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去哪儿捡个管教主】(七十九)

就是不是很虐的一个小虐文


感谢@青墨 的打赏!

感谢@泪落无声 @巳日时君【置顶抽奖】 送的奶茶和@一口铜锣烧 @大黄 @淼 @yancao044 @盎盎仔(置顶抽奖) @小妍懿 @清雨 @软あ甜 @阿麗 @江城子 @阿茶啊 @海潮爱 @山河故里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与此同时谢云安在病房和叶梧聊什么

——————————————————

  季湘迦低头看着垃圾桶里的擦拭血迹的纸巾,顺着敲门声抬起头,然后又低下去,等了好一会儿,敲门声还在继续,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的时断时续。 

 

  “来了。”季湘迦握住右手,顺着数不清的细浅伤口又渗出血来,他站起来穿过狼藉的客厅,拖鞋踩在碎玻璃上嘎吱作响,震耳欲聋。 

 

  从客厅走到门口,季湘迦一遍遍告诉自己来的人不会是谢云安,再也不会是考完试的谢云安跑着回来问他中午吃什么,既然是这样,来的是谁也就无所谓了。 

 

  可为什么要沦落到这个结果,季湘迦握住门把自嘲的笑了笑,他感觉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但脑海里还是一遍遍回想着五岁时母亲脸上的伤疤,十岁时父亲的葬礼,十八岁时的骨灰盒,一点点堆砌成厚重的石块,压在他无法喘息的人生。 

 

  他曾经以为告别了过去,往事盖棺定论只会让他记住不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不去做什么样的事,可事与愿违,当旧事和新狠交织,他把过去压抑住的一切都扔向了谢云安。 

 

  他把最不愿意面对的过去,磨尖了刀刃扔给了这段他曾以为的未来。 

 

  打开门,门外是拄着单拐的谢云舒,没等季湘迦说出拒绝,谢云舒只是冷冷扫过去一眼,抬手推开他走进去了客厅。 

 

  满屋的狼藉无一不诉说着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医院有叶梧陪着谢云舒也算放心,暂时不着急回去,毕竟季湘迦这边的情况,可能只有他能解决。 

 

  “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没法跟你动手。”谢云舒撑到餐桌旁边靠稳,他抬眼盯着面露不善的季湘迦,更应正了自己的猜想,“我没心情和你废话,就直接说正事,谢云安是不是有个微博,里面写的都是关于我的事情?” 

 

  从刚才见到谢云舒,季湘迦回想起谢云安从小对谢云舒那种明显超过正常兄弟之间感情的爱慕,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如果谢云舒真的是来兴师问罪,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些,强打起精神走到客厅倒了一杯茶水准备递给谢云舒。 

 

  “你知道?”季湘迦往前迈了半步,不小心踩到的玻璃渣发出碾碎破裂的声音,如同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以前还用家里台式机写博客,再早那些估计都找不到了。”谢云舒把拐放在旁边,手搭在桌子上重重扣响,“他是不是翻来覆去写那些,很多地方想和我一起去玩,但最后都没去成,近两年估计是什么不喜欢叶梧,讨厌叶梧和我在一起,也许还有什么和你在一起做了什么会想起来我。” 

 

  谢云舒的语气格外轻松,仿佛在讲述无关痛痒的小事,可这一切明明是今天所有一切的导火索,季湘迦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谢云舒还要说出什么细节,来证明这一切谢云舒很早之前就知道。 

 

  “季湘迦,谢云安是不是还跟你说,他五岁那年被谢家落在医院,是我把他抱回去的?” 

