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六)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喜剧人要站起来了


感谢@泪落无声 @耶yeee 送的奶茶和@语清潇 @高鹤 @Y U @秦鹤昀 @Old woundaged scar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叶凌宇和齐逾明在门口偷听了什么

——————————————————

  “谭睿是谁啊?”曲修一脸茫然的抬头问道。 

 

  叶凌宇冷笑了一声,站起身往曲修这边缓缓踱步,齐逾明害怕真闹出什么事情来,先一步挡在了二人中间。 

 

  “别装着玩,不就是谭睿在朋友圈晒花店,你才去花店给温如嵩买花吗?”齐逾明转过身高声质问着,又瞪向温如嵩让他自己来解决。 

 

  曲修后知后觉的点点头,温如嵩的手已经被他捂热了但还是没有松开,“哦那个小孩,就是之前你们俱乐部那个线下活动,我停车的时候小孩缠着我要我联系方式。” 

 

  “他要你就给了?”齐逾明对曲修的坦白瞠目结舌,“然后呢?你俩就约了?上床了?” 

 

  齐逾明一连串的问题直白的抛在冰冷的寒气中,温如嵩的眼神随着壁炉里闪动的火光微微波动,他不想再去面对将要听到的回答,站起身准备挣开曲修的手。 

 

  可曲修并没有留给他松手的余地,甚至又把他拉回了椅子上,两人隔着寒冷和潮湿对视,曲修的眸光诚恳且炙热,“我没给,但后来他好像是从登记表上看了我的手机号,又加上我微信了,亲爱的,我对你以外的人没兴趣。” 

 

  被拉回椅子坐好的温如嵩眨了眨眼睛,这些年他没经历过这种事情,过往的人离开都是残忍而决绝的,只留下他收拾一地狼籍,他厌倦了告别,可曾经的伤疤历历在目,以至于杯弓蛇影,最珍藏的美酒才最容易打破。 

 

  意识回笼的温如嵩意识到了自己的敏感,但曲修的话仍不足以打消他的疑虑,他终于肯开口,声音里多了几分迟疑,“那你最近,每天拿手机和别人聊天。” 

 

  逐渐明朗了前因后果的曲修忍不住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的爱人这些年隐忍清冷的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冰墙,如今捧在手上一点点消融,倒是一如他错过的少年岁月般懵懂笨拙。 

 

  曲修还蹲在椅子前,他从口袋里掏出新买的手机,打开微信递给温如嵩,“所有聊天记录你随便看……” 

 

  “那你肯定都删了啊。”温如嵩边说边把腿蜷在椅子上,用曲修没握住的左手孤零零的环抱住小腿,“好几次了我看你你就拿着手机和别人聊天,还一直笑。” 

 

  “温仔。”曲修歪着头笑了笑,温柔而宠溺的轻声道,“你平时一直都偷着看我吗?” 

 

  突然被这样问到的温如嵩呼吸一滞,被曲修柔软的目光盯得有些羞赧,偏过头小声嘟囔了一句,“没有,就偶尔瞥见你看手机。” 

 

  “妈的,你俩,先聊正事。”实在看不下的齐逾明在旁边提醒着今晚的当务之急,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旁边,陪面色沉沉的叶凌宇盯着曲修。 

 

  被提醒到的曲修小心翼翼往旁边瞥过去,意识到还是要先把误会解释清楚,他又把和贺晨的聊天框打开,递给温如嵩,“你之前看见的应该都是我和贺晨在聊天,本来想过几天再告诉你的,既然你问了现在告诉你也没事。” 

 

  聊天记录太多,温如嵩草草滑了几页没有看内容,他想起之前和曲修在床上的那天,滑到那一晚的时间,确实是贺晨发的消息。 

 

  温如嵩用手指轻轻滑着,曲修继续解释着,“你之前讲你家里的事情,还有你去学校看你弟弟的事情,我都想了,我想你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我得帮你做点什么。” 

 

  “贺晨他这几年不是一直做家教吗?在家长圈子里也有些名气,我让我帮我个忙,给你弟弟做上门的家教,现在他和你弟关系可好了,我本来想着最近让他慢慢和他弟弟聊你的事情,再过几天咱们去一起吃个饭。” 

 

  温如嵩的表情从平静逐渐有了起伏,他翻到最开始的聊天记录,看着曲修软磨硬泡让贺晨一个高中老师去教小学生,他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眼神有些颤抖。 

 

  “我还想着以后关系好了,贺晨总不能一直教你弟,到时候他不教了我就节假日去辅导你弟学习。”曲修顿了顿,说出了最深处的想法,“说不定还能跟咱爸妈搞好关系,再以后没准你还得带我回去见咱爸妈呢。” 

 

  “那谭睿的事情……”温如嵩关了手机攥在手里,欲言又止。 

 

  “我和他总共就聊过两句话,我问他哪里来的我手机号,他说是在登记信息里看到的,然后他骚扰了两句,我觉得恶心就把记录删了。”曲修的表情严肃起来,“今天提这个名字之前,我真的都忘了这是谁了,我确实是看见他朋友圈发了花店,然后想起来追你的时候给你送花,后来我去你租的房子看到那束花一直摆在花瓶里,就去买了一束,如果你还是不信,咱们可以去恢复聊天记录,你一条条看都没问题。” 

 

  温如嵩摇了摇头,怕曲修误会了意思又点了点头,低着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像一切的起因都是他埋藏多年的敏感在进行一场变本加厉的报复。 

 

  曲修做的事情太让他感动,以至于相比之下,他的敏感试探变得格外可笑和不可原谅。 

 

  旁边的叶凌宇和齐逾明在旁边开始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幼稚的误会,五官有些扭曲,叶凌宇捏了捏鼻梁,拿起刚才扔下的眼镜重新戴上,抬手拍了拍齐逾明的肩膀。 

 

  “厨房做好饭了,咱俩去吃饭吧。” 

 

  同样尴尬到无语的齐逾明点了点头,端起自己没喝完的咖啡站起身,“快走吧,我快饿死了。” 

 

  等叶凌宇和齐逾明两人离开,客厅只剩下刚刚解开误会的二人,温如嵩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却被先一步站起身的曲修摁回了椅子上。 

 

  “你晚上吃饭了吗?”曲修突然画风一转,温如嵩带着迷茫的点了点头。 

 

  放稳心的曲修再次蹲下身,准备和自己敏感却真诚的爱人计较一下今晚的事情,他和温如嵩平视,眼眸如炬倒映着壁炉里摇曳的火光。 

 

  “温如嵩。”很久没被叫过全名的温如嵩微微撑大双眼,震惊且慌乱的眼眸望向曲修,可曲修并没有因此动容,“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对我的不信任,你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我真的很生气。” 

 

——————————————————

回礼彩蛋是叶凌宇和齐逾明在门口偷听了什么

两人顺便在门口亲亲抱抱xxx


红心心过九百的话明天就更!

下一章再搞笑完就可以拍了





  

评论(169)
热度(2133)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