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短篇】实践刚开始就反悔了(一)

肖中宸x左思

实践变训诫 


【关于实践刚开始,主动突然反悔了这件事】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是隐藏结局,手心上的小抄要怎么罚

————————————————————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真的有人约不到实践吧?”刚出考场的左思找了个有空调的空教室,憋着笑在群里发了条消息。 

 

  不出意料很快就遭到了群里其他人的狂轰滥炸。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真的有太太实践不在群里直播吧?”群里另一个写手膏粱在后面补了一句,这句话马上就开始在左思的手机上刷屏。 

 

  左思笑了笑被冻僵的脸,想伸手搓一搓又想起手上还带着刚刚那门考试的小抄,只好作罢,可洗手间的水又太冷,左思犯懒不想去洗手,只等着一会儿去了酒店再洗。 

 

  一会儿没回消息,群里很快就刷屏了几十条,左思发了个去涩涩的表情包,拎着包出去看肖中宸出没出考场。 

 

  “诶!我在这呢!”左思在门口冲翻书对答案的肖中宸挥手,“都考完了还看?走不走啊,我快冷死了。” 

 

  肖中宸回身看着嬉皮笑脸的左思,眉头舒展了几分,他背上包走过来,左思顺势搭上他肩膀,跟着他回宿舍去拿工具。 

 

  左思混圈算是有些年了,从初中那时候晚上蒙着被子用平板逛贴吧看文开始,到时候又自己尝试着开始写文,写的多了逐渐有了些人气,也结识了其他的写手太太,每天在群里插科打诨,每次群里有人哀嚎约不到实践的时候,左思无不例外被拉出来调侃。 

 

  实践这件事对于左思来说简直是近水楼台,毕竟在自己隔壁宿舍住了个主动这件事,不是谁都能碰到的。 

 

  两人掉马的经历着实有些狗血,左思大一的时候写过一篇校园背景的圈文,因为其中借鉴了不少身边的事情,肖中宸偶然之中看到越看越感觉眼熟,抱着好奇心加了左思的读者群。 

 

  左思这个人向来大大咧咧,读者群用的也是自己的大号,等他午睡醒看见群里的新人是自己隔壁宿舍的同学,坐在床上纠结了许久如何换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后来的时间顺风顺水,肖中宸看上去一个老古板的理工男,私下熟络起来却格外很好相处,既然彼此都清楚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干脆约了场实践。 

 

  左思从高中开始写圈文,说出来有些丢人,他第一次和肖中宸的实践,愣是从脱裤子开始就磨叽了许久,直到肖中宸忍无可忍的把他摁在腿上亲自动了手。 

 

  虽然第一次的经历对于左思来说更多的是惊慌和紧张,但体验感还是很好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再三再四,两人慢慢稳定下来长期的实践关系。 

 

  左思偶尔也会发一下自己实践的repo,但后来有一次看到肖中宸默默点了个赞,他蒙着被子都能感觉自己脸在发烫,之后便再也不写了,只在写手群里和其他人聊聊自己的经历,顺便收获一众羡慕。 

 

  转眼到了大二学期末的冬天,左思这种只求及格的躺平人士虽然没有像肖中宸那样要为了奖学金努力,但考试周二人都是焦头烂额,左思每天在图书馆学得心烦意乱,憋不住问肖中宸要不要放松放松约次实践。 

 

  旁边忙着复习的肖中宸点了点头,“行,周三下午考完最后一科,正好晚上不用回宿舍,可以在宾馆休息一晚。” 

 

  左思表面无风无浪,心里属实乐开了花,那两天的高数更是看不进去,最后不出意外挂了科。 

 

  看到成绩的时候左思撇嘴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着老师就不想让他过个好年。 

 

  还好他和肖中宸一直都只是纯实践的关系,要是肖中宸真的和他写的文里面那样,管天管地,管他旷课管他挂科,他九条命也早就被打没了。 

 

