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三十)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惩罚期第一天🌟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南笙。 @秦鹤昀 @🍀@迷子  (和迷子太太贴贴)@婖(tiān)沐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修哥的那顿饭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

——————————————————

  第二天的周六早上曲修是饿醒的,头一天晚上他就没有吃饭,教训人又花费了许多精力和体力,晚上搂着温如嵩沉沉睡去,梦里都隐约闻到了西红柿鸡蛋的味道。 

 

  曲修翻了个身,以为可以把熟睡的温如嵩搂进怀里,没成想却扑了个空,曲修瞬间睡意全无,坐起身看见还不到七点,赶紧下床去找温如嵩。 

 

  “你醒了?”温如嵩从厨房里探出头问道,还带着倦意的曲修径直走过来,绕过温如嵩关上了厨房的窗户。 

 

  “大冷天你开窗户干什么?”没睡好的曲修忍不住冷着声音质问,转过身却看到了温如嵩煮的一锅西红柿鸡蛋面。 

 

  关上窗户之后厨房暖和了许多,汤面的香气开始迅速蔓延,曲修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不是在做梦,而是一大早温如嵩就起床开始做早饭。 

 

  曲修又想问为什么不开油烟机却开窗户通风,转念想到肯定是怕吵醒他,到嘴边的话咽下去化成了暖意。 

 

  “你昨晚没吃饭,我醒了就起来做点早饭。”温如嵩一点不像受了狠罚的样子,有条不紊的盛出两碗面,准备端到餐桌一起吃早饭。 

 

  曲修接过他手里的碗放到餐桌上,转过身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没说什么直接开始动手脱温如嵩的睡裤想看看有没有消肿,不出意外被温如嵩皱着眉推开了。 

 

  “先吃饭。”温如嵩把手里的筷子放在餐桌上,折腾了一早上让他疼的两腿打颤,只想赶紧吃完饭趴回床上休息一会。 

 

  显然曲修还是不能放心,昨晚他想着本来就是教训,便只是简单用毛巾热敷了一会儿,没有再上药,本打算睡前揉一揉却被温如嵩红着脸躲开了,但现在看到人皱着眉的样子,足以想象昨晚那顿狠打放在不耐疼的温如嵩身上有多难熬。 

 

  “你是疼醒了吗?”曲修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懊悔,他放缓了手上的动作,靠过去小心的拽下温如嵩的睡裤,又坐到椅子上把人放在自己腿上趴好。 

 

  温如嵩咬了咬唇没有回答,他怕一开口又暴露出沙哑的声音和隐隐的哭腔,更怕真的承认自己被疼醒这件丢人的事情。 

 

  细藤条打出来的伤多在表面,所以昨晚曲修看着并没有肿起来太多,以为最多是淤红和卷起油皮的地方会有刺痛,可过了一晚上,整个囤面已经遍布暗沉的青紫,伤的厉害的地方更是仿佛露出血珠似的让人心惊。 

 

  即使是伤成这个样子,即使是早上被疼醒,温如嵩想的还是要起床给他做早饭,曲修开始后悔,他以为自己昨晚对人的教训还算不错,可偏偏还是不够细心。 

 

  “手呢?”曲修又突然想起来,拉过温如嵩的左手仔细检查着,虽然没有身后这么严重,但同样是暗红的肿痕,看着就惹人心疼。 

 

  温如嵩从他腿上撑起身把睡裤穿好,躲开曲修的眼神,他指了指桌子上的面,小声开口道,“先吃饭,一会儿凉了。” 

 

  温如嵩原本想着如果曲修没醒,他就端着碗站在厨房简单吃两口,可现在曲修醒了,他只好忍着疼坐在餐厅一起吃。 

 

  倒也不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情怕曲修,只是真的被罚到坐不安稳,又被曲修在旁边注视着,莫名的羞耻感在心底蔓延。 

 

  还没等温如嵩坐下,曲修已经端着两碗面站起来,往客厅茶几走过去,“椅子太硬了,咱在沙发吃。” 