 

  愣住的季湘迦麻木的点了点头,他紧紧盯着谢云舒的眼睛,听着谢云舒开口讲出一个天方夜谭般的故事,“其实那一年,是医院的医生认出了他,按照我叔留的地址把他送回了谢家老宅,他在车上迷迷糊糊睡着了,醒了之后在我的房间,从那之后,他一直以为是我把他抱回来的。” 

 

  瓷杯落地,霎时四分五裂,洒了一地的茶水野蛮流淌,季湘迦双手颤抖的蹲下身去捡,脑海里想象着五岁的谢云安一个人站在医院走廊时候的绝望。 

 

  “所以那一年,在医院的走廊,根本没有人走向他,也没有人去接他。”季湘迦感觉五脏六腑都在被侵蚀,逐渐枯竭腐朽,“这么多年,他只能靠给自己编造出来的童话活着?” 

 

  他很想嘶吼着怒骂质问,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了。 

 

  “从那时候开始,谢云安一直很喜欢我,我那时候也只有十四五岁,从来没在意过这些,后来我长大了些,看到谢云安那些关于我的日记和博客,起初还是没有放在心上,等又过了些年,我才明白过来,谢云安这些年究竟有多执念。” 

 

  谢云舒的语气不悲不喜,只有平淡而又无可奈何,“季湘迦,他执念的人从来不是我,他执念的是五岁那年那个愿意带他回家的人给他的爱意,那是他唯一见过的爱,可那个人从来就不存在。他以为我是那个曾经给过他爱的人,所以他把他从未得到过的,对爱意的所有假想寄存在了我这里,不管是亲情,兄弟情甚至是他长大之后胡思乱想的爱情。” 

 

  “但是季湘迦你自己好好想想。”谢云舒也是很久没有过如此大的情绪波动,他深呼吸调整好情绪,淡淡开口,“谢云安认识你的这一年有多大的变化,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季湘迦,你才是第一个走向他的人,可你现在同样放弃了他。” 

 

  两人面对面沉默着,谢云舒看出来季湘迦还有很多想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的话,这些事连谢云安自己都想不明白,又怎么去要求季湘迦能懂。 

 

  “我以前不明白谢云安总缠着我,后来明白了,这些事情又不能我去戳破,人总归是要有点念头的。”谢云舒苦笑着叹了口气,他站直身子扫过狼藉的客厅,又看到季湘迦流血的右手,有些后悔刚才没有仔细检查谢云安的伤,“我以前总想等有一天谢云安遇到一个弥补他过去所有缺憾的人,那时候他就能明白自己小时候对我的这种感情不过只是一种自我说服的执念,那时候会有人去告诉他到底什么是他这么多年没见过的爱意。” 

 

  谢云舒撑着拐走到季湘迦身边,季湘迦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把头偏到旁边躲开谢云舒的注视,谢云舒恍然间意识到,面前不过是个比谢云安还要小了一岁的孩子。 

 

  “是我想错了,这件事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管谢云安遇到的人是谁,早晚有一天会还回来的。” 

 

  谢云舒的叹息在客厅里回荡,季湘迦咀嚼着这一连串的话语,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冷静,还是迷茫。 

 

  “季湘迦,我希望你能听进去我刚才的话,之后你会怎么想,是无法接受,依然感觉谢云安喜欢的人就是我而不是你,还是觉得你们无法再维系这段感情,或者其他的一切,这都是你的选择”谢云舒顿了顿,声音放得很低,“我只是希望你能去告诉谢云安,这件事不是他的错。” 

 

  “这些年的一切,谢家对他的忽视,无人在乎他的十几年,他给自己编造出的这个故事,他如今的模样,都不是他的错。” 

 

  房间里只剩下透过窗户的日光,消失于空中的沉默,和季湘迦给不出的回答。 

 

——————————————————

 回礼彩蛋是与此同时谢云安在病房和叶梧聊什么


走个剧情过渡,最近会快点更这个

争取年前完结

这一章主要是对话,还是想把谢云安对谢云舒究竟是种什么感情表达清楚些

我认识这不是替身文学,我写的时候也不是按照替身文学来写的

谢云安的这个假想,可以说谢云舒,也可以是任何一个在那时候出现的人

对于谢云安来说,季湘迦才是第一个走向他的人,第一个让他明白一段感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

   

  

评论(153)
热度(1298)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