  肖中宸从不过问左思的成绩或是其他一些私事,两人的关系好像比同学更近一些,却也止步于同学,左思试探过肖中宸的取向问题,后来肖中宸的舍友告诉他肖中宸高中有过女朋友,他便早早把自己对肖中宸的心思扼杀了。 

 

  心心念念着寒假的实践和新年的鞭炮,无心学习的左思又挂了一门通信专业课,他看着飘红的成绩单,心想着最后一科专业英语真的不能再挂了。 

 

  最后一门考试在周三下午,中午的时候复习充足的肖中宸来叫左思去食堂吃饭,昨天晚上他学到很晚,就是准备中午腾出时间和左思一起吃饭。 

 

  毕竟下午就要去实践,肖中宸总想着实践前能和左思多相处一些时间,好让他不至于太紧张或生疏。 

 

  但忙着在自己手心上做小抄的左思果断拒绝了这个邀请,在宿舍里焦急的等着左手上的墨水晾干。 

 

  考完试两人心情都不错,回宿舍拿了东西便骑车去学校附近的宾馆,肖中宸把沉甸甸的工具包放在床上,看了一眼时间还早,便没有着急催促左思去洗澡。 

 

  二人在各自的床上刷了一会手机,无聊的抬起头对视了一眼,左思心领神会的笑了笑,不同于第一次的紧张,他现在在肖中宸面前格外放得开,直接拉开工具包的拉链,从里面随手挑了一块轻薄的竹板,塞给肖中宸热身用。 

 

  两人的实践一直都是肖中宸定一个数和姿势,左思摆好就等于默认,可以直接开始,这次热身也一样,肖中宸想着这并不算是正式开始,就当做弥补中午没有一起吃饭,让两人先调整一下状态。 

 

  仅仅隔着裤子被不痛不痒的拍了几下的左思又被摁在床上“罚坐”,虽然不疼,可看着对面的肖中宸一丝不挂的从工具包里把各种工具慢悠悠的摆在床上,左思心里有些期待的暗爽了一下。 

 

  收拾完工具的肖中宸心满意足的坐在床边,他习惯把一切安排的紧紧有调,他看了一眼时间,想着等到整点就开始,便拿出手机准备查一下之前几科的成绩。 

 

  “你期末考的怎么样啊?”肖中宸一边查成绩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这句话让左思瞬间出戏,他眼神向下瞥犹豫要不要回答肖中宸的问题,编好了谎话抬起头,才发现肖中宸已经在盯着他。 

 

  “挂科了?”肖中宸知道左思在班里的成绩并不算好,他也没想过多干涉别人,可想起左思最近每天复习吊儿郎当的状态还是隐隐有些不满。 

 

  “嗯。”左思想到也没必要为这种事说话,老老实实承认了,“挂了两科。” 

 

  “两科?”肖中宸忍不住挑了挑眉,他把手机递给左思,“你确定没记错?你再查查是不是看错了。” 

 

  当时一起在图书馆复习的时候,左思突然问他要不要约实践,肖中宸想着就是左思就是考不到前几名,求稳不挂还是没问题的,现在才知道合着心思压根就没在复习上。 

 

  肖中宸越想越生气,坦白来说他们的专业课都不难,只要好好准备及格应该是没问题的,看着眼前依旧不以为然的左思,肖中宸心里的火一下子烧了起来。 

 

  “不用查了,多大点事……”左思挥了挥手拒绝肖中宸递过来的手机,却被肖中宸一把握住了手腕。 

 

  掌心向上,密密麻麻的黑色墨水已经模糊成一片,但依稀能认出里面的英语字母是刚刚考试的内容。 

 

  “左思。”肖中宸心里的话卡在了喉咙,他看着左思明显有些吓到的缩回手,最终开口汇成了一句,“除了纯实践你接受其他的吗?” 

 

  看到左思撑着一双大眼睛眨巴的望着自己,肖中宸深吸了一口气压住火气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今天你没有拒绝的权利,这是一次惩罚。” 

 

————————————————————

回礼是隐藏结局,手心上的小抄要怎么罚

 

  

评论(149)
热度(1656)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