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二十八)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抽手心🌟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清雨 @秦鹤昀 @171912 @静尘 @不渝. @云朵有点甜 @1% @苏苏苏秦 @一下 @Old woundaged scar @爱意不朽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曲温二人离开之后叶凌宇和齐逾明的夜生活

———————————————————

  其实曲修是真的怕掂量不好温如嵩的接受程度,刚才齐逾明的话他多少也听进去了些,想着确实应该聊好了再动手,可殊不知这样的问题足够让温如嵩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面子上温如嵩依旧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犹豫着偏过头,拿起曲修放在床上的红色橡胶拍,又起身站到曲修面前塞进他手里,含糊着想快点把这种谈话部分略过,“打完吧。” 

 

  曲修便也没再说什么,他把温如嵩的左手拉到身前平铺开,温如嵩以为按照之前几次的经历多少会有些温存,可这次工具毫无缓冲的直接落在了手心。 

 

  过于丢人的是,手心刚肿起第一条红痕,温如嵩就迅速把手缩回身后,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揉着火舌舔舐过的掌心。 

 

  当然,他也没忘了撇过头回避曲修的眼神。 

 

  曲修心里定好了量尺,今晚要怎么罚,罚多狠都安排的明明白白,心疼归心疼,但两人都愿意用这种方式去消除这次误会而产生的隔阂,比起争吵和冷战这样的伤害方式,小打小闹的解决让两个人都能心安。 

 

  厚重的软拍又用了狠劲儿,即使是抽在的肉多的身后,也够让温如嵩缓上好一会。 

 

  “伸好。”曲修伸手抓紧温如嵩的手腕,声音和行动同样容不下丝毫质疑,手中的工具又快又狠的继续抽在肿起的红痕上。 

 

  温如嵩的脚步往后退去,曲修抬起头看见他吃痛而皱成一团的五官,停下抽打把手伸到后面,揽着温如嵩的腰往前搂近了些。 

 

  十几下不留余力的抽打足以让掌心隆起惊心的深红,温如嵩一双手生的又白又细,仿佛新舂成的年糕,如今更像是肿起的红馒头。 

 

  “知道为什么打你手吗?”曲修默数到二十,温如嵩已经再次退后到被抓住手臂拽过来,吸着气强忍住呼疼。 

 

  温如嵩看着接近一厘米厚的软拍竖在掌心上,感觉双腿有些发软,但好在曲修问话的时候没有动手的意思,也算是留出了缓和的时间。 

 

  “说话。” 

 

  嗖啪的脆响再次破风落下,迟迟没等到回答的曲修扬手就是一记,猝不及防的狠厉抽打让温如嵩本能的往后躲闪,可无奈手腕被牢牢钳制着,只能用右手挡在掌心上,梗着脖子的样子更多是胆怯。 

 

  “我不该摔你手机。”温如嵩低着头声音发瓮,曲修本想正色让他继续反省,可抬起头,一双泛红的眼睛颤抖的躲开了他的目光。 

 

  温如嵩偏着头,不停调整着呼吸缓和掌心的剧痛,眼睛雾蒙蒙的几乎要疼出眼泪来,不知道该怎么回避曲修的注视。 

 

  一只手再次贴在温如嵩紧绷的腰身,温如嵩本就疼的两腿打颤,稍稍用力便被搂到了曲修身前。 

 

  “温仔,手机摔了咱们可以买新的。”曲修用指腹轻轻揉着被自己打肿的掌心,低着头在温如嵩看不到的角度毫不掩饰自己的心疼,“花摔坏了,以后可能就收不到了。” 

 

  曲修知道面前的爱人是自己将要共度一生的人,他们的爱意会风平浪静会波涛汹涌,但一池汪洋并不会干涸,可他小心翼翼开始暴露出敏感的爱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属实不是长远之计。 

 

  曲修愿意拿出所有的爱意和耐心,包容温如嵩的胡闹,但他同样清楚是非对错,清楚两个人的感情不能永远靠他的一腔热血维系下去。 

 

  温如嵩不是个很容易哭的人,疼出的生理泪水含在眼眶里也可以忍受,可听懂了曲修的弦外之音,心被揉搓成皱巴巴的样子,泛着说不出的难受,鼻尖更是酸涩难忍。 

 

  两人不约而同沉默了片刻,道理无需再多唠叨,曲修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重新拿起软拍打算快一点打完。 

 

  原本痛麻的掌心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变得更加敏感,厚重的软拍韧劲十足,抽下去横贯手掌,连细长的手指都肿的不成样子,让人不敢用力弯曲。 

 

  软拍的威力明显超过了曲修的预料,他握着温如嵩的手腕,看着仅仅三四十下就已经无处下手的掌心,快速到没有喘息时间的抽打稍稍放慢了些,但依旧是没有丝毫放水的狠打。 

 

  之前几次的经历多多少少都算是在床上,而现在这般规规矩矩站稳看着工具落在无处可躲的掌心上,巨痛之余的羞耻感同样让温如嵩不忍直视。 

 

  温如嵩忍不住开始喘息着呼疼,平日里清冷的声音多了潮湿和胆怯,一声声全都钻进曲修心里,他咬了咬嘴唇,准备把不停往后缩的温如嵩再拽回来。 

 

  停顿的片刻,温如嵩感觉手腕的力度有了松弛,出乎本能的害怕直接缩回了手,藏在身后往后退去,一直靠到墙边才停下。 

 

  曲修深吸了一口气,这个逃避的动作不知为何让他有了被挑衅的感觉,甚至对于爱人的逃罚有些零星的怒火。 

 

  曲修站起身一步步逼近墙边,他看到温如嵩的肩膀大幅度的颤抖了一下,但还是不加迟疑的拎起温如嵩的手腕,肿胀到难以蜷缩的手掌被迫再次在工具下摊开。 

 

  这次曲修没再犹豫,站立的姿势也更好用力,抽打发热的软拍卯足了劲儿落下,温如嵩又疼又急着想躲,往后退缩着恨不能钻进墙里,却躲闪不开分毫。 

 

  即使疼成这幅样子,可温如嵩还是只小声呻吟,连稍大声的喘息都卡在了喉咙,他没有精力再数还剩多少下,所有的疼一点点吃进心里,如此漫长又没有尽头。 

 

  “别打了,不是,让我缓一会儿可以吗?”温如嵩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望向面无表情的曲修,鼓起勇气挤出一句求饶的话,还没等曲修回答,自己脸上先开始发烫。 

 

  曲修点了点头,他握着温如嵩的手,托在手里几乎没有什么重量,和刺眼的淤红对比鲜明,“可以,缓完了从五十重新开始。” 

 

  等不到温如嵩再说些什么,曲修就拽着他回到床边,把人拎到床上跪好,温如嵩的左手一碰就是钻心的疼,跪撑在在床上也只能用手背虚压在床上,可即使这样曲修还是微微用力摁了一下他的腰,示意他塌好。 

 

  “缓的时候先把一百下藤条打完。”曲修把软拍放在床头,温如嵩撑大的眼睛诉说着对曲修今晚格外心狠的震惊,但很快举起的藤条又让他眼前蒙上了一层水雾。 

 

  “这次要是再中途喊停,可就是从头开始了。” 

 

————————————————————

回礼彩蛋是曲温二人离开之后叶凌宇和齐逾明的夜生活

其实回礼彩蛋原本是想写修哥喜剧人的内心OS

但修哥的OS应该已经人尽皆知了x

评论区可以自己脑补一下哈哈哈哈



  

评论(140)
热度(2155)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