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七)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卡个拍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秦鹤昀 @盎盎仔 @非青 @韩咸鱼 @1% @曦晓馨子 @阿麗 @不渝. @奈语 @一下 @抱着兰舟上谢俞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叶凌宇带温仔上楼拿工具的交流

——————————————————

  客厅里只剩下壁炉里炭火燃烧的声音,温如嵩眨了眨双眼,试图站起身面对曲修的怒气。 

 

  而曲修只是拉着他的手让他坐稳,眉峰微微上扬尽显锐气,可声音放缓了许多,“坐着咱们好好聊这件事情,站起来好像我要训你似的。” 

 

  “对不起,我今天……”温如嵩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今天的行为,而曲修对他的包容无异于让他更加懊恼自己的莽撞,明明都到了这个年纪,却如年少时笨拙而慌乱。 

 

  “你是不是一段时间之前就注意我看手机,当时就没问,一直憋在心里?”曲修顺着他的心思一点点追问,“然后今天又看到朋友圈这个事情,就多想了?” 

 

  温如嵩的这点心思毫无保留的被曲修浏览着,他点了点头,总感觉这样坐着太不正式,再次挣脱开曲修的手站起来,两人相对而立,温如嵩有些局促的摩挲着无处安放的手指。 

 

  把事情梳理完的曲修也放下心,一方面庆幸归根结底不是什么大事,另一方面也确实因为温如嵩的敏感和逃避而生气。 

 

  打算给个教训的曲修往后退了半步,他看到温如嵩下意识的伸出手想挽留他,像是在害怕他会真的离开,于心不忍的没撑过半分钟,就跨步向前紧紧把温如嵩抱进怀里。 

 

  “你今天真是要气死我。”话虽然凶,可曲修的声音更多是柔和,被他箍进怀里的温如嵩隐隐担心曲修会在这里动手,但并不想因此错过曲修的怀抱。 

 

  “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我应该先找你聊清楚的,不应该这么极端。”温如嵩整个人扑在曲修怀里,从最开始的紧张到后来张开双臂紧紧环住曲修,“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温如嵩的心依然皱成一团,他知道曲修只是嘴上说说,并不会真的和他动怒,可这样温如嵩心里却对爱人产生更深的愧疚,只好靠在曲修肩膀,试图用这种方式让两个人都早点忘记这次幼稚的误会。 

 

  “温如嵩,这件事情不是嘴上说说就过去的。”曲修叫出全名的时候明显感觉怀里的人微微一怔,“我认为我尽可能的在给你安全感,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可以告诉我或者和我吵架生气,同理,我也需要你给我安全感和信任,在你做的不好的时候我同样会和你吵架生气。” 

 

  “别吵架好不好。”温如嵩讨厌争吵,曾经无数落败的争吵让他习惯了逃避,可问题总归是要解决的,“你……怎么罚我都行,罚完咱们就翻篇可以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心疼,罚也罚不狠?”曲修轻笑调侃着,手伸到后面挺翘的两丘本想扇一巴掌,但担心发出声音让温如嵩难堪,只是不轻不重的捏了捏,“这次绝对让你记住教训。” 

 

  两人聊的差不多,叶凌宇和齐逾明正好推门进来,叶凌宇招了招手让温如嵩跟着自己上楼拿东西,留下曲修在客厅和齐逾明对坐。 

 

  二人同时反应过来刚才的对话估计被叶凌宇和齐逾明听了去,温如嵩跟在叶凌宇后面看着楼上书房里夜行的各种工具,虽然两人认识这么多年,可还是羞耻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凌宇淡淡扫了人一眼,拿起旁边一个布袋,翻看着柜子里的各种工具,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自己挑还是我看着装?” 

 

  这些年叶凌宇即使对外人眼里总是阴冷的样子,可对温如嵩俨然一副大家长的模样,他这次也感觉温如嵩的做法着实过分,扔给曲修带回去好好收拾一顿才行。 

 

  而楼下的齐逾明也在和曲修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齐逾明试图给曲修讲些关于圈子的知识,可曲修似乎并不关心,时不时瞥向楼梯看温如嵩有没有下来。 

 

  “你听我说话行不行啊。”齐逾明把手臂杵在座椅扶手上,不满的提高了音调,“这些都很重要啊,你这屁都不会,温如嵩也不会讲,你俩就不怕真搞出点啥意外?” 

 

  曲修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并没有心情理会旁边的齐逾明,只是简短回道道:“这些不重要。” 

 

  齐逾明气急败坏得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不重要什么重要?” 

 

  “我爱他最重要。”曲修的话说完却迟迟没等到齐逾明的反驳,他回头望向桌前的齐逾明,才看到齐逾明若有所思的端着斟满水的玻璃杯在愣神。 

 

  以为是自己态度过于敷衍的曲修正准备和齐逾明道歉,恰好温如嵩和叶凌宇从楼上下来,曲修还想着和叶凌宇说几句话,就被冷着脸的温如嵩拉起胳膊往外走去。 

 

  一直到车上曲修才注意到温如嵩手里拎着的袋子,又看到温如嵩冷着脸的样子明显是羞赧的说不出话来,接过布袋打开对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毕竟都是自己这些年信任的人,温如嵩对挑工具这件事情并没有抵触心理,可复杂的羞耻感还是像是被浸泡在一团柔软的棉花中,将他紧紧包裹。 

 

  温如嵩系好安全带后侧过身,望着窗外合眼假寐,车子往家的方向开去,温如嵩知道自己即将回到那个属于他的港湾,可未知的惩罚也让他的心悬浮着,随着颠簸的道路摇晃。 

 

  回到家把门锁好,温如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房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许多,曲修的沉默更让他拿不准该做些什么,在卧室愣了片刻干脆躲进了浴室冲澡。 

 

  浴室里传来水声,曲修坐在床边打量着布袋里的各种工具,挑来挑去找了两样合适的,又把其他的收进床头柜。 

 

  和之前一样,温如嵩磨蹭的吹完头发从浴室出来,看到曲修手里的工具忍不住抿了抿嘴唇,站在床前不知道该不该坐下。 

 

  按照惩罚来说,确实不应该坐下,温如嵩心里犹豫着,但曲修却伸手把他拽了过来,坐在自己身边。 

 

  “刚才说过了,这次肯定让你记住教训。”曲修捋了捋手中细长光滑的藤条,一路上他心里已经计划好了该如何给敏感的爱人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一会儿先用橡胶拍打一百下手心,然后用藤条打一百下屁囘股。” 

 

  曲修的语气平静的仿佛在讨论今晚的天气,可如此具体的数字比起之前玩笑似的打烂更具威慑,温如嵩下意识往后挪了挪身子。 

 

  “但有些事情咱们可以商量。”并没有因此动容的曲修轻轻摁住他的肩膀,顺着他紧实的手臂向下抚摸,最后抓起骨节分明的左手,手中的橡胶拍竖起来轻轻拍了一下,“你是想今天一口气打完,还是把藤条换成每天二十下?” 

 

——————————————————

回礼彩蛋是叶凌宇带温仔上楼拿工具的交流

顺便复盘一下温仔和叶凌宇的关系


关于温仔怎么选

懂得都懂x

 

  

评论(189)
热度(2207)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