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三十四)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青墨 @秦鹤昀 @人间值得≡^ˇ^≡ @语清潇 @小福泥的胡萝卜 @妄生夜 @顾昀的心肝 @吧唧一口. @寒寒 @Arue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叶凌宇视角的送烤红薯,顺便训个齐逾明

——————————————————

  叶凌宇拐进办公室的楼层,手里拖着一个冒热气的烤红薯,出了楼梯就听见办公区的几个员工在说些乱七八糟的绯闻,他向来不感兴趣,之前提醒过齐逾明整顿一下公司风气,可齐逾明并没有放在心上。 

 

  手上的烤红薯和叶凌宇的一身打扮格格不入,叶凌宇自己也不想被外人看见这幅样子,加快脚步准备穿过办公区去找温如嵩。 

 

  转进办公区却看到了站在几个员工中间的曲修,叶凌宇微微皱眉,随后舒展成礼貌的笑意,走过去和曲修打招呼,“你来接温如嵩?” 

 

  曲修阴沉着脸转过头,望了一眼叶凌宇和善的笑意又转了回来,点了点头像是在沉思什么。 

 

  旁边的几个员工看到叶凌宇瞪过来阴鸷眼神,讪讪回到了各自的位置,直到叶凌宇穿行过办公区进到温如嵩的办公室,几个人又凑到了曲修旁边。 

 

  “诶哥们,你该不会是那个温如嵩的对象吧?”旁边一个年轻一点的员工问道,顿时让刚才喋喋不休的人群陷入了沉默。 

 

  曲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仿佛缠了层层丝线密不透气,一点点消化着刚刚听到的事情。 

 

  “那你这不是冤了吗?”那个话最多的老员工靠在椅背上看热闹似的笑着,“人家温总可是大学的时候就给齐逾明当狗了,现在叶凌宇又从国外回来了,俩人特意把他弄到夜行来,你刚也看见了天天就往他办公室钻,谁知道他们仨在里面玩点啥?” 

 

  被挑起怒火的曲修想骂回去这些背地里说人坏话的员工,可一件件事情说的太详细也太真实,他甚至找不出质疑的破绽。 

 

  曲修冷笑着勾了勾嘴角,不管怎样他也听不得外人这么侮辱温如嵩,抬腿正要冲人踹过去一脚,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今天怎么来接我了?”一身简练深色毛衣的温如嵩推开办公室的门,有些不满的抱怨着,“你来找我就来我办公室啊,在外面瞎聊什么?” 

 

  抬起的腿缓缓成了迈出的脚步,曲修感觉自己像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没准真的在这里闹出了事情,也只会收到温如嵩冷淡的指责。曲修转身向办公室走去,不再去理会外面员工们意味深长的眼神。 

 

  办公室桌子上还放着吃了一半的烤红薯,温如嵩想着自己已经吃了,而且曲修也不爱吃烤红薯,便没有问他,拿起来继续吃了两口。 

 

  “叶凌宇刚才在楼下买的,还挺甜的。”温如嵩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穿上外套准备和曲修回家,“你今天工作不忙吗?来找我干什么不进来,要不是叶凌宇刚才告诉我我都不知道。” 

 

  又是叶凌宇,曲修不满的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格外难看,他不停的在告诉自己刚才听到的话都是添油加醋的传闻,可每一句都戳在他心里无法释怀。 

 

  两人沉默的下楼,在电梯里温如嵩吃完最后一口烤红薯,把包装袋扔在大楼门口的垃圾桶,却听到曲修比冷风更加寒冷的声音,“我也想吃,你刚才怎么不问我吃不吃?” 