 

  其实温如嵩没什么胃口,尤其是想起之后每晚都要挨上二十下藤条,坐在曲修旁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包裹着绵延不断的羞意,却又很想靠近曲修身边被他安抚。 

 

  温如嵩吃的慢,但细嚼慢咽了两口就吃不下了,曲修瞥见他放下筷子,囫囵把碗里的面汤吃干净,站起来让温如嵩环住脖子抱紧他,温如嵩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沉默着照做。 

 

  坦白来说温如嵩有点沉,毕竟身高摆在这里又常年健身,曲修把人托抱起来的时候有些吃力,但感受到温如嵩靠在他怀里,瞬间也没那么累了。 

 

  曲修把人抱回卧室,放到床上趴好,又去客厅找了之前买的药,坐会床边给温如嵩上药,“比我想象的要严重,之前想着这几天都打完了再上药的。” 

 

  又被提醒到晚上还有挨罚的温如嵩羞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埋着脸任由曲修不熟练的上完药,又给他盖好被子揉了揉头,嘱咐他再睡一会儿。 

 

  可能是昨晚睡的太不安稳,温如嵩原本只想合眼眯一会儿,可睁开眼才发现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多,身上虽然还是疼但比早上缓解了些,套上睡衣从卧室出去准备做午饭。 

 

  外面等待着温如嵩的,不光是餐桌花瓶里插满的鲜花,还有摆满餐桌的炒菜。 

 

  曲修正从厨房里端出一大碗番茄汤,他看到了温如嵩眼神里的疑惑,摘下隔热手套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吃饭吧,以后我也学着做饭,不能总让你一个人忙来忙去的。” 

 

  温如嵩刚睡醒还是有些疲惫,小心翼翼的坐在餐桌前,没有那么疼的难忍,他伸手摸了摸花瓶里的花,嘴角不明显的上扬了几分。 

 

  出乎温如嵩意料的,这一桌子的饭菜格外好吃,甚至完全不像曲修的水平,虽然温如嵩没说什么夸奖的话,但看到他吃饭时舒展的眉宇,曲修的心底已经开始偷笑。 

 

  曲修盛出一碗汤放在旁边,搬着餐椅靠到温如嵩身边给他加菜,他一直想着昨晚温如嵩说他有点凶,这件事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用一件件细枝末节的小事来告诉温如嵩,这顿教训和他们的生活是分开的,在生活中他永远不可能对自己的爱人这么凶。 

 

  两人午饭吃的晚,下午又是赖在沙发看电视,晚上就随便对付了两口,缓了一天温如嵩感觉身上好受了不少,手上虽然丝丝缕缕的疼,但一下午曲修都不让他拿任何东西,连喝水都是曲修过来端给他。 

 

  惬意的时光格外短暂,温如嵩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本想问曲修要不要去睡觉,这才突然想起睡觉前还有一顿罚。 

 

  曲修打了个哈欠,似乎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要去睡觉了吗?” 

 

  “要不再看会儿电视。”温如嵩把头扭到一边,有些后悔自己笨拙的借口,又自言自语着补充道,“不看也行。” 

 

  曲修自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家爱人的羞赧和胆怯,以及伪装出的平静,他坐过去紧挨着温如嵩,温如嵩先是一怔,随后慢慢的也向他靠了过来。 

 

  看曲修没有后续的回应,温如嵩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他已经清楚曲修并不会嫌弃他的一些小动作或者黏人的反应,剩下的是要他自己走出这些年的无形枷锁。 

 

  温如嵩伸手勾住曲修的手臂,身体前倾靠在曲修身上,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把脸埋在曲修胸口。 

 

  曲修毫不迟疑的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像是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大松狮犬,“既然你先抱了我,那一会儿打完,换成我主动抱你。” 

 

————————————————————

回礼彩蛋是修哥的那顿饭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是吧不是吧

不会真的有人以为修哥自学成才吧x



 

  

评论(142)
热度(2068)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