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我对象开了一家俱乐部(三十五)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口那啥预警🌟


感谢@泪落无声 送的奶茶和@秦鹤昀 @青墨 @寒寒 @松月 @美夕 @吧唧一口. 送的🍬和其他送粮票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七年前齐逾明名义调教,实际侮辱温如嵩那次到底做了什么,1k+

——————————————————


前面不全 (注意避雷)


 

  温如嵩的眼神缓缓黯淡,他低头看着洗漱盆里的水,倒映的灯光刺眼,让他想起很多年前被齐逾明摁倒时晃眼的大厅吊灯,“这些事你听谁说的?” 

 

  “温如嵩,其他那些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是吗?”曲修气到发笑,如果和以前一样是温如嵩埋在心底的事,他会心疼也会懊悔没能早点知道,可现在这些事,他要从那些背后议论的外人口中得知。 

 

  曲修不是没有过挣扎,他心存侥幸下午听到的事只是别人的编造,他做好了给温如嵩道歉的准备,他可以求温如嵩原谅他不够信任,可就如此平淡的,温如嵩默认了。 

 

  “温如嵩。”曲修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公司里那些人背地里这么说你,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是吗?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夜行,你是真的不在乎他们说这些,还是你和齐逾明现在还有…来往?” 

 

  温如嵩的眼神倏地望过去,颤抖着易碎的黯淡无光,他拼命摇着头,不想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没有,真的没有。” 

 

  曲修还想继续追问,却被温如嵩推开,他无声的看着温如嵩回到卧室开始换衣服,披上外套往外走去。 

 

  “温如嵩,这件事不说明白真的过不去。”曲修环着手臂靠在客厅,看着温如嵩通红的眼眶,心里一阵绞疼,但并不打算上前安慰,可语气还是放缓了几分,“你现在这么走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听到这话温如嵩深吸了一口气屏住眼泪,他蹲在鞋柜前换鞋,过去来自朋友的侮辱和今晚爱人给予的委屈交织在一起,让他无助而想要逃离。 

 

  “你现在走了,有本事就别回来了。”曲修逐渐开始焦躁,他不知道再如何去让自己的爱人愿意敞开心扉,假装冷漠的甩着明知道不可能的狠话,“你走,到时候想回来了就自己在门口跪着,求我让你回来。” 

 

  这么多年曲修对温如嵩的爱意是刻在骨子里的,哪怕是这样的话,说出口还是掺杂了几分柔和,不忍心真的戳伤爱人深埋的敏感,但温如嵩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 

 

  窗外正下着淅沥沥的小雨,温如嵩还是走了。


——————————————————

回礼彩蛋是七年前齐逾明名义调教,实际侮辱温如嵩那次到底做了什么,1k+


说真的当时构思小齐这个角色的时候,真的做好了准备铺天盖地都是骂他的x

明天会复盘温仔和叶齐两人这些年的关系

其实前文里有过很多细节温仔现在还是在刻意回避和讨厌齐逾明的,明天也会复盘一下



评论(323)
热度(1889)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