未有过的剧烈疼痛让谢云安在清醒与迷茫间彳亍着,他害怕再这样下去,他又会在无人的楼梯间被所有人遗忘。 

 

  “谢云安吗?有什么事吗?”叶梧的声音温润如常,他打开免提继续削着手中的苹果,对面的沉默让他误以为是摁错拨通的电话,直到对面传来谢云安沙哑而低靡的声音。 

 

  “你能来接我一下吗,就在……季湘迦这里。” 

 

  叶梧手中的水果刀歪了一下,浅浅的刀痕抹出一层血迹,他扔下没削完的苹果,抓起桌上的车钥匙便出了门。 

 

  医院离着他们这里并不是很远,等叶梧赶到季湘迦这一层时,先看到的便是地上已经风干发暗的血迹,叶梧皱了皱眉,他又推开楼梯间的门找到蜷缩成小小一团的谢云安,呼吸好几次近乎停滞。 

 

  “我得去医院。”谢云安的声音萎靡却又冷静,夏天单薄的短袖上衣黏在身上,本就纤瘦的手臂上挂着一道道血痕。 

 

  叶梧迟疑的点了点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蹲下身把谢云安摔碎的手机装进口袋,转过身动作轻柔的拍了拍谢云安手臂,让他搭在自己身上。 

 

  看上去挺大的一个人,背在身上却是那么轻,叶梧把并没有挣扎或反抗的谢云安背在身上,他注意到了谢云安左眼不对劲的肿胀,等电梯的时候温声且肯定的开口道:“车就在楼下,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咱们报警。” 

 

  谢云安没有回答,他闭着眼枕在叶梧肩膀上,像他小时候盼望过,却从未有过那样被人背到车里,叶梧从后备箱翻出两条干净的备用毛巾,简单帮谢云安压在额头的伤口上。 

 

  谢云安自己用手背抵住额头的毛巾,叶梧放心不下,只好把去往医院的车开到最快,到了医院也来不及告诉谢云舒,在急诊忙前忙后的办着手续。 

 

  “你和我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不告诉你哥。”诊室里医生小心翼翼的处理谢云安的伤口,叶梧坐在他旁边帮他拨开额头的碎发,低声询问着。 

 

  谢云安动了动嘴角,牵扯到额头的伤更疼了,他睁着清亮的眼睛望着叶梧,再也没力气说任何话。 

 

  诊室里只剩下消毒水的气味,叶梧走出诊室看到谢云舒给他发来的消息,回复说谢云安和季湘迦闹了些矛盾,让他别担心。 

 

  “闹矛盾闹到急诊室来?” 

 

  叶梧转过身看到拄着拐的谢云舒冷着脸走过来,没来得及阻拦,谢云舒已经撑着拐顶开了诊室的门,剩下叶梧和楚阔在走廊面面相觑。 

 

  “我刚下飞机赶过来,进医院的时候看到你带着谢云安去急诊,刚才就随口问了一句。”楚阔拍了拍叶梧肩膀,两人坐在走廊的座椅上,“这事还是让谢云舒去问吧,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叶梧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才听出来这话的弦外之音,倏地转过头望着楚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楚阔还没来得及解释,谢云舒已经面沉如水的走了过来,楚阔便识趣的没再解释。 

 

  谢云舒看着旁观者清的楚阔,又把目光投向一脸担忧的叶梧,嘱咐他先去陪陪谢云安。 

 

  “我去陪谢云安,你放心吧,先回去休息。”虽然叶梧现在是两边都放心不下,但看到楚阔能搀着谢云舒回病房区,便暂时放心的回到诊室陪谢云安。 

 

  楚阔装模作样的陪拄着拐的谢云舒走到拐角,确认叶梧并没有跟过来,笑着看向旁边面向阴冷的谢云舒,“走吧,我开车带你去找季湘迦。” 

   

———————————————————

回礼彩蛋是谢云舒在诊室和谢云安聊天的内容


评论我都会看的(ノ_・。)

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评论区讨论

 

  

评论(194)
热度(1317)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