 

  下楼时还在思考工作的温如嵩这才回过神,他转头望着曲修阴冷的脸,扑闪着眼睛对曲修莫名其妙的冷脸感到奇怪。 

 

  “不就是个烤红薯吗?”温如嵩有些不高兴曲修这幅样子,简单应付了一句。 

 

  开车回去的路上下着小雨,又遇上堵车,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曲修再次想起刚才那个自称大学就认识齐逾明的老员工的话,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填满了他的视线,他又想到之前很多次,温如嵩有意无意对齐逾明的回避,以及和叶凌宇的过分熟络,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 

 

  从他知道俱乐部和癖好之后,他在这种情趣中事事都顺着温如嵩,照顾着他的情绪,体谅着他的敏感和过去的阴影,可到最后,他要从外人的嘴里去知道,温如嵩以前和别人上床的时候有多卑微。 

 

  其实曲修并不介意自己的伴侣在之前有什么上床的经历,他可以理解和尊重,但他清楚的记得他问过温如嵩这个事情,温如嵩矢口否认,后来又知道了吴冠言的事情,曲修更不会再去怀疑温如嵩欺骗他。 

 

  可在温如嵩毕业那年的俱乐部活动,齐逾明当着所有人从房间里把温如嵩拖出来,给在场的每个人讲两个人在房间里怎么上床,在所有人面前侮辱温如嵩。 

 

  当时的温如嵩连一句话都不敢反驳,曲修苦笑着捶打着方向盘,也许他真的并不了解温如嵩的过去,而温如嵩也从未打算告诉他。 

 

  前面的车已经开走了,可曲修还没缓过神,温如嵩不解的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快点开车。 

 

  一整晚曲修都是魂不守舍的状态,晚饭的时候更是随便吃了两口就去了客厅,温如嵩想了许久也没想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温如嵩的印象里,曲修发脾气一般都是提高嗓门喊两句,雷声大雨点小的装装样子,他靠近些温声细语劝两句,事情也就过去了,这种对他甩脸不说话的样子,温如嵩从来没见过。 

 

  温如嵩没想出什么事惹了曲修生气,但吃完饭还是坐到沙发想哄一哄自己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爱人,可曲修只是摇了摇头说没事,就起身去了书房。 

 

  这个方法行不通,温如嵩没有着急,打算一会到了床上再想其他办法,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今天的曲修一直到床上,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 

 

  洗完澡的温如嵩坐在床上擦头发,他故意靠到曲修身边,却被曲修冷冰冰伸手推开,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温如嵩开始慌了神,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曲修如此生气,只想能快点结束这场折磨的冷战。 

 

  顾不上羞耻的温如嵩再次把手试探到曲修的睡衣里,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撩拨着曲修的身体,可曲修全程只低头看着手机,无视着他的动作。 

 

  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温如嵩感觉自己如同没有羞耻心的杏爱玩具,讨好着面前的明明是爱人却如此冷漠的男人,他跪在床上把头越垂越低,酸楚的感觉在胸口蔓延,不敢再去看曲修淡漠的表情。 

 

  他想不通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伸过去的双手焦急的想要抱住曲修,却再一次被没有任何温度的手推开。 

 

  甚至这一次温如嵩看到了,曲修推开他之后,嫌弃的甩了甩手,然后才重新拿起手机。 

 

  温如嵩的手僵在了空中,他惊愕的望着曲修,全身上下的血液一点点降到冰点,他再次伸手勾住曲修的睡裤,抱着一丝侥幸,摸到了曲修已经微微硬起的杏器。 

 

  曲修终于有了回应,他一把拽住温如嵩的衣领,用平静而冷漠的眼神和温如嵩的惊慌困惑对视。 

 

  “想要挨草?”曲修故意直白的反问着,他从来没有这样对温如嵩说过话,他发狠握住温如嵩的手腕,自己的心里也像是扎进了锋利的刀刃,“那就用嘴,舔出来。” 

 

————————————————————

回礼彩蛋是叶凌宇视角的送烤红薯,顺便训个齐逾明

可以永远相信齐逾明的嘴,无奖竞猜齐逾明的脸要挨多少下


预感到今天的评论区又要骂修哥了x

别忘了一起骂骂齐逾明


评论(157)
热度(2148)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